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October 2013

下屆大選慘敗的藉口– 我們不愛馬來人


黃進發本來搞Bersih,雖然讀書人搞運動的手法迂腐了些,但總算搞到重點上,那就是:選舉委員會是變天最大障礙。可是現在話鋒一轉,不說淨選盟了,而說:華社要滅巫統,就要先愛馬來人

嚇!明明是選區分配的問題啊!要不47%如何控制53%?這明明是放不下特權的問題啊!哎喲,我們還愛得不夠啊?每個月薪水都扣稅去養他們了,我們已經受盡委屈了,我們已經得不到法律公義了,我們已經為了自身安全盡量的奴才了,現在,還要怎樣去《愛》,巫統才會倒?

老天,黃進發知不知道這個國家敗壞的根源,其實不是巫統,而是馬來人特權?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政黨。他不知道是馬來人放不下特權,巫統才會繼續存在?

你以為馬來人不知道巫統爛?他們如果放得下特權的,那樣爛的巫統領袖會當選? 505他到底有沒有在前線,知不知道許多鄉村馬來人臨陣變卦,抽了伊黨後腿,不是對華社疑慮,而是放不下眼前利益? (他們大方的和你說,有錢收,意思是,你有得給嗎?)

黃進發知不知道馬來人的本質由從前到現在都沒改,那就是,下意識的他們都認為這塊土地是他們的?不管他們外表多友善,大選投民聯,沒有一個馬來人,會說馬來人應該放棄特權,大家平起平坐。

我們接受了這種不平等待遇,忍氣吞聲,馬來人不知道嗎?這難道不是愛還要怎樣去愛他們,他們才會放棄巫統?

三年前烏雪補選,民聯的群眾大會人頭洶湧,國陣的呢,出席者則零零落落。我以為贏定了。誰知,輸了。他們知道群眾大會是民聯的精彩,當然去聽。但是利益最實際,什麼都動搖不了。投票應該投誰他們清楚得很。

許多學者的習慣就是帶人遊花園,兜大圈而說不到重點。習慣性用詞包括,“矛盾,需求,社會,恐懼,包容。”等等傻海偉大句子。我只是明心見性,一句話說完,馬來人放不下特權,別怪華社。句號。

還有很好笑的是,他竟然說馬華慘敗是因為伊斯蘭黨的功勞?拜託,馬華慘敗的種子在308已經播下,華社感受被欺騙的憤怒,種族政策的變本加厲,生活的困苦,治安的敗壞,是他們豁出去,不怕回教國的原因。黃進發不吃人間煙火嗎?

要巫統倒就要愛馬來人?說真的,這樣話聽起來還真舒服。為民聯開脫,也為愚民開脫,更贏得中庸,不偏激,中肯,等等評語,對啊,他媽的,這才像學者!

別再躲在像牙塔內創造思考新概念,久不久又出個新理論。大家應該做的是督促我們選出來的89位議員,要他們更激烈積極的反抗國陣,而不是尋求協商。要不,黃進發這句話更像是下屆大選民聯再次慘敗的藉口。別怪馬來人噢,巫統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你們不愛馬來人!嘿嘿

24 comments:

阿信 said...

说马来人应该放弃特权的马来人还是有的,那马来朋友还被人家骂为叛徒,不饮水思源呢。虽然不是多数,但有点骨气的人还是有的,别小看马来人了。虽然他们或许弱势占大部分,但受英文教育,喝过洋墨水打开眼界骨气升级的精英还是大有人在的。

要爱马来人,也不是啥大问题,就像也要爱印度人爱孟加拉人爱印尼人爱卡达山人爱非洲人一样。这可是普世价值观。
我发现在我国,受中文教育的华人有点怪,我们从台湾中国香港,接受了大量普世讲述的扶持弱者弱势价值观,传媒及教育上教育者可是朗朗有词,头脑发热。但认真看一下马来西亚,随便一眼望过去就是一大票弱势的友族印度人马来人(当然排除掉受了好处的一群。),可是大部分的一群大中华沙文主义者却送他们一句“该死”“懒惰”“Keling仔”“笨到要死”,当然也有华裔弱势者,但我可以保证你身边也没几个需要像mamak档的年轻人一样十几人分三班挤在老板租给他们的猪笼里过生活却永远不得翻身的印度朋友。
那除了捍卫自身权利和吃喝玩乐的宗亲会和商会,鲜少看到我们有啥跨族群的以“华”挂帅关怀弱势的公益团体,有也是台湾来的世界展望会啦、慈济啦、再不然就是 诈骗集团。

老实说,若是眼前这幅各族只为己的光景,我是马来人也不放心由这“异族”掌权。因为这个“异族”看起来就是会在我技不如你的时候剥削我,压榨我,嘲笑我,排挤我,再吐两口口水踩我两脚的自私鬼。(即使我们觉得我们不会这样,但我们也没表现出“优良中华文化包容和谐大爱”的精神呢(是隐藏得太好吗,还是说先平权再说大爱,这都是屁话来的吧。)。这么再经过d政治需求扇风一下,那......你找鬼去相信你的和谐吧。)

那人家感觉你既然要这样玩,就简单多了,游戏规则既然是民主嘛。反正你人不够多,孩子又生不够我多(我家隔壁的Pacik,3代就破百人了),那这游戏你是绝对玩不过我的了。华人再勤奋再富有再奋斗再上街头也没用,你自焚都没用。反正人海战术就是民主的大绝招,我既然注定掌权,我想不到和大部分华裔一样在“自身利益族群利益”为前提下,有啥理由是需要放下这特权的。你举一个来说服我吧。公平?我呸,我就是比你差一点和懒惰...但我人多,我掌权,你吹咩?

