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October 2013

種族和諧不是意淫可得的


(番薯國民之所以被稱為番薯,就是因為鄉愿,喜歡和稀泥,凡事含糊,愛勾肩搭背以示河蟹,坐下喝茶萬事好商量,是非對錯含混不清,迴避大節大義,渲染小恩小惠。誰敢有鮮明立場的,一棍打死! ------山海經之番薯國篇)

許多人一開始就把自己放在低一等的地位而不自覺。拉幾個所謂開放的馬來人一起就夠你們打飛機了。而我要爭取的,是完完全全的平等。哦,有個馬來人替你擋水砲就感激不盡了,那華人社會五十多年來為了馬來人的利益所作出的犧牲,包括後代的升學機會,有沒有馬來人對我痛哭流涕? 709 的光環你們要意淫多久?那些陪你上街的馬來人可也是在替自己爭取權益啊!

就好像有另一些人,大剌剌和你說華人比較有成就,所以吃虧一下沒關係。哎喲,干那塞,真正歧視馬鏟的原來是你們啊!沒有人生下來就是蠢的!身為大多數民族,五十年來拿盡便宜,如果再不讓市場規則啟動,能者得之,靠本事吃飯,恐怕馬來人要變白痴。

以上這兩種華人,都是先把自己放在低一等的位置上,才能視單方面付出為理所當談,而絕不敢直視平起平坐四個大字。所以從來都是自己走出去,說馬來文,愛馬來人,吃虧些沒關係;而從來不敢要求馬來人走過來,說中文,愛華人,為華人吃虧些沒關係

誰要是認為以上這種想法是大逆不道,種族主義,離經叛道,那麼,對不起,你做順民太久了。以致你不能跳出原有的框框想東西。你已經被理所當然了!

助長這種消極想法的,還有近十年來流行的世界大同。問題在於這些左膠鬼佬居住的環境人文水平極高,國內法律不允許歧視。而我們自以為很跟得上時代的一群傻駭以為上街攬住馬來仔的肩膀做 V 型手勢,種族主義就會消失!可憐無知的他們不知道,幾個月後,這些先進的馬鏟回到他的甘榜投票時,有許多是跟著甘榜父老投票的pattern投票的。團結啊!不信的,去找個民聯的黨工或什麼州委的,問一問。在甘榜什麼叫做serba salah,即內疚思維,拿了錢不投給國陣,是件羞恥內疚的事啊

要我們走出去,你們也要走過來,且不說本來處於劣勢的其實是我們呢!特權先要消除,大家平起平坐,我們做什麼你們也要做什麼回報,那才有得談。大馬的問題根源,在於馬來特權,我早寫過,特權導致封閉,隔離和腐敗,這不是愛馬來人就能消失的。

上一篇文章引發了一些人的厭惡。想了想,還真搞砸了一些人的攤子。人家寫和諧文章的,主張世界大同的,強調跨族群,走出去的,會恨死我,因為我教壞了讀者。當然,有讀者會恨我,因為只有否決我才能繼續意淫。

至於幼稚到說我人在國外不能評論國內事的,我差點笑到吃不下飯。民聯有本事別叫國外的回來投票啊?我是大馬公民兼納稅人,雖不在國內,稅務局還欠我錢呢。憑什麼說我不能批評?民聯領袖花納稅人的錢,然後向國陣政府低頭,我為什麼不能罵?還沒說我光頭寫的東西,分分鐘是回不到大馬的呢!!唉,這些所謂的評論人啊,沒本事反駁,就拿我在國外和我的粗口來說?嘖嘖嘖,低級,虛偽啊。

寫評論這圈子,偽君子真多。然而,愚民就喜歡偽君子。因為說話不到位,寫東西搔不到癢處,大家看了壓力沒那麼大,媒體也喜歡,強調走出去,吃點虧的和諧文章,更加受歡迎。然後大家繼續意淫,走出去走出去走出去,愛愛愛,戴宋谷穿沙籠打飛機,在幻境中達到民族和諧,在現實中繼續在馬來特權底下做順民

11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所以 loh,你还叫我快点回去搞淋咩!上次 505 回去投票做了 sohai,508 还去了 Kelana Jaya 打飞机。Sohai 做一次就好。

Thiam Teck (1983 - ?) said...

當人們把利害關係的考量置於原則之上,就造成這個局面吧。

很多人知道若真要辯個是非曲直,難免傷害了大多數種族的脆弱心靈。

於是為了所謂的大局,還是叫這看似鐵票的華裔們繼續犧牲多幾下,給友族同胞們更細心的呵護。

一個不顧原則不理是非來讓多數族群感覺良好的大局,就讓頭腦不清醒的人去兼顧吧。

ze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zeus said...

原則?黃進發一句:“你要你的原則,還是要巫統倒台?”
“你對巫統的恨,是否大到你去愛馬來人”

這些悲情壓下來,把推翻巫統和愛馬來人捆綁起來hardsell給你,問你死未?

頭腦不清醒?現在不知道幾多人buy他,認為這種是“獨特有創意”的見解。
你越鳥他,他越認為自己是對的。現在已經快要耶穌上身了,認為那些批評他的,是看不透的。
遲早可能說:
“我原諒你們這些B型支持者,因為你們不懂你們在做什麼。”

下一次,馬來人喊你回中國,他可能會說:
【不要問為什麼他們不愛你,而問為什麼你不夠愛人家。】

Botak said...

花旗:人家說,在國外就不准出聲。知道嗎。

THIAM TECK: 是一個大家都願意接受的盲點啊。反正都有種無力感,又不敢大事反抗,突然有個救世主和你們說愛你的敵人你就得救,多美麗的謊言啊,又方便省時。

豬哥:我把他看成創立邪說的邪教教主。但是這個盲點很受歡迎。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发展至今天,要改变?只有"打"而已,你可有更好的方法?

anakmalaysia said...

干的好,還有很多傻嗨沒睡醒。在國外就不能罵了嗎?傻嗨!

vincent taiko said...

本人也在国外生活,也关心大马的政治动向。是的,各族要平等就必须废除土著特权,而国民也不要区分土著或非土著,大家都以马来西亚人自居,国民团结国家就繁荣进步。可是这可能吗?摇篮与拐仗那么好用,怎么舍得放下?改变不了的就别去想了,去爱对方不如爱自己,发奋图强,也教导下一代求生之道,有信心的在大马发展。(同时我也把希望寄托在民联议员身上,别辜负选民,要不然也应该受到鞭策)

Botak said...

IAMFG:我知道,我也是这么想,武装反抗好像是唯一的道路。哈哈哈。

Anakmalaysia:因为最好我不用开口,我说话太真啊。

HY said...

"一個不顧原則不理是非來讓多數族群感覺良好的大局..."

您和botak已经有了办法可以修改宪法把特权删掉?不然感覺良好对友族来说是理所当然。不如这样吧,就如进发所讲的,不欺善怕恶,直接的面对巫统,新加坡不远嘛,就半天车程,踩上巫统大厦去,别找借口。

lundiao said...

哎喲,anakmalaysia,在外國不能出聲,因為是離地。Botak,你的是離地中產,我們就是含家產。

Vincent,你就繼續擁抱那個馬來西亞人的理想和光環,跟副首相說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