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5 January 2014

別傻了,誰去理會憲法?

基本法律原則:雪州宗教局憑什麼逮捕聖經公會的人?憑什麼沒收本來要給東馬人用的聖經?

別跟我他們有多野蠻不講理,我當然知道,我們當然也知道這是利用宗教迷惑馬鏟以轉移通貨膨脹的視線。我的意思是,這次宗教局的行動本來就是不合法,違法兼違憲的東西。

既然是違法兼違憲,怎麼到最後需要民間組織的人出來做樣子?民選出來的民聯三頭就不能一起站在教堂外面?而必須讓老馬的女兒來出這個風頭?

誰出這個風頭不重要,我再一次,這次宗教局的行動違法兼違憲,就算林吉祥和安華(,他近來死了嗎?)大大聲罵也不怕的,怎麼老林只是避重就輕罵那吉呢?民聯崇尚法治的,應該當天就報警,然後到宗教局門外要人啊!

對此,哈迪阿旺的反應就是叫大家保持冷靜。哈哈哈哈。看來宗教局真的抓到馬來人的痛啦,這民族的法治觀念去了哪裏啊!

是,民粉別跟我回教黨誰誰誰顯示了“開明作風”,了一些民粉骨頭酥軟的話(還有傻去謝謝他們,愚民啊,不用謝人家做本來就應該做的事的。)然後老馬的女兒被捧上了天。

可就沒有人去思考:怎麼一件理所當然非法違憲的事,貴爲國會議員的不能站出來,不能號召示威,而要依靠民間的所謂“開明回教徒”?

再一次,89位國會議員等同廢物。因為,當執政黨違法違憲,而我們需要在野議員捍衛憲法的時候,他們89人沈默了。

不過,雪州政府的立場似乎已經明一切,行政議員沙樂漢表示,將約見羅倫斯神父討論用阿拉字眼的事,並將以蘇丹的諭令為依歸。

哈哈哈,幹淋娘,回到中古時代更好啦。選民聯就算不能改朝換代,至少要敢於帶頭改變錯的事。哦,soli la,忘了,有些事改不了。我一直的馬來特權是民主絆石很多大愛人士不同意,可是每每到這個節骨眼上,宗教霸權凌駕一切。

是是是,我知道民聯做不到什麼的,別跳,我不敢怪他們。我想,以後選舉還是免了吧,等候蘇丹發佈諭令行事就好了。憲法?什麼來的?打選戰這麼辛苦贏了州政府,最後還是要匍匐在地,大喊我皇萬的。

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用宗教和马来王是万试万靈的方法,何乐不为?这里是没药可救之地,也不知道何从下手,只能看天打卦,等巫统冚家铲而已,唉!废话.

Albert Kong said...

botak‘放假’回来了!骂的好!番薯国的宪法,就像oreo出名的广告口头禅一样:‘Now You See It, Now You Don't'需要时就将它摆上台,不需要时就暂时将它忘记。形同虚设。酱再闹下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番薯国前景真是一片茫然。

Botak said...

不,我的意思是說,真要做的,民聯可以做點東西的。唉。

Botak said...

Albert: 我沒有走開啊,向來都在。

Albert Kong said...

放假=对番薯国政治的评论。
民联各造对此事保持某程度的沉默,还不是不敢揦屎上身。这证明一点就是宗教课题永远是个烫手山芋,也是最佳政治武器。更何况民联里有月亮党的存在,这课题更是辣手。番薯国政治,无论是谁上台谁治政都好,还是永远离不开种族和宗教的纠纷。除非有朝一日,番薯国的子民真的那么‘先进’政治思想成熟,抛开种族和宗教的枷锁。那么的一个番薯国乌托邦,仿佛要等到太阳西上才会出现吧?所以说前景一片茫然…….

雅征 said...

民联?还不是天下乌鸦一般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