所以我觉得,从心里去爱别人的孩子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价值观没错。十年树人,用教育用软实力,只有这样才可能让各族放下族群戒心,you help me i help u。不公平这件事一定是建立在权力不平衡而弱势方永远无法反抗的现实上的,势均力敌哪有啥公不公平呢?所以我想只有在我们真的是朋友,当大部分人家愿意和你公平分享生活是,才能实现翻盘及推到不公。这是现实,不是委屈。不然...公平?我呸...你以为比奥运哦。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越看越觉得无奈,无力,无能,大家等死吧.

大头猪 said...

学者的歪论何日无之?看龙应台看久了就以为能用理性,大爱,包容等blink blink化干戈为玉帛。

马来人觉得如果没特权,在马来西亚怎么能和华人竞争。马来人堆里就算政见分歧,进到回教堂拜拜真主,用土话hang来hang去,心里面就舒服了,骂归骂,彼此心照不宣的团结默契与日俱增。

阿鸡一句“华人海啸”,接下来四年华人注定“没运行”。只有对华人的态度越强硬,才越发显现马来斗士的英勇。斗士想了一想,呸呸,谁稀罕你们华人的爱?

Fair仔 said...

本来都没有恨! 为什么需要特别去爱? 又应该拿什么去爱?

就像RPK有时回复说, 你们还用喂养论来侮辱马来人,马来人一天都不会放弃特权。

我想,重点是,我就算爱你,就算不说喂养你照顾你的颜面,你难道会主动放弃特权吗?

如果不会。就不要做到一副是你讲我,我才不愿意放弃的模样。

游荡花旗 said...

大家找個馬來妹來愛一下。

Botak said...

阿信:嘮嘮叨叨說了這麼多,你還是看不到重點。那一個種族掌權根本不重要,只要馬來人特權廢除,大家憑本事吃飯,就算整個內閣是馬來人又怎樣?先入為主的把自己處於比人家聰明,可以剝削人家的地位,其實就是一種自我矮化的奴才表現,因為這樣可以在人家欺負自己時自我安慰,讓自己好過些。
種族和諧不是靠意淫得來的,別剛好遇見一兩個思想較開放的馬來人就爽到不停。我要的是完全平等,不是人家罵我們就忍氣吞聲,我們罵人家就要《顧及友族感受》。

IAMFG: 不用等死的,不過我們不會做應該做的罷了。

大頭豬:這就是了。

FAIR 仔:哈哈,叫那些轉牛角尖的學者看看這句:本来都没有恨! 为什么需要特别去爱? 又应该拿什么去爱?
看,大家都懂得退出那個自己劃的圈子外面看大局啊!

花旗:你別說那麼多,快點回來。

zeus said...

不要亂講,奧運很公平的。除了夏季奧運,還有殘障奧運會,可以根據自己的水平,再選擇參加那一個賽會。

阿信 said...

非也非也,版主,我是说你不了解状况。所以我还是要唠唠叨叨一下。

在这氛围下,若要说适者生存,物竞天择,就别说公平了。谁叫我们生的不够人多,赚多的是不是该增产报国报族生多几个一下。

就你所谓的公平而言,我有本事在游戏规则下踩你,是你该死。我不了解什么叫做“各凭本事”,我今天有办法有特权踩在你头上算不算一种本事?你513没军权没警力打输了,不就这下场罗。打架也算一种公平竞争嘛,再打一次你还是输还是同样结果--特权。为什么我一定要在特定领域和你公平竞争?

因为我认为如果没了特权你就会欺负我,别说你不会。难不成你赚了一百块会分我1块,好那不玩这套我们学些福利甚优的国家好吧,中产阶级克重税30%~40%,我看到最后还是一票人跑出来说不公平(而且当某个刚好族群克得特别多的时候而另外一个族群享受得多的时候)。

所以,现在有两批人在争取同志,一批人不断在灌输你的不好,你是沙文主义者,你得势后一定会欺压我们,剥削我们,吃掉我们,踢我们出国,像“邻国”一样引进大票中国人,中国人都是沙文主义者,在他们心里没有怜悯心,没有同情心,没有公平,充满欺诈(得空可以去看一下亲国阵的马来文的部落客,挺白烂胡扯的但又有人气的。)。
当然虽然你可能不会这么坏。但你怎么不会了,我看到你心里了不成。所以请同志们跟我们一起捍卫我们的特权至死不渝。有个网友说,:“我们就算破产也要破在“自己人(巫统)”的手上!!!”这下就没话了吧,价值观都差十万八千里了。

