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0 January 2009

老爸的一天

早上一到公司就打電話回家, 有睡嗎? 睡了多久? 幾點吃奶?

過了一個小時又打回家, 醒了? 沒睡? 不睡覺?

過了兩個小時老婆打來, 剛剛睡着. 大便了. 很多. 哦, 是嗎? 那很好. 昨天沒有痾屎, 今天痾了就好. 大便甚麼顏色? 棕黃色? 那還不錯.

過了兩個小時我打回去, 老婆聽起來很疲倦: 她只睡了一會兒又醒了. 好, 別理她, 她不睡誰也管不着, 等我回來讓她睡…

然後全部人被叫進去會議室, 公司宣佈包括我們在內的五個部門總共不到五十人要裁掉十五人. 之前其他部門已經裁了五十人. 會議室一片沉默. 殺到來了, 我心想, 之前以為財務部是最安全的.

然後回到辦公室又打電話回家. 剛剛睡着了? 好, 等我回來.

回到家, 和老婆說公司要再裁多十五人. 老婆問: 裁誰? 我笑: 他媽的, 老子現在最擔心的是這小冬瓜, 其他的管他娘.

晚上餵了奶後放下去睡半個小時又驚醒了, 我抱了她, 整間房子轉, 哼黃梅調, 對她說: 媽的, 小臭貨, 早知這樣就不生妳出來. 她的眼睛睜得更大. 我只好投降: 乖乖, 老爸疼, 快快睡個大懶覺. 半個小時後, 睡着了.

我不敢放下她, 就這樣抱着, 等她真正入眠了, 才敢放在嬰兒床上. 喘了口氣, 望着老爸的照片, 想起以前三歲時, 睡醒後一定要老爸用老爺車載着在外邊兜一圈, 不然一定哭. 以前沒有安全帶, 我就站在車座上, 尿急了就撒在車裡. 所以我老爸那輛萬事達1000總是飄着阿摩尼亞的味道.


午夜十二點多, 頹坐在沙發上, 豎起耳朵, 注意聽小臭貨的哭聲. 老婆太累了, 必須休息. 打開電腦, 回頭望着老爸的照片, 發覺老爸竟對我微笑, 不禁痴了.

6 comments:

老颜 said...

随遇而安,危机也是转机。有个漂亮女娃儿,赚得够多的了!good luck!

愚公移山 said...

老爸的一天------>老爸的一世。
這看著孩子長大的經驗和感覺,將來肯定是溫馨又甜蜜的。

Foo said...

养儿100,长忧99

Botak said...

有時在想, 如果老爸還在, 他會不會罵我沒用?

薰衣草夫人 said...

今天转性吗,软绵绵起来?
为了小公主,先别沮丧.船到桥头自然直.
其实我比你更担心,三个孩子排着队等教育费...

Botak said...

夫人, 沒有轉性, 英雄氣短而已.(嗯...我向來都硬崩崩嗎?)
妳兒女的教育費. 叫他們自己幹些兼職, 幫補很多的.又可拿些人生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