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1 December 2014

2014回首 – 鄉愿的黃金年代

2014年對我來最大的意外,是發現我們華社中許多中華膠的反常心態。他們反國陣的“暴政”,但是卻不反中共“暴政”。他們大聲譴責我們的警察毆打人民,但是卻認為中共應該像六四那樣鎮壓香港民運。這是一種怎樣的扭曲心理呢?

反對人家普選的權力自己卻要民主,靠大一統的維穩來支撐自己的民粹臉皮?他們配擁有民主嗎?納悶啊。

2014最令我揪心的是MH370,就算死不見屍,也不能像沒事情發生那樣毫無交代。而人民的反應似乎在告訴我們,有什麼人就有什麼樣的政府,一陣哀悼嗚嗚嗚之後就像沒事了。官老爺不提,人民當然不問。草民只懂得吃喝拉撒,才不理誰誰草菅人命吶。

2014先旱後澇。老林卷起褲管走進水裡是免不了的政治秀,蘇丹前呼後擁的坐上汽艇巡視災區大家也感激流涕高呼萬。至於水災根源嘛,誰不知道要在叢林茂密的深山保留地恣意伐木,需得有人點頭?但誰敢啊?還是專注救災,表演悲情好過。

但老林在紈袴子弟打完高爾夫球回國後馬上呼籲“力挺首相”就太急於討好了。在野黨的責任就是提醒人民政府的失責!你可以走進災區泅泳救災,但和力挺首相是兩回事,這樣二合一是黑白不分的1

但他媽的悲情受落啊!這時候罵政府搞不好還要被民轟“冷血”。不管空難或水災,反正有災難時民聯國陣就出來手拉手,全民維穩“力挺政府”一下,大家就會歡天喜地熱血沸騰。

2014年,我們還駭然的看著馬來人在享有40多年的特權後,突然莫名奇妙的把自己包裝成受害者,訴諸宗教與民粹尋找尊嚴。然後回教黨變了塔利班;空難,水災,都是上蒼的懲罰。而順著馬來民粹這條水吃著上,以出賣華社為己任的華雞政黨和華團狗崽們,更加迫不及待的像妓女舉貞節牌坊般的舉著“中庸”牌任人拍照,令人噴飯。

很多人習慣了看有“正能量”的專討好愿的文章,受不了我文章的“負能量”,一直挑戰我“那你應該怎麼做?”這些笨柒真的很煩。我的文章裏已經很清楚明我的想法和我認為該怎麼做,只不過你看不到你要的意淫答案而已。還有,這麼大個人還要等人家和你怎麼做,也難怪你被政客拉著鼻子走。

2014大家都過得不是很好,一股怨氣憋著 。我不祝大家2015年什麼萬事如意,我只誠心禱告,大家2015年能看到“善惡到頭終有報”的神蹟,從而身心歡暢,穢氣吐出,百病不侵。

對於那些勾朋為奸,營私結黨,盜國竊庫,把國家搞的狗雜種,還有指鹿為馬妖言惑眾的媒體文棍,我們善心些,別咒人死,祈禱它們響應環保,2015年都變植物人好了。

新年快樂。

4 comments:

Botak said...

大頭豬:對不起,按錯了鍵把你的留言給刪掉了。。。
這裡重抄你的留言:

"正能量"的势力很大,近乎不问是非的拥护/滥情/感恩/马云/九把刀,忘记了独立思考/逻辑/问责/追根究地。当今乱世,仿佛只有chicken soup+富爸爸是万灵丹。

MH370消失得无影无踪,可见利益授受当前,各国不惜隐瞒真相,合力演一场大龙凤给世人看看。新闻时不时说搜寻工作已外包给阿猪了,没多久又辗转外包给阿狗。。。正能量说,只要不放弃,一定有希望。

唇红齿白无拉拉去夏威夷打golf,又无拉拉巧遇小黑皮,接着顺便谈谈外交。正能量说,这的确是一场美丽的“偶遇”。

大佬 said...

与其说国阵误国,不如说乡愿误国。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洗脑工程加上岁月成就今天的大爱胶,选择性批抨。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你走的好啊!我没条件跑不了,番薯国在2015后会越来越惨,看来要种番薯的日子不久了,树胶没有价,棕油没有价,近来连石油也没有价,国家还要养一大班的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