我们也要争取更多我们的同道,我们是良善的族群,我们最求自由公正公义普世价值,我们喜好尽社会责任。。。。同志们跟我们一起来吧!
那就表现出来啊!!好笑,你搞不清楚血浓于水的道理吗? 这里剩下的千百万同志可是说马来文的朋友呢。
但我们很多人连一句像样的马来文都说不出来,鬼懂你是鬼还是人啊。
当然想要消极霸着特权的投机分子就别说了,那永远都不会是同志。

所以只有两个方法,一就是你做出来,我们不是沙文主义者。我们对待你的孩子和对我们的孩子是一样的。
一就是更广的教育,十年树人,当有更多马来孩子都能拜托只会一种语言的时候,用语言做资讯垄断式的洗脑就比较失效。十年后孩子们才可以接受更普世的价值,有骨气撇弃特权的依赖。

这是唯一的方法了。不然你想条路吧。


大头猪 said...

波大。

阿信真能写,写着写着比你的原文还长篇,看来他自己也能另辟一部落客了。

Botak said...

猪哥:吓!谁敢说奥运不公平啦?一定是活在自我矮化的环境习惯了,才会用如此的眼光看世界啊。

大头猪,说的也是。问题是他的论点不到位,一直在兜圈,可能开博没人看,只好跑过来我这里发表伟论。还有就是有的人活在意淫中,以为驳倒了我种族主义就不存在了?吊,老子说的是事实呐。老子不说大道理呐。让他去吧,别理他。

Fair仔 said...

都讲到血浓于水了,还有什么好说呢?每个人尝试成为Ridhuan Tee就好啦!

特权就是鸦片,越久就越不能放下。 即便多有能力,一旦吸上,要放下还是会迟疑挣扎和缺乏勇气。

拿掉特权就会被欺负,害怕失去的心,是可以无限上纲, 天马行空。 越是不合理得到的,心越不安,越要怪罪他人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非我族类在作怪。

你会讲马来话,但你还是依然操其他语言。

你进回教,说马来话。 可是你还是一副华人脸!黄皮肤!
一个人为了利益要排斥你,总有借口!

人会有底线, 当你还要再拉低你的底线时,是个什么样的光景?是善意? 是施舍? 是放弃? 还是矮化阉割?

如果你为了要人认同你。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肯放弃; 你的语言,你的文化,你的信仰都可以抛弃。
恭喜你! 你活在马来西亚根本没有问题。




Botak said...

Fair 仔,BINGO! 你怎麼不開博?

阿信 said...

我靠,版主这样回复还是第一次见。有你的。

那你要说重点,我就说~~版主你可“天真”了,什么叫做“大家應該做的是督促我們選出來的89位議員,要他們更激烈積極的反抗國陣” 就算89在国会里自焚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因为89位当中没有几个是敢说废除特权的,敢说的下一届他们很可能就不在89位当中了。别以为拿着89位国席的和53%民意就可以很屌了,选区分配不公算什么?几年下来再更够力洗脑一下,敏感课题再炒到位的话,就算分配了选区,只要无法让巫统输到够够力,还是可能跑回2/3原点了。

“我們接受了這種不平等待遇,忍氣吞聲,馬來人不知道嗎?這難道不是愛?還要怎樣去愛他們,他們才會放棄巫統?”
讲到这个你就真的天真 两倍了,拜托你去和拥抱巫統和那些被所谓巫統枪手洗过脑的马来人聊一下天,千万别见面聊,见面聊肯定你好我好的。网路上敢叫你回中国的那些,就是真的打死都会把票投给巫統的了。得空看一下UTUSAN听一下你就知道近期这洗脑多么强烈了。“這難道不是愛?” 对,对很多人这不是爱,来说这是你该受。“不爽啊?移民啦笨?”sorry 这不是我的对白。

所以我的重点是,版主,你以为硬起来就ok了?sorry, 你天真x3了。活在马来人圈中我很清楚,拉拢盟友,靠软的。硬的是去打对手用的,所以他们特爱看拔剑秀,上街头,翻车对抗。

你回来马来西亚看看,看看巫裔枪手的趋势,我看现在的氛围,猜策略是“尽量塑造假象敌人,敌人就是华人,然后再演一下拔剑。” 所以董总华总华校这几年在马来群当中已经渐变成了极端沙文主义组织,和Perkasa同等,这种想法正在蔓延,再过不久就是谁捍卫华校就是捍卫反马来人的沙文主义者,包括回教党。89位?政治嘴脸,笑话了。

