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July 2015

白癡馬鏟,白癡國度

民政黨陳慶亮說:“誰會白癡到將幾十億的非法基金轉入自己私人?”這些巫統家奴,開口如開屄,當然明白他們對大馬媒體可以話如放屁。華爾街日報不是星洲,沒有證據在手不會亂,現在人家老神在在等著雞哥來告,雞哥就一貫的縮頭耍手喃喃自語,一國首相被人衊還要考慮這麼久是不是喊告,急著護主舔春袋的陳慶亮,也許高估了他的老闆,不過叫老闆白癡就不好啦。

民政和馬華的政客實在不得我們花太多筆墨,我們要猜的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巫統宣布黨選延後十八個月,就是,雞哥贏了第一回合。有人看扳不倒他,才把要命的資料事無巨細的爆給信譽卓越的外國傳媒。這是一招殺,問題是,你遇到的是馬來人為主的國家,所以,那些買了花生拉了凳子的觀眾恐怕要失望。

扳不倒雞哥的原因有幾個,最主要的,是巫統沒有人想拼生死,而只是要爭做老大。拼生死對大家都沒有好處。老馬出招這麼久了還是騎虎難下,原因就是巫統內,甚至國陣,沒有一個人是乾淨的。願意幫老馬的人都暗地裡留了三分迴轉的餘地,真要把雞哥送上法庭?Don’t play play,死的人會很多。

既然沒有人敢拼生死,雞哥就輕鬆多了。錢,誰也不他多。而且只要你還在操縱利益分配的位置上,你就處於主導地位。

還有,馬來人對於領袖貪的態度,還是處於山番部落的情緒投射。領袖吃錢不要緊,如果我有得分,我不會怎樣生氣。所以就算大馬經濟衰退,只要雞政府不斷適時有些“只有土著才有的津貼”,幾百塊也好,就足於塞住這些人的嘴巴。只要大部分的馬來人覺得貪點錢沒什麼關係,或錢沒給華人就好,那麼納吉就沒那麼容易倒。

雞哥是大馬的笑話和恥辱,但是我們真正的恥辱在於這個醜聞不斷的領袖可以在位這麼久,而國民安靜如故。雞哥在位以來,國家禍事不斷,而他竟然在大多數的時間可以繃著臉,什麼都不回應,不理會,有時甚至不出深宮一步,或在大家水深火熱時跑去旅行等,而國家竟然還沒崩毀,這已經是一個現代史奇蹟。

花生友要記住,雞哥就算下台也不會坐牢。巫統內也沒有人要他坐牢,除了老馬。不管他下台與否,許多懸案仍舊會懸著,依然是不了了之。 阿丹杜雅命案,潛水艇佣金案,戰鬥機引擎失竊案,兩年前阿馬銀行的總裁被暗殺的懸案, 這些問題,都不會有人跟進調的。

最主要的是,以法治國,建立法治社會的想法不在馬來人的血液。有個貪領袖所能給他們帶來的恥辱,遠遠比不上華人在齋戒月吃東西和體操選手沒有包頭包屁股,或在甘榜對面有間基督教堂。

所以如果明知道沒有人會,明知道我不會坐牢,我才不怕把錢直接匯進私人口。白癡的是那些家奴而已,陳慶亮之流別太投入,記得牙縫裡別留著雞哥的恥毛,不好看啦。

6 comments:

大佬 said...

另一个版本,那些火箭粉丝或已故民联的支持者,也是不管候选人是否有青蛙、贪污的前科,只要是火箭或民联,就可以投了,这些选民以什么种族占多数?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更要命的是包头佬怕死没人知道它们和死鸡一伙的,溅到无明天!

大头猪 said...

如果那鸡身家清白,立马就告华尔街日报毁谤了。还要假假说什么最迟明天就告,或尽快商量对策,或自己说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唉,毕竟和死鬼老李不是同个水平的,也难怪。

那鸡怕归怕,但左摸摸河马,右看看衣冠楚楚的APCO顾问团,心里还是镇定了许多。

反贪污局也好,临时组成的调查组也罢,全都是自己人。那鸡只需配合做一场good show, 等着被人漂白,又是一条唇红齿白的好鸡。

Botak said...

好笑的是反對黨反應遲鈍,這樣的大事上完全處於被動。看來扳倒雞哥還得靠老馬啊!人家扳倒了,反對黨才衝上去拾便宜。
不過昨天一眾民選議員竟然被國會的低級官僚擋在門外,而完全不敢鬥爭,反抗,就可以知道,我們不能夠期望民聯。

law said...

老百姓
看了希腊的例子,我相信那些盼望地球王子最后会醒悟的人可以死心了,我觉得他们永远不会放弃他们的特权,就算是马来西亚真的要破产了,他们也会紧紧的抱着污桶,种族,宗教和特权………

Botak said...

這點倒是不用看水晶球的,他們的確不會放棄特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