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8 January 2009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我在讀小學與中學時有幾位很有性格的老師. 最印象深刻的是小學五年級的級主任, 她在教歷史的時候說過, 在英殖民地時期的歷史課本中, 漢都亞被描繪成海盜, 但現在變了民族英雄. 而中學時一位歷史老師花了大量的時間細說課本上所沒有的陳平的故事, 他的暗諭, 使當時才十多歲的我們隱隱約約的了解, 馬共才是促使英國人放棄統治的主要因素.

全世界的中國人都譴責日本竄改教科書, 卻沒注意到中國現今一般的歷史認知也有問題. 首先是毛澤東被捧上神台, 然後五十年代末人為的大飢荒(大躍進)被描述成三年自然災害, 還有共產黨變了抗日英雄 (中央電視台拍的連續劇尤其是), 但是當年打小日本的其實主要是國民黨, 而毛澤東還抽國民黨後腿.

現在華小已經沒有歷史科, 而是一科和地理混在一起叫地方研究的餿水科目. 以前我們小學四年級開始讀歷史, 結結實實的讀基本歷史常識, 從新舊石器時代到美索畢大米亞平原到黃河流域, 再到我國的馬六家王朝, 雖然不是很仔細, 卻都大略有涵蓋. 我不明白為何把歷史一科從小學科目中去掉? 是否怕讀歷史讀深入了會讀到些不該讀的東西? 和地理混在一起可以避重就輕?

讀歷史對小學生的智慧啟發尤其重要, 因為小孩會因此而思考和分析. 一個國家控制新一代的思維最有效的方法便是通過歷史教科書, 把某種概念深植在兒童腦中. 我接觸過的年輕日本朋友雖然都愛好和平, 卻很少對二戰有罪惡感, 而且也質疑南京大屠殺是否真的(往往惹得Botak拍桌雙方對罵); 相反的, 我的年輕德國朋友大都對二戰和納粹感到羞恥. 這便是歷史教科書的威力.

年輕大馬學生呢? 除了葉亞來, 他們知不知道休羅爵士是怡保的開埠功臣? 蝗軍佔領大馬時抗日的華裔過後被貶為共黨恐怖份子, 而和日軍合作的人卻沒有受到漢奸的審判? 知不知道峇峇娘惹是十五世紀和本地土著通婚的明朝後裔, 而這些人在六十年代卻被剝奪了土著身份? 知不知道他們被逼讀的世界回教史對認識大馬沒有多大幫助? 華小畢業生知不知道誰是林連玉?

他們不知道的是, 一些重要的事件, 如 513, 在教科書中總被輕輕帶過, 而再多二十年, 或一代人, 便沒有人知道真相了.

(嘿嘿, 有多少人知道, 其實中國的歷史學家抓破頭也找不到明朝永樂年間有位公主嫁到南洋的記載? 所以漢麗寶可能是宮裡洗廁所的宮女, 被皇帝老爺抓來 yamateh一番後, 不爽, 就吩咐鄭和丟到南洋偏僻的番薯國去當公主嫁給蘇丹滿速沙. 沒有見過人間絕色的馬來人就把漢麗寶當寶貝, 豬姆當貂蟬.....當然, Botak不對以上猜測負責)

(照片來源: Botak攝於英國Tissington 鄉村)

11 comments:

西域廢人 said...

太史公(司馬遷)能有幾個?能夠如漢武帝般有氣量容忍太史公的皇帝有幾個(雖然他還是閹了太史公)?

歷代史官都是為皇帝打工的人,就像邱家金教授,他能夠不為老闆寫好話嗎?

吾友蕭悅寧說:“回想当年,他(邱家金)是官方历史教科书唯一的华裔编委,而那套中学历史课本如何记录华裔先贤的历史?他会说这种话,其实只是扮演好他本来的“角色”而已。这种人对华社没有多大影响力,他说的这些话顶多只能引起部分受英文教育者的认同,再不就是自己说自己爽,顺便也昭告天下他“忠心耿耿”而已。”

Therefore, History is Bullshit!相信上過檳城Tanjung補習中心老師Ah Mike的PA課的STPM學子都聽過這句話。

老颜 said...

當一個民族有自信,有氣度,才能做到完全尊重歷史(事實上這樣的民族不多,極少能辦到像日耳曼民族那樣的)。

雖不能同作比喻,但宗教典籍在程度上也和botak兄說的一樣(是造神者寫的),它只要你相信他,不做任何懷疑,所以,在歷史里其實很難找到的耶穌這樣一個人,在世界創造了很多神跡,讓信徒誠心悅服。

Botak said...

廢人: 教科書只騙得了愚民, 後世對歷史的鑑定會將真相還原. 當年劉少奇被毛澤東誣以修正主義和走資派, 含冤而死, 死前說: 歷史是人民寫的. 我一直希望這句話有其真實性, 尤其在大馬.

老顏: 對, 一個民族有自信和氣度才能面對歷史. 所以不管小日本如何進步, 如何試圖與亞洲脫節, 把自己想像得和進步的歐洲一體 (他們羞於成為亞洲一份子, 因為亞洲沒有人比他們強) 他們的小家子氣說明了他們始終是東方人.

kinkyskiny said...

讀了要考試的,少讀少頭痛。

老颜 said...

东方也有较大家的,像蒙族即是,可能习惯了草原的广阔视野,自然不拘于细节。

让大马人民来编写历史,恐怕得等到ISA被废除后才办得到勒。

薰衣草夫人 said...

牢骚多多的么女,常常大骂历史课本编写人.因为根据大马历史除了回教,仿佛已沒有其他事件发生.
这就是我们的教育!

高猪 said...

求学时,最怕历史科。但中二例外。当时,历史科被一位外号“鱼蛋头”的老师所教。从年头笑到年尾!现在想起来,能将历史课教到令学生引颈长盼,这鱼蛋头也真够神!

其他时候?上历史课简直是罗命!

老师把历史当数据库,把学生当机器人。以为把数目字 key in 就可收工了!学生既然痛恨历史科,又那来正确的历史观?

现在又加上“历史学家”只为老板涂脂抹粉,歌功颂德!他X的!

专长有心曲解,平民无心追究。我们想要还原历史真相?发梦!

Botak said...

Kinky: 聽過梁文福的歷史考試前夕? 就是這樣.
老顏: 我一直希望可以認識一個蒙古人, 體會大漠風情.
夫人: 我們逃過了, 比我們年輕的就受罪.
高豬: 我在貼文裡說的那位中學老師, 就是魚蛋頭.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除了含粒宝公主那一段,其他的真是一矢中的!深得我心~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加你了

Botak said...

波力: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