但吉兰丹的友族和州政府进十几年确实对华校华教在全国几乎是最好的,为什么?可能就是因为这里15间华校,好几所都是30%以上的马来孩子,还有70%比例的。我很清楚,因为我就是这里独中老师。
黄先生的"爱"也不无道理,但这是不是他说的“爱友族”,我也不确定。接着这样的模式,放下特权也不是无可能,但对于西海岸模式嘛。。。等那里先搞定了华校地位在说吧。

这次有说到您所谓的重点了吧。

能够来到版大你这也只是种缘分,看到你的评论不爽或不赞同就要讨论讨论一下嘛。不然你开博来自我意淫的吗? “版大!!说得好”,这是你开博的唯一目的吗?开版本来就是等人来吹水的啦。

但说我开博没人看?也别这么说,你又知道我没有开博?你又知道没人看?只是写得东西性质不同而已,要说版流量,不算大但短时间内也不输大人您太多哦,所以你就别太屌了。不过没关系LC也是种风格。

不过这是您的版,本以为可以吹吹水,看来咱们不要牙。在此抱歉,打扰了。就此唠叨做绝笔,滚蛋去。

Fair仔 said...

阿信,

跟你打个比喻。 一个人被人往脸上狠狠刮了一巴,嘴角流着血, 脸上却堆起笑容说: “请打另外一边吧!” 请问你看了那个人的行为会不会心会不会冷了一下并起疙瘩? 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极不合理的反应! 你没有反抗,逃走,回击。至少也会警告他,会对他作出法律控诉!

只有奴才才会这样做。 而奴才往往是没有得到公平的权力! 以矮人一载的方式乞讨,你得到的只是打发,甚至叫你滚开。 从来没有做奴才的可以受到平等的待遇。

你的定位是什么? 为什么一样拥有公民权投票权的人要做到卑躬屈膝?

对什么族裔都是一样,不是说你操多数票就要特意对你好,这跟逢迎操生杀大权的奴隶主有什么分别?

×以下是我对你回覆作的回应,跟着你的段落作回答。
----------------------------------

是博主不是版主,我认识的博客都有回复留言。

89位不对抗不抗衡,难道附和国阵吗?

那些死都投巫统的,你怎样做都是一样。你叫我们爱他们吗?

来软的好吗? 我们放弃华教, 他们就会给我们承认及拨款。 我们放弃我们的语言, 他们就会觉得我们跟他们是一伙的! 对吗?

捍卫华教就是反马来人, 那就不要捍卫咯! 任由人蚕食咯! 改天就连你不是回教徒也是罪!那你是否改信?

同样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吉兰丹却做得到,国阵政府却做不到。 说明这只是政治信仰的问题! 当你的蓝图是单元为主轴,多元就变得格外刺眼!
马来友族的入读率高,跟黄进发说的爱有何关系?

没有!你没有说到重点。

这我不说。

你有博吗? 放上来让我们学习学习吧!

绝笔? 你该不是真的回光返照吧? 希望不是!但我很担忧独中的华文是不是每况日下。。。。




HY said...

“是博主不是版主,我认识的博客都有回复留言。”
–可没多少个能做到无话可辩时就发飙“老子不说大道理呐。让他去吧,别理他”

“89位不对抗不抗衡,难道附和国阵吗?”
–阿信问啥是“激烈積極的反抗國陣”?您不会答就让博主自己答,顺便问问,这博主的主该不是民主的主,比较像是主人的主,很巫统,对吗?

“那些死都投巫统的,你怎样做都是一样。你叫我们爱他们吗?”
–那我们就爱那些在2008不投巫统的,死都投巫统的也迟早会死,就爱少一点吧。

“来软的好吗? 我们放弃华教, 他们就会给我们承认及拨款。 我们放弃我们的语言, 他们就会觉得我们跟他们是一伙的! 对吗?”
–不对,有人说放弃华教和放弃语言吗?


“捍卫华教就是反马来人, 那就不要捍卫咯! 任由人蚕食咯! 改天就连你不是回教徒也是罪!那你是否改信?”
–又来了,没人说捍卫华教就是反马来人。


“同样是马来人为主的政府,吉兰丹却做得到,国阵政府却做不到。 说明这只是政治信仰的问题! 当你的蓝图是单元为主轴,多元就变得格外刺眼!”
–吉兰丹华人是少数,很少很少的少数,一路来的斗争只限在巫统和伊斯兰党,不能一概而论。

绝笔也有停笔不再写下去的意思,不是吗?

lundiao said...

說來說去就是因為我們沒有泡過馬來妞⋯⋯

阿信 said...

瓦靠,亲爱的Fair仔

虽然我和版主不咬弦,他也不理我了,我也潜水滚蛋了,但你既然理我还咬我,我可要咬你了。

先不说您的内容。
第一,拜托,井底之蛙也要有个限度。别潜太深了。
"是博主不是版主。"!!??!
大哥儿,您呼Pendrive是叫U盘还是大拇哥啊? 我是习惯叫它随身碟啦,所以您称开博小弟听得懂,但部落格这字眼听过没? 那网志听过没? 部落主、网主、版主在新马一代一般统统通用,大爷您是大陆来哒?

