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January 2015

火箭的奴才之路

本來度假時是俗事不上心的,可是聽聞火箭高調緬懷敦拉薩的新聞,正在蹲拉撒的我差點從馬桶掉下來。這令人無所適從之餘,也看到政治原則的被忽視與扭曲,和番薯國政客政治道德的低落。

以馬來特權為主的新經濟政策造成國家朋黨壟斷國經濟和貪腐成風,馬來人成拐杖民族而轉向極端回教化,都已經是擺在眼前的事實。今天,鼓吹“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行動黨緬懷敦拉薩,是否標識著本黨鬥爭目標的錯誤,而必須轉向種族特權為黨鬥爭目標?

愿傻會和你,緬懷是緬懷,政治是政治。(有笨柒更會說人死了算啦緬懷一下不要緊)我和你,政治鬥爭的原則是一個黨生存的根本,放棄了支持者就走了。巫統都沒有緬懷敦薩拉啊,看來反對黨和執政黨的鴻溝會越來越小,火箭“跨出去”的壯舉功不可沒。

林吉祥在1969515日從東馬飛回來後被未經審訊扣留,監禁三年。現在高調肯定與緬懷敦拉薩,看來是懺悔的表現,深深表現了對過去鬥爭路線錯誤的自我批判。老林等於是:我錯了,我過去是反動的,我坐牢是應該的!

所以啊,奴才進化的定義就是這樣的,在馬華升級成為巫統衛生棉後 UMNO’s Napkins) 火箭就進步成為馬華實習生 (MCA apprentice)。奴才接班,甲必丹政治代代有人,可賀可喜。

老林,你老了,不退休,就去死,好嗎?

1 comment: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咦! 大侠,蹲拉撒完了,回来除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