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6 April 2016

偽君子的大愛呢?

變性人在籌款晚宴被非法逮捕,宗教局的豬玀可以如同野獸,不需搜令而如入無人之境,究竟宗教凌駕法律,還是意識形態凌駕法律?

大愛族怎麼那麼沈默啊?上回肥超發表歧視同志言論結果被圍剿,現在這些人怎麼不出聲支援我們的友族啊?難道,真的好像我的,你們就只有雙重標準,對華社的是一套,對馬來人的又是一套?

這就是一國兩制啊!道德標準也是如此啊。

就好像一方面替政客背書,壓制華社要求種族平權的聲音,另一方面卻用馬來文書寫討好馬來文的評論,財神也被成“明朝官員”?

所以對於性傾向歧視的抨擊也只是限於華人社群而已。你膽敢“蘭花手”,就被鞭撻,宗教局肆虐,他們就眼望他處。這。。。怎麼大愛呢?好的愛馬來人呢?好的平權呢?馬來人才是性傾向歧視的最大受害群啊!

你們這些虛偽造作謊臉不改色投機取巧助紂為虐的下三濫啊!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大爱也会选择性嘛,内斗内行,外斗不行,做么这样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