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July 2013

冬眠乍醒乱语



哦。我人还在。知道有些人会失望。嘿嘿

没有大耳窿追斬,还没被人通缉。谁要干掉我可能要排队,毕竟仇家太多,从马华到民联都有。

累了就会停,但一停了下来,就不想写。但是我每天都在阅读,观察。

冬眠醒来后,突然又神游太虚。

我突然想起以前中国古时有冤无处伸而起义的乱民,再想到罗宾汉,想到七侠五义,想到荡剑江湖的侠士。他们怎么会出现呢?

噢,他们的出现,是为着那许多凄哭的冤魂,因无钱无势而含冤九泉。自古以来,每当司法不彰,当不能寻求司法正义的时候,人们就自己寻求私法正义,江湖手法了断。西方罗宾汉,和动辄杀贪官全家的中国剑侠的出现,是大自然法则啊!

血债,要血还的。这可是老天爷的规矩。我们得放长眼睛看哦。

嗯,别以为我刚睡醒就乱说话。我早醒啦,不过还是很睏。先睡个回笼觉。我不是terminator, but I will be back.

ZZZZZZZZZ………………

6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还没有死就好... 大佬,现在是夏天啊!冬什么淋眠?

vincent tai said...

大佬,我以为您自从写了阿当之后,被人暗祘了,担心死我也!大吉大利!请再多写吧,thks a lot.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把FB那段故抄过来就交货,懒到你, ,, ,,好过冇。

Botak said...

死花旗佬,咒我死?夏日绵绵正好眠嘛!

vincent:我很难像以前那样写。因为有种无力感。

IAMFG:吊。。。哪里懒。

槟城老唐 said...

50%过半国人夏日“炎炎”心头火起,博达倒反而好整以暇绵绵正好眠,看来隐士境界莫测高深!

Botak said...

老唐:非也。而是有心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