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September 2010

四面畜歌(霸王別姬無厘頭版本)

“呢呷啦古.....古古古.....古古古.......”四面畜歌響起,馬桶軍只剩下二十六人,全部像打了十次飛機那樣殘。

胖胖的他,泌著血的光滑頭頂在火光中顯得耀眼。握著豬腸劍的手在顫抖。舉起劍,他大喊,“死肥婆呢?”

只見一河馬身形的女子慢步走出,哀怨的眼神曼妙的掃了過來........“嘔-----”本已疲憊不堪的馬桶軍頓時嘔吐。“永別在即,讓我為大王舞一曲吧!” 說著,踮著腳尖跳起來,每一旋轉就帶起一股六號風球,吹得他和將士們睜不開眼睛。

他跺一跺腳,大喝,“夠了!”胖女人受了驚嚇,跌坐地上,幽幽的說,“大王就殺了奴家吧,要不敵軍殺到,他們肯定要main puas-puas,奴家定會受辱啊!”

他舉起劍,冷冷的說,“布基媽,誰要辱你?屌山豬都不得空屌你。平時叫你吃少點又不聽,如我不殺你,人家知道你是我的夫人,令伯還有臉嗎?殺!”

手起劍落,胖姬身首異處。歡呼聲四起,糧食斷絕了幾天的將士們終於有東西果腹,也有了三天的燃油以供點火。

只見一快馬如風而至,塵土飛揚,來人矯健的下馬,是名探子,“報!報告大王,釘家奴,身沒爛,屁粒,蹂忽,全部淪陷!傻佬粵白頭被擒,遭凌遲處死。東海各郡全部陷於敵手。”

他一陣暈眩,“木釘釘呢?”“報告,木釘釘將軍被敵軍釘在樹上練飛鏢,應該還活著。還有,太監塞福被抓去當慰安夫,小粒狗將軍也被擒,和塞福關在一起三天,已經精盡人亡。”他一震,“那就回頭跑吧!”

他的副將上前說,“大王,你已經U轉很多次了,大家已經分不清方向。不可再回頭啊!”

他大怒,一刀砍掉副將的胳膊,“基拉嘎,誰敢再提U轉,格殺勿論!”說著,抬頭望天,歎曰,“天亡我也!看來本王只有着草了,幸虧這幾年油水甚豐,晚年無憂啊!牽我的馬來!”

部下牽了他的千里馬過來,他迅速利落的上了馬,也不管下屬死活,便衝了出去。敵軍正在他面前合圍,他紅了眼,大喊,“衝啊!”突然胯下的千里馬四肢遽然而止,他收勢不住,像一顆肥胖的飛彈被拋出去,在敵軍將領面前跌個狗吃屎。

民懶軍首領安老狐嘿嘿冷笑,望著趴在地上的他,“我們的內應剛把你的馬換了。這匹,是蒙古馬,難道你騎了這麼久感覺不出?”

說著,安老狐仰天狂笑,似乎要把滿腔委屈和仇恨笑出來。“來人啊,把他和慰安夫塞福關上幾天,開齋時令他自扼,如不死的就從十四樓丟下去!”

30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哈哈,太好笑了,还有那个狗头州的木傻阿瞒和它的菲虫印番外族兵,被丢进发电厂当燃煤烧,为本州恢复光明,天天有电来。

苦妈 said...

哈哈哈哈哈~~~
笑到我要狂拍桌子!

张玉燕--Yoke-Yin said...

哈哈哈。。。笑到我眼淚流出來了。如果有人會畫漫畫,加上插圖,肯定會笑死人。

Anonymous said...

此日可待也!

碌在地上打字的花旗佬

竹 子 林 - JK said...

爽啊!!!
会不会有电影版!?

四月 said...

大快人心啊!!!

tamiya said...

很像寻秦记情节。。。

波大一出,鬼哭神嚎,谁与争锋?

Frank C said...

等待着这一时刻。。。。。

Botak said...

大佬: 說的倒是, 外族兵團, 是有可能的.

苦媽: 別太激動, 小心你家的肥佬以為你SOT了, 去找小龍女.

玉燕: 如果我能畫漫畫, 早就畫了.

花旗佬: 小心別壓到貓.

竹子: 找二樓.

四月: 爽到抖一抖, 對不對?

塔米亞: 又是尋秦記, 真要看他一看了.

法蘭雞: 生活太苦悶了. 笑一笑, 對身體有益.

小莊 said...

哈哈哈哈!你可以考虑兼职写小说,绝对红!

老颜 said...

有才!应该争取在风云时报里连载这系列的奇情小说。

tamiya said...