2. 我说您啊,可知我国土著特权是怎么来的啊?那先不说特权,就我国伟大新经济政策中的许多不平等政策是怎么来的啊?
是本来就有的吗?
告诉您啊大爷,就是用策略谋来的。用一场叫513的策略谋来的。您说我们那时有真的紧张到要全国打开杀戒吗?好像也没有,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了?

但几十年来,洗脑一番,渐渐正名,渐渐美化。不满你说,去看看许多马英“博客”,到今天为止不只马来人,有些华人印度人也在合理化特权。这也是策略,只要美化得逞,捍卫就有名。捍卫有名,在民主体制下你我就永无天日了。

只要丑化分化有成,煽动敌对就有理。所以在课题上,要丑化董总华团政党,制造课题陷阱让华团跳。派个马来校长去华小上任然后放大“华小不接受马来老师”,把“不谙中文”刻意吃掉。放大“华人抗议马来人在华小任教。”.......当然他要的不是你们那99%都投反对党的华裔,而是,而是拉拢回那30%的流失开明马来同胞票。
你有没看过“华小种族主义拒绝马来老师,PKR在做啥?”这类的标题啊?

反正要巫统倒的马来同胞大部分都是冲着贪腐朋党保守,那巫统就来配合演一场“开明”vs"保守"吧。开明胜出,巫统改变了!!回来吧孩子,真的。这为何不可是个策略?30%马来票感觉良好,回去怀抱15%,89位就去吃屁了。反而火箭还演了一场马来人退党戏,囧。
您真的应该去看看巫统抢手的博就可以fell到真是的世界。

民联输就输在剧本和策略太滥。选区不公? 这是504才知道的吗? 这是几十年前就知的老梗了吧,民联的老鸟们会不知道? 是给支持者感觉良好而已吧,输人不能输气势嘛。

Alah 课题也是一绝,西马民联在这吵吵闹闹,结果吃了西马回教徒的鳖,反正西马基督徒本来就没几个。本来想炒一炒东马,希望扳回一成,结果?白头老一声,那是他们的事,我们不用管他们,巫统对这东马靠山连吭都不敢吭声。结果谁作英雄啦~~白头老。反正巫统是渡不了江的,那就让这盟友作稳吧。民联再吃鳖,我宁可分化东西马,都不要让民联渡江。去看看那件事后在东马网路嚷嚷的马来文回文是啥?我们不需要西马的政客来搞乱!!!又吃鳖了。

不说什么爱不爱马来人了,对您的眼界也太难理解了。
什么叫“软实力”知道了吧?不是叫你软软的不举。是策略,透过跨族教育、文艺、交际、交流、文宣、活动、慈善活动等来告诉马来孩子年轻人,“民族不平等特权”这当事是不对的哦,巫统在历史课本上教的是不符普世是价值观的。” 什么是骨气什么是平等。妈的,你不自己来正确教育还让巫统来给他们洗脑吗?反巫统策略而行。
这算不算爱马来人呢?你要说爱卡达山人伊班人也行,对我职业来说,只要是爱孩子当然赞成去给于爱了。
但对政客而言软实力也只是“策略”!

不是动不动让Papagomo先生截取一段华文博客大人们的“马来人很笨”这种标题,断章取义去煽动那30%民联的盟友,反正华文博客写啥他们也看不明,这不就帮倒忙了罗。

版主大人和您这些想说硬起来就可以有收获的想法,我想说...哪个火箭的政客不知道这浅道理?用肛门想都知道应该这样做,但没做过吗?
有,513前劳工党就做过了,结果......中计。策略是硬起来? 你马也天真过头。马英九硬起来,王金平一招都没出就把他给PK了。有,这一招应该就是叫“让马硬起来打王”。

你要知道好大一票中间选民可是在看UTUSAN的,时机够了,民联再中几次计,他们就跳回去了。

瓦靠,用这么多比喻写得这么浅白,够懂了吧。好累。

还有,你不知道到别人的博宣传自己的博是很失礼的吗?我写比原文多都失礼了,(对不起版主,鞠躬x2)还来打广告? 再说,您旅行吗? 我是写旅游相关的博的。不是就不合拍了。

Fair仔 said...

你讲这样多, 到头来其实是不明白我跟botak说的意思。

很简单总结我要讲。


1. 爱马来人并不会让他们放弃特权。他们放弃不了其实是习惯了特权, 害怕放弃的原因根本不是我们。

2. 任何非马来人如果想以奉迎和纵容的身段,换来公平对待是愚蠢的。

3. 喜不喜欢是针对个人, 而不是族裔去衡量。 没有一族应该比一族得到更多关爱。 这样功利, 你的爱是假的。

最糟糕的不是人家排挤我们, 而是我们拥有次一等的思想接受别人排挤我们是合理, 而且还竭尽所能维护这样的关系。

看不明白没关系。 我能明白botak为什么不回你。

Fair仔 said...

