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January 2009

傳奇

戊子年最後一天, 才下午五點多鐘就天黑了. 望着令人沮喪的英國冬天天色, 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在大馬聽過的種種傳奇. 這些故事包括Pontinak (西羅盤), 山拿督, 如樹桐粗的巨蟒等等. 但最令我心醉的, 一直想找出真相的, 就是傳說中的巨型多曼魚.

我只所以把它歸類為傳奇, 原因在於它們從來不在國家地理雜誌的節目中出現過. 科學家把多曼當着是 Snakehead 的一種, 即屬鱧科, 生魚或鮕鮐那一類. 他們只說明多曼魚是食肉動物, 性格強悍, 最多可長達1公尺. 就此而已. 但我要找的, 是大馬人所傳說的, 那種腰如水桶粗, 能一口把人腿咬斷的多曼.

這種多曼據說生長在人煙未至的熱帶雨林中. 其中一個熱點就是天猛莪水壩. 那裡的水下伐木工人, 聽說許多曾給多曼咬斷腿. (水壩掩蓋了大片處女雨林, 百年巨樹在湖底仍舊完好. 有人就動腦筋, 請人潛下水去, 把樹鋸了, 讓它浮上來再拉走). 聽說多曼就躲在樹叢中, 對準了人就一口, 然後人腿就浮上來, 情節完美.

可是多曼如果真有如此巨大, 真會吃人, 為何沒聽科學家說過? 八年前, 2000年11月, 我實在忍不住了, 便自己駕了車從吉隆坡北上 (老婆早習慣了我突發癲癇性的‘自助旅行’), 過了家鄉怡保, 到了江沙轉去東西大道, 然後在東西大道穿過天猛莪水壩中間的萬汀島 (Pulau Banting)落腳, 準備在那兒過幾夜. 一探我心儀的多曼.

當我僱人泛舟湖上時, 我發覺我犯了錯誤. 我不可能看到多曼的, 因為我不可能下水去看, 我沒有整隊的研究人員, 也沒有最基本的釣具. 我倒看到了傳說中的潛水伐木工人. 他們一身簡便的潛水裝, 也沒氧氣筒, 拉了一條管呼吸, 就跳下去, 用的電鋸是水壓發動的. 我期待了整個下午, 沒有人給咬斷腿, 連小多曼咬春袋也沒有. 雖然駕船的馬來小伙口口聲聲說的確有水桶般粗的多曼.

晚上, 酒店員工問我要不要來碟紅燒多曼, 我一征, 能吃嗎? 他們笑了. 我就吃了整條半尺長的多曼. 晚上在簡陋的旅店裡望着水壩湖面, 搖頭苦笑, 我每次想到要看甚麼就馬上拿了簡單行旅, 開車去. 可是往往去到了目的地才想起沒有充足準備. 看多曼魚? 怎麼看? 小的不是沒見過, 要看水桶那樣粗的? 那是傳說而已. 可是我可以為了傳說開五個小時的車, 然後不知道下一步該要做甚麼.

隔天一早我就退房, 或許我不該吃那條多曼, 那麼勇猛的魚類, 實在不該吃. 而且不太好吃. 那是我最後一次發神經突發旅行. 一年後, 我就去了英國. 萬汀島是大馬其中一個最美麗的地方. 寧靜, 沉悶, 沒有熱鬧的水上節目(現在不曉得), 也沒有甚麼東西看, 旅店永遠有空房. 但就看着那外表沉默, 實則深不可測的湖, 已值回票價

(照片來源: Botak 2000年11月攝於萬汀島)

7 comments:

老颜 said...

我能体会那种‘癫痫症’发作的心情。

你最后一次发作该是选择永久离开大马吧?

Botak said...

對. 那次發作的幅度較大....

Foo said...

Yes it's beautiful and romantic. I was there with some Sam Tet monks (and Ave Maria Nuns) after SPM.

Better than Loch Ness in Scotland.

Botak said...

Foo: Ave Maria Nuns!!
Bloody hell, 荒山野嶺, don't tell me nothing happen....

Foo said...

No unfortunately those were the innocent years...

Botak said...

唉, 其實我寫這篇的目的就是想知道究竟有誰見過水桶般粗的多曼.....有誰?? 嗚嗚..

薰衣草夫人 said...

我爸说偶而会有住在山区的马来人捉多曼鱼出来卖,但体积却沒有水桶般大.
肉质应该较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