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9 May 2014

殺人償命天公地道

台灣鄭捷無故連殺數人,反死刑的偽人道份子們再次出動,牽強附會扭曲事實替殺人犯辯護的功夫,令人歎為觀止。怪父母,怪社會,就是不怪殺人犯!無辜死亡的冤魂的啁啾徘徊,與受害者父母的啕哭更加不是這些先進份子所會理睬的。

這代表了先進和跟得上潮流啊!只要你同情所謂的“弱勢”,代表所謂的“少數”,頭上便有光環,然後就可以像恐怖份子那樣到處上門譴責人家“制造社會仇恨”,“法西斯”。

就好像那些所謂的保護動物份子那樣,不管那隻動物害死了多少條人命,在這些變態的眼中,人命都不是生命!而你敢殺死那動物你就慘了,這些恐怖份子隨時可以以人道之名鞭韃你。他們無論使用任何形式的暴力,而都會被詮釋為“替弱勢群體出頭”。

無他,在偽人道主義猖獗的今天,是非黑白已被扭曲。奇怪的是這些所謂同情弱勢的人,就沒有人敢替513死亡的冤魂伸冤,連提都不敢。他們同情的群體整天來去就是死刑犯和禽獸,有時還包括塔利班。

兇手父親下跪道歉也被群妖抹黑,他愛面子。咳咳,他媽的,搞清楚,鄭捷是個成年人,做事自己要負責了。他父親對有權力撇清,和他劃清界限,以維護自己聲譽啊!這些妖人看來自己本身還沒斷奶,所以也把鄭捷當成小孩,一直要他父親對他的行為負責。

那就是,一個成年人,犯了罪還是父親的錯?就因為是父母的錯,所以不應該被叛死刑?這些人啊,來去就是那幾句:“在沒有愛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bla bla bla。。” 我記得有一集的電視警匪片,好像是NCIS,那警官對著殺人犯:“別跟我你童年有什麼陰影,那不是你殺人的藉口!”大義稟然。

對啊,不管你的成長環境怎樣,有什麼被人插屁股或人家叫你含柒的陰影,你都應該有成年人的普通常識,那就是:殺人是不對的!偽人道份子最擅長的就是賣弄悲情,悲情一被煽起來,就黑白不分,大原則被模糊。

十惡不赦的殺人犯可以因為小時候一件毫不起眼的事被誇大而成為他不該死的原因,然後你會發現原來千錯萬錯,是他父母的錯,社會的錯,還有那些死者的錯。殺人犯沒有錯。

偽人道主義還有一句話:冤冤相報何時了。幹他娘的,這不是冤冤相報,這是懲惡!人類本性,是有仇報仇,血債血還的。可惜先現今的社會屬於正常的大多數人不敢出聲,因為少數人橫蠻的以人道博愛包容之名出發,在保護弱勢的名堂下,包容恐怖邪惡,晦慢正義。

鄭捷那句聽起來像沒腦的話,“殺多幾個才能判死刑”的真正動機是要表現自己的不正常,以便逃過死刑。這個人渣,他要人家死,自己卻怕死。偽人道份子也很有默契,馬上配合說:“看,這就是有死刑才會發生的命案!”哈哈哈,他媽的。

如果鄭捷逃過死刑,受害者家屬應該找人幹掉他。唉,沒辦法咯,人類社會自然法則:當法律不能給我們正義,我們只好將法律操縱在自己手裏,自己伸張正義了。

5 comments:

大佬 said...

“當法律不能給我們正義,我們只好將法律操縱在自己手裏,自己伸張正義了。”

秉持这几句名言,我专与那些逃过法律制裁及宗教审判的伪君子作对,换来的就是被凡夫俗子指点为做人不够圆滑的极端分子。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Speechless.

Botak said...

大佬:圓滑做人很難啊。

IAMFG:我也是。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如果可以这样,我们要法律来做什么?

大头猪 said...

杀人者死,就是那么简单。人证物证具在,不容抵赖。可是对悲情烂情宝岛而言,不乘机大爱一番是难于忍受的。

shot开有条路,杀人者念的大学更紧紧地拥护他。公开信题目为:“鄭捷是家人” 文章可见 http://goo.gl/sUcU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