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May 2013

光頭下鄉演說 - 霹靂州金寶市桂花村



从新加坡赶回来的一路上,我都在寻找一样东西,一样我从来不缺的东西,自信。因为就在那一刻,它好像消失了。

利如刀的词锋,在这里完全无用武之地。在走出了网络世界后,我的名气就蒸发了。环顾四周,没有人认识我。突然我察觉了网络的局限性,它到底是虚拟的,还是真的?哈哈。

不错,我身处于华人最草根的地方,新村。

在这里,舞文弄墨是没有效用的。他们悠闲的,就搬张椅子坐下来听你说,时而相互交谈几句,要不,就坐在摩多车上。一件花衬衫,短裤,拖鞋,嘴里叼着烟,有时头盔也不脱下,就这么听。他要是累了,闷了,右脚一踩,嘭嘭嘭嘭,引擎混合着候选人的嘶喊,走了。

现在的新村座谈会,只要你喊“五月五!”就会有人跟着喊“换政府!”很过瘾热闹。但我不是候选人,我不喊口号搞气氛,我不举拳头呐喊。不说故事。朋党刮走多少亿,对他们来说是很模糊的概念,他们都也知道进入大学很难,读华小独中很辛苦,但他们只知道有事就找议员。

这里的金宝国会议员是副内政部长李志亮。他普遍的被认为“有做事,有帮人。”他是当地殷商的儿子,家族地方关系好,用部长身份争取了些东西。这种关系,在新村地区很难打破。加上他之前的马华元老丘思东连任三届,和火箭的漠视,这个曾是火箭传奇人物范俊登的地盘,在今天竟然是马华堡垒。更吊诡的是,一国三州,两州已被民联所获,偏偏国席还在国阵手里。李志亮看似很稳,但杀机暗藏。

但我知道要说些什么。晚上十点半,我开始讲,人群的交头接耳渐渐没有了。过了十分钟,除了后台的工作人员替村民查选民册的声音,全场静了下来。同行的朋友吓了一跳,新村演讲,哪里可能静成这样?这不是他们的习惯啊!我讲得不好,我不是超人,我写比讲拿手。我只是掏心和他们谈天。这不像站台的站台,不像政治讲座的政治讲座。

说完了,几张憨实腼腆的脸孔出现在后台。要买我的书,我愣了一下。这些应该不是我原来的读者。签名,卖书。我有点茫然。握住他们厚实粗糙的手,我只能说谢谢。谢谢你,桂花村,隔天我又要走了。再见。
 桂花村的群众

双溪古月州议席火箭团队
前一晚在督亚冷,演讲的街头对面。还在下雨。

14 comments:

eric foo said...

很敷衍的爆了两句粗口,算你啦~

Botak said...

突然越讲越严肃。。。。爆不了粗。

3217 said...

堂堂部長級的李志亮也搞不掂我大伯的公民權...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可能那些愚民给你屌得多,有些清醒吧。不过话说回头,马华的讲座空洞到你会感觉自己越听越像傻嗨,偶尔听到有点特别的不就多听点啰,聪明的小孩很厉害啦,可是,笨小孩也很可爱。

游荡花旗 said...

为什么你没有唱一首 "Love is in the Air"?

Botak said...

3217:李志亮没有实权的。没有实权的人都很得空。派蓝登记就是工作之一。问题是他可以派几个?

IAMFG:清醒什么,那村里没有人认得我。

花旗佬:是有这个冲动。

雅征 said...

赞!加油!

anakmalaysia said...

Bravo ! Ray, your PAS T shirt and cap is with me , how to reach you ?

Botak said...

雅征:谢谢。

Anakmalaysia: errrrrr....aiya, should have got it from you when I was in Ipoh.

kwanyau said...

你的"代理人"言論,的確讓我有當頭棒喝的感覺。
一個好的制度,只需要符合條件去申請,得到是理所當然的事,而不是去爭取回來的。
"代理人"其實也就是剝削我們的权力的中间人。
他们会把所需要的条件,模糊、掩盖掉,让我们永远都要依赖他们,感恩他们。
要打倒代理人制度,废除中间人。。。。。
谢谢你。。。。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阿公在二十年前说过,卖华再不死,华人就越来越死,所以若再过多个二十年,卖华的再不死,华人就会连孟加拉也不如,若卖华的死了,对华人来说就真的家山有福了。让我们一起祈祷让卖华的步民政的后路。

鼻屎同学 said...

很少听到演讲者会这么专注于 权益和制度 这个部份。

多数的只会告诉我,谁么xx搞出了问题,要靠我们的么xx来解决。然后,继续轮回使用。。。

Sophia said...

第一次政治觉醒是比较痛的。就像女人第一次生孩子,流的是欢欣的眼泪。光头,考虑走入主流媒体吗?

Botak said...

Kwanyau:不客气。

丽莲:现在放炸弹了。哈哈,他以为吓得了人?

鼻屎:这就是我要和草根阶级说的。

Sophie:哈哈,主流媒体容得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