Monday, 1 April 2013

粗口是讀書人才能研究的



有多少词句有粗口那么好用?可以是名词,动词,形容词,形容动词,还有连接词。

英文的一个fuck,博大精深。Fuck you,动词(verb)。What the fuck are you doing? 名词(nouns)。This is fucking awesome ,形容词,(adjective)。He is fucking fast形容动词(adverb

但是英文里fuck 并不是最严重的。在英国多年,发现除了伪君子,一句法克就是他们发泄不满的口头禅,而且人家骂可不是咬牙切齿。有者只是轻轻“法~~~~”,过水无痕,风吹叶落,徐志摩得很。

英国人最严重的,撩架打的,就是一句CUNT。虽说和我们的鸡败同样指女人阴户,但是它含有一种特殊的轻蔑侮辱意识在内,遇到老外最好别说,除非你身高190,重200公斤。

最令我惊讶的,是bastard 其实也蛮严重的,我们东方人时常都挂在口边,以为是轻量级粗口,却不知道其实是指杂种(child without legitimate parent。不知道父母是谁的人)

Son of bitch可大可小,看那人怎么看,asshole 没啥大不了。倒是mother fucker 不是每个人都不会动怒。小心。

但是说到粗口,也只有广东话是上选。身为福建人,不得不感叹福建粗口之难以匹比。广东话的懒,鸠,柒,嗨,可以单独运用,也可以混合运用。“你做乜柒野?”也可以是“你做乜懒柒嗨野?”连接词,conjunction word,联合运用,加重语气,殊途同归。

“你条懒。”(名词),“好懒大。”(形容词)“好懒快。”(形容动词)。当然也可以“好鸠懒柒嗨得人惊,”没人说你长气。粗口给人爽快利落,去掉婆妈的感觉。可提高社会人文水平。

中西相同之处,在于动词皆用Fuck。不同之处,在于西方注重于形容,如婊子养的,杂种,屁股鬼。华人则几乎清一色干人老母和注重阴户(当然也有“狗娘养的”,“贱货”等等,属于次等)。 我们骂阴户骂到被骂的都不会生气了。鸡败,臭嗨,so what?可老外听一句CUNT便要打架了。

可是当你全文细腻翻译给老外听,“干你老母臭鸡败”是什么意思。他总会搔搔头,“stinky pussy?”他不解。他老母鸡败那么臭你干吗还要(Why do you want to fuck a stinky pussy?)

也许,为了中华文化的发扬,是时候改进粗口了。

17 comments:

玉燕 said...

这就是文化上的差异,东西方到底还是有别。

游荡花旗 said...

有一次,我马来西亚的朋友来找我。在一个公开场合大大声告诉我"马来西亚的 Negro 越来越多..."如果被黑人听到,早就被人开枪打死。

什么法克都可以乱讲,N 字不能出口!

HK said...

喀喀喀喀!笑翻!
形容得淋漓盡致,真服了你!

草夫 said...

说话会有很多自有的方式,
出口成章,粗口出脏,
一字之差,付出不同,感受更是不同。
浪涛高百尺不见高低,舌剑方寸立显德行。
修养不置,福分难存,得失千里,咎由自取。
燃烧爆竹或是绣花作画,没人会给予强逼。
一切修行作业,将由自己作准。
要让自己聪明还是愚昧,
就看自己如何选择了。---

苦妈 said...

我今天在这里学到很多粗口,以后可以用粗口来骂我的肥佬了,哈哈。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当无耻的政客或某些自认清高的不孬种与人对骂时,不够理直气壯,心虚时,自然就会用你说粗口,粗人!就赢了,因为有很多傻骇就会认同了,什么叫鸡给人捉到都忘记了.真小人,悲矣, 伪君子?乌呼矣哉!

Albert Kong said...

粗口如果讲得恰当和适量是一种说话艺术也是一种发泄情绪和压力的方法。外国大有人研究粗口心理学(The Science of Swearing).英国心理学家Richard Stephens更因为研究发现讲粗口可以纾解物理上的痛苦而得了2010 Ig Nobel Prize (cited from Wikipedia). 所以我们要适当的继续讲粗口。屌@#&%$...! 哈!

Botak said...

玉燕:差别很大,研究很爽。

花旗:姚明刚去美国时,说“那个那个”。也有黑人要打他。是老黑的问题。

HK:嘿嘿。读书人的本分。应该的。

草夫:对。我选择快意恩仇,笑骂由人。

苦妈:别~~~你的肥佬会揍你吗?

IAMFG:所以我们要正视听,去歪风。

Botak said...

Albert Kong:我说粗口从来不自觉。已经是生活一部分。

anakmalaysia said...

I am just a human being, four letter words , so what ?

tamiya said...

认同,广东话的粗口,出神入化。。。

Fair仔 said...

我系广东人, 我好撚死为粤语粗口自豪! 固中既抵死同生鬼系个D道貌岸然既人所不能领悟及玩味的。。。

身为广东人, 你可以平时吾讲粗口, 旦系就吾可以吾知点讲! 必要时, 小D傻閪同碌柒系做人最基本不能剥夺的权力。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有时骂的很粗的粗口还不伤人,反而是有些刻薄的话更伤人家的自尊心。

Botak said...

Anakmalaysia:just f*** as and when you like. hahahah

塔米亚:简直是国粹。

Fair 仔:基本权利。当浮一大白。

丽莲:所以骂人就要又粗又刻薄。。。。哈哈哈哈。


eric foo said...

This article is f**king awesome~!

杨 霓 said...

这一篇,我老公大赞!
他说博士不愧是博士!

Botak said...

Eric & 杨霓:过奖过奖。。。。(假谦虚ing,其实很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