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April 2016

中邪的馬來社會

一個丫頭尖叫,另一個接著叫,一群丫頭嘶喊的景象就是報章所報導的歇斯底里,然後,學生,學校,老師,教育部,沒有人不認為是鬧鬼。好,鬧鬼就鬧鬼,真真假假,然後鬧鬼就放假。多爽!什麼學校,什麼教育部,什麼鳥教育制度?

沒有展開專業醫療調,沒有專業心理諮詢,有事情發生先找巫師!什麼叫做低等文化社會,什麼叫做妨礙社會進步的態度,什麼叫做邪教邪,一目瞭然。嘿嘿,一個廿一世紀巫術當道的國家。

為何這種情形多發生在包頭學校?很簡單,一群青春期的少年,尤其女孩,發育的荷爾蒙,碰撞上了中世紀宗教的毒素,後果就是人性的扭曲。加上家庭的傳統壓力,凡事皆在宗教師的淫威下屈服的大環境,包了頭的種種約束,現代社交媒體的衝擊,都形成了烤爐般的悶壓,就等那宣洩的管道。

是,我的分析是主觀的,你我沒證據亂也罷,這是我的看法,只要是大馬人就不難明白:其實中邪成分就是:荷爾蒙作崇,青春期性苦悶,學業壓力,家庭壓力,包頭的壓力,然後?然後就爆發咯。

小孩發現,哦哦,只有鬼抓喉般的亂喊,才能使宗教師束手無策!哦哦,原來這一刻還真有舞廳狂舞喫搖頭丸發洩的自由!還有holiday

大家表面尊重“友族”,裏一直偷偷笑馬來妹“姣”。網絡都在傳馬來妹和馬來仔大庭廣眾,摸來摸去,抓來抓去,交叉交叉的照片。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何一方面包頭包得緊,一方面“姣”?無他,重壓之下,必有勇婦而已。

別給我戴無神論的帽子,我信邪,信鬼神的。不過,把嚴重的社會問題以中邪和鬼上身來輕輕帶過,才是這族群墮落的象徵。我們應該擔憂的是以後發展的趨勢:是不是以後一些嚴重的案件都可以以撞邪來合理化,甚至以巫術為解決方法,對於馬鏟真正的社會,心理問題,掩耳盜鈴?

享受了五十多年的特權,這族群還是普遍的缺乏競爭力,結果為了逃避現實而趨向極度宗教化而變得更加愚昧。再把巫術,鬼神和宗教掛鉤,頓成了不可被挑戰的一種特權,更別有人會去研究,到底馬來人天生的突發抓狂本性(mengamok)是否和他們下許多被掩蓋的近親相姦有關?

也許以後你們的馬來員工可以以鬼上身為由而請假了,否則她會歇斯底里。我們自己得保持清醒,別把馬來妹手機拍攝的所謂白衣女鬼照傳遍網絡。人家瘋,你就跟?在現在這世界,如不是自己親身經歷的,就算報章的都不可信啦。

1 comment:

TZUULEONG WONG said...

无理化的撞邪,合理化的放假,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