HY,

–可没多少个能做到无话可辩时就发飙“老子不说大道理呐。让他去吧,别理他”
这是你个人对botak的评价,我不予置评。 我是想对阿信说版主跟博主是有分别的。 很多人这样叫不等于是对。 至少字面意思是有差别的。百度看看。

–阿信问啥是“激烈積極的反抗國陣”?您不会答就让博主自己答,顺便问问,这博主的主该不是民主的主,比较像是主人的主,很巫统,对吗?
这是出自于那89位现在好像冷了下来,就连无关种族的课题也显得求求其其不上心。
哈!你又来抽水!

–那我们就爱那些在2008不投巫统的,死都投巫统的也迟早会死,就爱少一点吧。
你能看得出那个投巫统? 那个投民联吗? 我是说为什么一定要特意对一族好, 对于同族和别的族应该一样。

–不对,有人说放弃华教和放弃语言吗?
很多马来博客都是贴上支持单元教育的logo, 也有不少马来人觉得不应该让我们拥有母语学校。
更多觉得让我们保有华小国民型就是对我们的恩赐! 我们应该为了所谓的和谐放弃我们的语言吗?


–又来了,没人说捍卫华教就是反马来人。
阿信说: “董总华总华校这几年在马来群当中已经渐变成了极端沙文主义组织。”
有不少的马来人是这样觉得的。
很多时候我们捍卫华教在他们眼中就变成了沙文主义者! 难道我们应该为了不要成为他们眼中的沙文主义者而放弃吗?这是我想说的。


–吉兰丹华人是少数,很少很少的少数,一路来的斗争只限在巫统和伊斯兰党,不能一概而论。
问题不是华人少不少, 而是至少像阿信所说的,有蛮多的马来人不排斥读华校。

绝笔也有停笔不再写下去的意思,不是吗?
没有不可。对于现代文字的感受,绝笔就是死前的最后笔迹。 现代人写绝笔感觉很怪! 你说要停笔也不会想说绝笔。

你可以去了解, 明白, 用心去感受别族。 但不等于你就要通通接受,容忍别人对你的对待和想法!
我花时间回复,是要看的人明白。 你必须知道你并不是次等人, 做任何东西, 就算是爱什么人,也要是以平行的身段去爱。
如果每个华人都有这个想法,就会懂得怎样合理的对人,就知道怎样去投票,也不需要吵吵闹闹摇摆不定。


阿信 said...

亲爱Fair仔,
不是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是不认同您和Botak 的意思。是你们不明白我的意思。

就用你很简单总结做总结,
1. 爱马来人并不会让他们放弃特权。他们放弃不了其实是习惯了特权, 害怕放弃的原因根本不是我们。
错!!
所以我也说了,爱不爱马来人不是问题,也说了爱伊班人爱原住民或更弱势的少数印度族群也是应该的。所以爱马来人根本不是问题,so有人说爱马来人当然是可以接受的。但说爱太露骨,说多跨族关怀弱势应该可以理解吧。但说这样做不会让他们放弃特权是过度果断了。
习惯特权是你和botak果断说的,到有多少个马来人习惯啦?!我是说他们已(正在)被多年洗脑认可特权的价值(用多数百姓的无知换取少数权贵的特权),而价值对象就是对抗已被塑造成的假象敌的 华人。没了假想敌,就没了需要的价值,所以他们“害怕放弃的原因”就是虚幻的假想敌--华人!!不然513怎么搞出来的?为什么最不平等的新经济政策是在513后?因为假想敌设定成功。
当然认真去看,巫统的假想敌设定还不止我们,以色列主义、锡安主义、美国等,但国内大魔王就只有我们,所以~要反洗脑。

“2. 任何非马来人如果想以奉迎和纵容的身段,换来公平对待是愚蠢的。”
当然!所以没叫你对权贵弯腰啊。黄生有这样说吗? 我们是要做个被人看得起的“大中华民族第3代”,对象是解放被巫统强奸的“弱势族群”。哪里是用换了。这样说比较爽吗?呵呵。是你无知了。

“3. 喜不喜欢是针对个人, 而不是族裔去衡量。 没有一族应该比一族得到更多关爱。 这样功利, 你的爱是假的。”
赞同,当然有。。。很多族,包括华族。去看看那些家园都快被灭了的东马弱势族群,你去关心他吗?有些族群文明就是天时人和地利起得比较晚,若人家愿意,关爱一下也不是坏事。功利?你帮得了,帮得了10年20年,甚至坐牢也不惜,是只为功利,那也不简单。是真是假都是小三说的,对象和你自己真心相爱就好。怕人家拒绝你?这样怎么泡妞。

“...>>最糟糕的不是人家排挤我们, 而是我们拥有次一等的思想接受别人排挤我们是合理, 而且还竭尽所能维护这样的关系。”
想想你所谓的"人家"是谁?"别人"又是谁。是巫统?还是马来人?巫统=马来人?是你自己混淆了吧。想想你是不是中了巫统和马华的计来狠马来人的,把所有马来人变成了巫统。