看书的比较精彩,看戏的就免了,唉。。。

鱼米之乡 said...

长期被河马骑,蒙古马又骑不够久;吃狗屎而没跌死还真便宜了他!

小樓一夜聽春雨 said...

botak太有才了。精彩啊!!!

大王蛇 said...

不是要自扼死掉后自己去跳楼的吗?如果自扼不死,必须由别人推下楼的话,就恩赐他让那匹嘴巴不死的老马在楼下垫底。

Anonymous said...

哈哈!太好玩了!
botak,我认定你是偶像的了!
不许说不!

绿草

leejiajia said...

下一集下一集几时上,快快快~肯定捧场~
波大你太有才了。。。

草禾刀, blee said...

嗯。。。。好像少了很多死有余辜的陪葬品。。。

Botak said...

小莊: 別咒我, 小說家都窮得家徒四壁.

老顏: 風雲趕快把門關了, 放狗.

塔米亞: 收到. 謝謝.

魚米: 河馬他都很久沒有騎了.....

小...春...雨: 謝謝. (把你的名字簡化了)

大王: 我知道, 大家最恨的是老馬, 還找不到角色給他...

綠草: 我是嘔像啦.

李家家: 沒有啦, 全部都一次過.

阿草: 又和大王蛇一樣...

老唐 said...

历拔蕉兮吉溉屎
时巫与兮许龟缩
许龟缩兮可奈何
妪兮妪兮马若河

eric foo said...

哈哈~~!经典啊!大大应该来个‘番薯国碌o野怪谈’系列,包你的博‘客似云来’。。。嘻嘻!

Anonymous said...

‘劲’啊!只是这出戏还少了几个关键角色如那退而不休的‘老马贼’,口沫横飞的‘沙木丁’,癞蛤蟆‘阿里’,郑汉奸等等。不知下场又如何...哈哈!

Anonymous said...

paiseh,离题一下,那个很厉害的塘南发的最新文章看到我很火:

"认为迦玛不过凭借其流利的华语和马来人的身份走红的人,绝对有权力下笔批判,但这些人指责迦玛搞民粹,却忘了本身语言的粗鄙,甚至以“杂种”来形容他,这种人身攻击,恕我不能接受。

我更惊讶的,是居然有学者引用所谓留英博士的谩骂文章来给自己的立场背书。

区区一个电台DJ,就让这么多人的原形毕露,这点“成就”恐怕是连迦玛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的。"

他妈的好像很不爽Botak,可以hood回这个所谓“知识分子”吗。

Frank C said...

几时再有时空系列,笑到我翻了~

Botak said...

老唐: 哈哈, 好一個馬若河.

ERIC: 這些是心情不好時才寫的.......

匿名A: 我們的人物整個三國演義也編不完.

匿名B: 沒什麼, 那是他的看法. 你比我還緊張, 想看人罵架或筆戰?
我這種不屬於任何政黨而寫雜文的, 責任就是認為在大多人看不到重點時提出來, 過後就等那觀點自己發酵.
寫評論都有個大前提, 不能陷入意氣之爭. 大前提就是國陣要倒台, 馬華要收拾包袱滾回家. 現在唐南發的演說已經瞄準了黃家定, 這是我一百巴仙贊成的, 我何必為了他說我的一句話扯他後腿?
假馬這人和萬人憎惡的老馬的關係很好. 這代表了什麼, 我不知道. 我的文章是提醒大家這人的危險性. 我的用字絕不會文謅謅, 因為我的話, 是對普羅大眾說的.
你們沒有發覺現在的挺假馬座談會打擊範圍已經越來越廣? 看來, 假馬不能高興得太早. 誰利用誰, 還不知道呢.

法蘭雞: 那個要看靈感了.

Anonymous said...

...寫評論都有個大前提, 不能陷入意氣之爭. 大前提就是國陣要倒台, 馬華要收拾包袱滾回家. 現在唐南發的演說已經瞄準了黃家定, 這是我一百巴仙贊成的, 我何必為了他說我的一句話扯他後腿? .....



漂亮!!


有山有水

老唐 said...

看了paiseh君贴文;本想提醒博达:来说是非者...;后来想看看你的反应就不写。很高兴你没让人失望!好样的!

Botak said...

有山有水 & 老唐: 我向來倒是很欣賞他的評論文章的.

老唐 said...

不奇怪,吾观博达与南发‘金刚’也!有道是:英雄重英雄!猩猩相遇,能不惜乎?
好好为民主马来西亚奋斗吧!
百花齐放并百家争鸣实乃民主真谛也。

[y]eT 's Blog said...

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