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7 May 2014

一路走來(二)

小學五年級,有天我在班上假厲害,模仿人家畫政治漫畫,也不就是畫一個傾斜的天坪咯(從報章上抄來的啦),結果給級任老師抓到。她大罵,“要死啊?給警察抓去你就知道!”但她並沒有處罰我,也沒有沒收我的“漫畫”。三十四年後,同學505時在火箭旗下中選州議員時,垂老的她還SMS賀詞。

我們是全男校,小學六年級就已經很上道,粗口滿天飛,還喜歡和漂亮女老師打情罵俏,(尤其師訓剛畢業的那些)。如果美女老師穿短裙的,坐前排的人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蹲下偷看內褲的顏色然後向大家報告“噓。。。今天淺藍色。”這是第一班,即成績最好的一班 。

小六的馬來文老師是個喜歡說黃色笑話的馬來公,我們都很喜歡他。其實他就代表著馬來人不喜拘束的性格。到現在P Ramli的電影還有這麼多馬來人翻看,因為那代表了他們的內心世界:自由自在,彈吉他唱歌,溝女,三十年前的電影裡的馬來妹都沒有包頭的!我根本不相信伊刑法適合他們。

這馬來老師稱春袋為 langsat,到現在我們還在用。一句“lu punya langsat”就知道你是校友。桃李滿天下。

讀歷史對於小孩眼界的拓展是很重要的。我們小四讀簡單的人類文明發展史,包括米索不達米亞平原,巴比倫王朝,恆河流域,黃河流域,當然還有很詳細的馬六甲王朝。現在的華小好像沒有專門一本歷史書了。那抓到我畫漫畫的老師,教馬六甲王朝時,淡淡的說:我們在英國人時期讀的漢都亞是海盜,怎麼現在你們讀的變成了英雄?

我那時笨啊,竟然以為老師說我們的歷史不準確。多年以後,那句話才震聾發聵!謝謝妳老師,我終於明白:歷史,是勝利者寫的。老師,你知道嗎?二十一世紀的大馬歷史課本連漢都亞都消失了。

小六畢業前老爸問我要不要去獨中?他知道我喜歡中文。我說不要,因為哥兒們都上國民型。然後全部精英被國陣政府剝削一年生命:去讀專為消磨華小畢業生的預備班。(Kelas Peralihan)

上了中學,教我們歷史的是一個嘴邊總帶著冷笑,說話口氣反諷,其貌不揚,皮膚黝黑,帶馬來口音的華人。他不跟課本教,反而像說故事那樣盡訴當年的秘辛野史。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說國父東姑是個花花公子,就因為花天酒地,在英國讀法律讀了十年才畢業。還有聽他說陳平和英國人,李光耀離開大馬等等,比課本精彩。

其實他沒偏離考試綱要,就是多了枝節故事。反正政府考試我們自己會讀參考書(讀死書是華人豬崽天生專長),就讓他教“正史”吧。大家都很有默契,沒有人去投訴老師不跟syllabus教。我不知道你們十四歲的孩子誰有這種福氣。

我的小學和中學是很快樂的,我們都不受政府教育的影響,我們都明白讀那些仁義道德國家原則是為了生存。我們的老師都很入世,沒有說大道理的傻嗨。高中時我曾見過男老師用粗口罵有黑社會背景的學生,問他是不是想打架。黑社會也明白分界線在哪裡,在學校我給臉你,外面你別管我。我們沒有投訴老師的習慣,家長也少干涉學校。學生和老師,第一班和最後一斑的,都有很獨立的人格。

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但是现在问老师 : 你做乜 X 打我仔呀!?

游荡花旗 said...

中文叫春袋、馬來文叫 langsat、英文叫 spring pocket。

moot said...

國民型中學是人山人海的,一個班級40 人以上。 有時候我懷疑,是不是因為很多人很擠,擠出特立的人格。 :-p

山城大熊 said...

以前小学课程多样化,没有现在那么闷。除了三个科语文、数学、科学,一年级到三年级还要读地方研究和健康教育。到了四年级,没有了地方研究和健康教育,但开始读历史、地理、公民教育。

Botak said...

IAMFG:現在的老師沒有人尊敬。以前的老師雖然薪水低微,可是有地位。

花旗佬:果然是看我的文章的。

MOOT:一點也不錯,有時還到50.

大熊:現在的歷史和地方研究合成一本。

大佬 said...

我对现在的国内教育没有信心,如果我有子女,我会在他们放学后,不用补习,由我亲自来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