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July 2015

不是種族主義是什麼?

或者應該,要你們承認劉蝶廣場暴行和其衍生事件是種族主義,就有那麼難?令人驚駭的不是馬來人的種族主義,是華人那種逃避事實,把事情淡化,把種族關係美化,企圖以偏概全,自己講自己爽的鴕鳥態度,寧願被政客消遣,也不肯面對自獨立以來,確確實實存在,根深蒂固,愈趨嚴重的種族問題。

把馬來人整個族群大體的種族主義,與巫統和馬來黑幫切割,是非常一廂情願的笑話。就算不看打人的,看馬來社會整體的反應,你會駭然發覺,怎麼這許多馬來人,包括平時和善“進步開明”的,私下卻都認為劉蝶暴行中打人的馬來小同黨是受害者?這點,馬來文造詣高,習慣在馬來社交網站潛水收集資料,不時和馬來仔踢足球的八十後評論人豬哥,在其網站和面書有詳細的研究與明。

而我的問題是,馬來人憑什麼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享用特權了這麼多年還要“團結捍衛主權”?為何他們選擇不去看1MDB的醜聞,選擇相信這麼久以來欺騙他們的不是巫統,吃他們血汗錢的不是納吉與老馬,而是華人?

煽動?二十一世紀用手機上網的人會這麼容易被煽動,還是要燒搶打砸而“故意”被煽動?那是被煽動者的錯,還是煽動者的錯?還是,華人只要開口,就是錯?這件事情我看到可怕的不是馬來人,我就預了他們是這樣的性格,前一篇我不是早了他們的道德觀念是不會介意納吉貪嗎?

可怕的是華人!可怕之處不在於怕死,怕死不可恥。可怕之處在於故意扭曲事實,美化族群關係,拿一兩個少數幫過華人的好心馬來人來自瀆,整個FB在“share出去”,他媽的這個飛機打得真大!這種奴化的個人自尊,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涵蓋了衣食住行教育金融的馬來特權滋養的黑箱作業,雖令巫統朋黨受益,但是馬來人如果真的有出息,用屁股想也想得到,五十年下來大部分馬來人都會變成中,而不至於到今天還有許多草根馬鏟還在為10塊錢的預付電話卡的消費而氣憤。

所以,馬來人不肯面對自己懶惰無用,和縱容巫統朋黨拖國家經濟的現實,把罪過推到華人身上。華人不敢面對土生土長的我們和馬來人一樣都是主人的現實,在接受自己是二等公民的前提下,拿片面的事實來安慰自己,以便平安快樂的做一個奴才。

但是如果連站穩自己的立場都不敢,我們還是什麼?我們連人也不是。你們怎麼不想想馬來人敢對印度人如此做嗎?以後,是否你們家進賊也不能報警?只要那賊是馬來人?如果這是巫統的錯,那麼我們龐大的民聯議員群就要向警察與政府施壓,要不,難道要我們自己買槍?選你們出來幹屁?

最無恥的是,民聯政客一群人只是站在廣場門口譴責暴力。誰的暴力?又來各打三十大板?這對那幾個幾乎被打死的華人青年公平嗎?警察輕易放走小,自衛的店員被扣留,這不是種族主義,是什麼?還要把頭埋進土裡,這只是,呃…….(待我想想)“警察濫權

所以華人可怕啊,呵呵,受了委屈還在替自己的偶像YB辯護,這種奴才簡直是極品!當年,民聯可以上山下海的去卡立的不是,就為了安華做州務大臣。現在為何沒有上山下海去1MDB的醜聞遊說馬來人反納吉?為何沒有上山下海開講座會喚醒馬來人,呼籲他們不可再打人,說華人不是騙子,巫統才是?

本來就是種族問題,所以不可說啊不可說。本來這國家問題根源就是種族問題,就是馬來人的問題,就是馬來特權,和馬來種族性的問題。就算我們反抗不示威,只是說也不行,只是認清現實也不行,那麼大家一起上吊算了。話說回頭,喂,華人還真沒什麼可輸了。

4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还未到尽头嘛,还不知死字怎样写,惯性理所当然地奴化,还要大爱,活该,输到好像黑皮那才会反抗的,反正现在还有饭吃,不会醒的,等死吧!

大佬 said...

波大兄,有东马的同胞针对此暴动,指责不要把这种文化带入东马,你觉得怎样?

Botak said...

大佬,有一句話很重要,你一定要記住:東馬,尤其砂勞越,的馬來人之所以好相處,是因為他們人數還不夠多。他們人數多了,便不是這樣的面目。你看看全世界的回教徒都是這個鳥樣。

Anthony Lim said...

鸡败,不要在这里搞煽动,觉得马来西亚还不够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