>>看不明白没关系。 我能明白botak为什么不回你。
我是想告诉您我是100%看懂您和botak 大大在说啥的,是反对和不认同!!!!还有......想法过于天真和幼稚,像FB上谁都可以喊出来的口号。
反正就是,“反巫统不是靠爱马来人,而是盯紧89位民联国会议员,激进对抗。说爱马来人是不合理和可笑的。”浓缩就是这样吧。
你找个FB上高中生来套个话,“怎么对抗国阵”,他也喊得出来。“对抗到底!!我们有89位和53%民意。”,如果现实真是这样的简单的话................................................................................就好罗。天下太平,我也认同Botak。所以黄先生说的是比较现实。

对抗不公当然要有,但拉拢同志盟友的方法呢?却没提到咧,黄先生说的就是扩大影响力,拉拢志同道合盟友,别忘了就算重画一次选区,我相信53%是不够力的。更何况巫统可在写剧本拉拢回那53%呢。从不会改变的城乡人口比例和底盘倾向,民联至少要扩张到65%支持率才稳,而且扩张的几巴仙必须是东海岸和东马才有效。你说怎么行?

我不一定赞同黄先生的看法,尤其是把爱用在太特定的对象,但因为和我一直认为“华裔(团)必须更多跨族关怀弱势”的想法谋和,但能因此反巫统我倒是觉得有可能但非绝对。

Fair仔 said...

阿信,

1.既然你说爱不爱不是问题, 那你还来纠缠质疑别人说合理对等的关怀?

有那个马来人不习惯特权的? 有的也跑去反对特权了!小猫三几只。。。。
不要觉得所有马来人蠢到以为华人是正真的敌人。有很多并不蠢,还很聪明! 只是特权太好用啦!
不合理得到的东西,必须催眠自己有敌人来合理化特权。不然那就成了不道德!

2.你这句说了好像没有说。 你并没有否定我这句话,却说我无知?你不认同我这句?因为觉得:
a。我们因该奉迎和纵容马来人。
b。我们不因该奉迎和纵容马来人,对别族一视同仁。
如果你不是选a,却来说我无知?我的无知在那里?
选b我这句话问题出在那?

3.没有意见。

×我没有混淆。 巫统是马来人政党。 马来人不等于巫统。
他可以是回教党,公正党, 甚至是行动党,也可以什么都不支持!

我由头到尾的留言那句说要狠马来人??? 我从来不这样做。

*单凭这句我认为你看不明白。 我是说爱马来人要爱得合理对等。
别认为事事迁就,凡是容忍就会让人主动放弃特权。你不争取,人家会认为你无所谓!
跟你扣我的那句话“说爱马来人是不合理和可笑的。”差别很大!

89位议员, 真的是冷了下来, 少了反对党因有的态度。

×我的主张是,非马来人应该知道自己的权益,不要把自己当二等公民。
也要知道怎样去公平合理的对待他族。 别看小非马来人的票,
如果马来票像这次大选不变, 非马来人包括东马票大多数投民联。 国阵是完蛋的。

你跟本不用大声呐喊, 也不用对着谁干。 所有非马来人投票时知道自己的权益和平等地位,
就会很坚定的不投给现在伤害着他们权益的政党。 让非马来人认清自己的地位是更为重要。

最重要的还是选区划分, 民联议员应该被骂, 选区不公的议题是应该更加把劲。

就因为黄进发对象太特定,焦点太混沌才会有botak这一篇。
*公平对待他族是应该的,你说的:“但能因此反巫统我倒是觉得有可能但非绝对。”
跟我说的不要认为爱马来人就能让他们放弃特权有什么冲突?
要爱能,但别盲头冲进期待回报。










HY said...

fair兄,

这是你个人对botak的评价 – 俺抄博主/版主原文。

那89位现在好像冷了下来 –选民也冷了下来嘛,让大家冷下来再思考前路如何走,不见得是坏事。

你又来抽水!- 当作是,尊人者,人尊之,抽水者 ummm….

你能看得出那个投巫统? 那个投民联吗?- 您和我像会投国阵吗?或多或少该看得出,对吗?我真不觉得进发又特意对一族好的意思,u people think too much, it’s a stretch. I think chun huat (ch) see the issue from a relative angle, from less to more, he base on the premises we love less in the past, and shd now share others plight as our own, which still mean equal to all.

难道我们应该为了不要成为他们眼中的沙文主义者而放弃吗?- to clarify, 有人, 没人 is referring to us, not others, I am quite a chinese language chauvinist (沙文主义者), but I try not to look down on others, and I have no disagreement with yr point. however I believe u do read the many post/comment from our host/commentators, the crude language and term used really sort of insult, is this a way of 捍卫?

有蛮多的马来人不排斥读华校 – I personally think many that reject chinese school do have a point and reason, our role is to convince more to appreciate rather than reject, quite similar to ch pov right?

