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4 May 2013

民聯辜負了阿當

民联没有趁势利用这个强大的阿当效应。支持者还是倾向于体育馆/草场圈地自限式示威,噢不,聚会。出席PJ感恩大会的人,比出席增江监狱声援的人要多好多倍。

民联在安华的带领下已经公开宣布,“社运分子号召百万人上街倒政府的集会,与民联并无关系。”因为“民联只会在被允许的地点举办和平集会。”唔,民联如此立场,意料中事,只是没想到他们连这样都要宣布。

突然想起了709428的壮怀激烈。那时大家对于国阵建议的体育馆瓮中抓鳖式集会嗤之以鼻。现在呢?则是除了体育馆老子哪里都不去。。

阿当年轻,言语不懂得修饰,但是他说的都没错,深谙如何运用公民运动,更是看穿我们要在现有体制内赢得选举的局限。

当年的大逮捕是有个标准作为导引的,现在的则是杂乱无章,这里抓一个那里抓一个,但是如果预期中的白色恐怖效果没有达到的话,就会越抓就越骑虎难下,更别说他们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到场声援。(可以更多,如果民联登高一呼的话)

声援的人数虽然不比黑衣集会的多,但这千多人都是大马政治最最最醒觉的一群。只是,如果民联可以趁这个势,发动新一波的公民运动,不但是国际瞩目的,对阿当的帮助也会很大。

上一回谁都没想到民联竟然可以聚众十多万,可谓石破天惊,而这些人最后都被关在体育馆内,让民怨做slow cooker式的慢炖。这已经不是浪费资源可以形容的。

阿当这个长毛黄巾贼,乱说话,破坏稳定,犯上作乱,自然支持者少,议论者多。民联中选的YB也开始要平平安安做官了,竞选那么辛苦,人家现在要上任了。要稳定,不要乱,原来是宇宙定律。

阿当,谢谢你。

15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游荡花旗 said...

有时我会很黑心地想,最好阿当也被它们不小心 X 掉...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涂亞眉女士也是孤伶伶地一個人呼籲反稀土...

leejiajia said...

老實說,如果adam沒有被抓,我根本就沒注意到這一號人物。這一抓,抓得好!

再想想,不知道有哪一國,尤其是沒民主,假民主,偽民主的國家是和平移交政權的。

和平集會,圈地自限能改朝換代的話,番薯國將在歷史里造個神話。

鼻屎同学 said...

428 709时,华哥他们可拿了不少好处呢。。。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反正到最后老子有官做就行了,要稳定不要乱,灰心了,鸡败!

Botak said...

花旗佬:站在搞革命的立场,这么想是对的。只是如果他们真的搞掉了阿当,到底我们的社会懂不懂得趁势利用怒火,就值得商榷了。

Thiam Teck:对,政党觉得对他们没有价值啊。最主要的,很多国阵的都不知道有人在绝食,杀伤力很小,宣传不够,外国人也不知道,所以请和老人家说,先留下青山,等到机会好时再烧。不怕死是好的,但是要自己的死能够轰动的带起股风潮,才是值得的。

里家家:根本就是,警方替他宣传。真好。
信不信我们将成为第一个靠选票推翻政府的非民主国家?哈哈哈。

鼻屎,什么好处?说来听听。

IAMFG:灰心是正常的。第一个不应该接受选举成绩的,就是霹雳州。但是。。。唉。

HY said...

"游荡花旗" 这样子说话有点像柴玲,华人真他妈的冷血自私,难怪被欺压55年。

现在最忧心的就是那群不知义气为何物的DAP二毛子当官当上瘾把人民的支持也当掉,民联只要有一党退缩而被国阵看穿,就会毫不犹疑把整个运动和谐掉,思之慎之。

Botak兄,PR now walk a tightrope, already many dog accuse them for instigating our youth, please be more understanding,别忘了华人本质还是蛮自私的。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不要对民联有太高的期望,他们也是一般政客而已。

风语者 said...

如果我是民联我也不会公开支持阿当。原因是国政在它的媒体散播民联要通过街头示威混乱来推翻政府的谣言。如果公开的支持阿当,就中了国政的计。到时他们做大逮捕就出师有名了!

vinz said...

。。。国阵就希望民联不出来。。。大逮捕还需用阿当?。。。。-_-||

游荡花旗 said...

你还好吗,还能呼吸吗?死料?

槟城老唐 said...

吾人一直在留意博达会怎么回覆疯语者那段[原因是国政在它的媒体散播民联要通过街头示威混乱来推翻政府的谣言。如果公开的支持阿当,就中了国政的计。到时他们做大逮捕就出师有名了!]
原来正如Leejiajia所说,民联真的以为[和平集會,圈地自限就能改朝換代...]?
悲哀!

Botak said...

我还在,还活着。嘿嘿嘿。
暂时冬眠。将会复出。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这里生满蜘蛛网了,光头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