现代人写绝笔感觉很怪 – 网络时代的任何语文都很怪。

I cant really see much conflict between us, perhaps the only difference is how we interpret ch statement, I dun think he said ”…就要通通接受,容忍别人对你的对待和想法”?

btw, have u ever ask our host what he meant by 完完全全的平等?

Fair仔 said...

HY, 我明白你的意思。

黄进发所说的太笼统模糊。网上黄的支持者的论调似乎不是这样。一头热居多。

很多华人都很种族主义,至少在形容别族就很没有礼貌。

不用特意对别族好,只要你对什么人都一样就好了。

讲真路上嘚是看不出。我有马来朋友全家是国阵的中坚支持者。原因无它。 几个兄弟姐妹去外国读书都是政府/官联资助。 对他来说是份恩情。人很好。。不对你有敌意那又怎样?

投票时依然是投秤。。。。




阿信 said...

Fair 仔,
1.看来你终于明白我在说啥了,但我何时质疑“别人说合理对等的关怀”?Botak 可没提到“对等”这一点,而我一直都在提“能跨族关怀”也是好事,至少扩大影响力,服务面更广。但我主张不只马来人,其他任何人,只要跨族都有他的超越性。
不是“爱不爱”不是问题,我原文是说“爱不爱马来人”不是问题,因为要爱马来人啥难的? 
我质疑是为何Botak 和你对“爱马来人”这么感冒。如果我说“反巫统,要更“关怀”东马原住民或贫困中的印度人。”是不是问题? 如果不是问题,那应该就爱谁都不是问题啊。 

>有那个马来人不习惯特权的? 有的也跑去反对特权了!小猫三几只。。。。
2. 这是我的重点,也是和你对立的观点,他们不一定习惯特权。你不习惯同性恋也不会去反同性恋吧。但很多是被洗脑合理化特权了,认为这是正理,正理为何要反对,大逆不道啊。

>不要觉得所有马来人蠢到以为华人是正真的敌人。有很多并不蠢,还很聪明! 只是特权太好用啦!
————他们不是蠢,只是从小教育问题。对宪法权利无限扩张的合理正当化,而且越聪明的精英汇能够自我合理化然后对其他人洗脑合理化,不然巫统这么一直提大家来读宪法153。

>不合理得到的东西,必须催眠自己有敌人来合理化特权。不然那就成了不道德!
————是的所以这就是我们好破解的,“华人不是敌人。”,也是黄说的去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敌人,所以他提“爱马来人”(但我希望爱更多不同的人)。

2.你这句说了好像没有说。 你并没有否定我这句话,却说我无知?..略..我的无知在那里?
————我说你无知是因为根本没人在说要该“奉迎和纵容马来人”啊,你提出来是干嘛?爱是管教是教育是有限包容是引导是提醒是为你担忧,谁提到“奉迎和纵容”来换啥东西了。

×我没有混淆。 巫统是马来人政党。 马来人不等于巫统。 ..略...么都不支持!
————那你的“人家”到底是谁?

>我由头到尾的留言那句说要狠马来人??? 我从来不这样做。
————这我可没说你恨,只是十分不赞同“爱马来人”...最主要是你们觉得黄德“爱马来人反巫统一点用”都没。而我只是是觉得还好,对扩张多元种族政党影响力和破单一种族政党垄断族群现状不一定无效。算是软实力的一种。

>*单凭这句我认为你看不明白。 我是说爱马来人要爱得合理对等。
————Botak和你哪里提到“爱马来人要爱得合理对等。 ”了?我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出来,不好意思。

>别认为事事迁就,凡是容忍就会让人主动放弃特权。你不争取,人家会认为你无所谓!
跟你扣我的那句话“说爱马来人是不合理和可笑的。”差别很大!
————当然差别大,因为你剪掉了前半段话,整句连起来意思应该是“说以爱马来人可以反巫统是可笑合不合理的。而是应该....”这就是Botak 的论调,所以说你不解,人家黄某的“爱”基本上就是“软实力”来争取争取争取争取争取争取争取争取,就是反巫统特权洗脑策略和华人假想敌设定策略。
所以Fair仔您的争取方法是,在国会上提出来?......提出我们土著不应该保留特权,然后投票表决?......咳咳咳。我觉得上街头会牢靠一点,但比较牢靠成效应该有限,因为我们ISA 2.0。除非多50%的马来朋友陪你上街头去围内政部和国会。

89位议员, 真的是冷了下来, 少了反对党因有的态度。
————这是因为你们对政客抱有幻想,尤其是马来西亚这民主阶段的政客。

>我的主张是,非马来人应该知道自己的权益,不要把自己当二等公民。
--我赞同,所以无论软硬兼施都要争取。不然提啥“要反巫统”。

>也要知道怎样去公平合理的对待他族。 别看小非马来人的票,
如果马来票像这次大选不变, 非马来人包括东马票大多数投民联。 国阵是完蛋的。
————所以,就需要更多“爱”东马人。但别忘了,他们可也是“特权”涵盖的一份子。


我觉得...亲爱的fair 仔,您的逻辑好像越理越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