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September 2010

都說了他有議程啦

那個迦瑪好像得意忘形,又抨擊多源流學校,鼓吹單一源流學校政策。說這些,和他被'消音',有什麼關係?他的講座也一度離題,變成批評華教的座談會。

但是,我不認為他是得意忘形。這些,都是一路來他所鼓吹的啊。都好幾天了, 怎麼有識之士沒有人吭聲?好玩的是,因為護主的關係,批評他的大都是馬華的人。唉,乖乖隆的冬,搞不好人家也把我當成馬華了。


他連大馬公民也不是,更不是在這兒土生土長,他憑什麼抨擊華教?我們的感想,他了解了多少?

如果我們本來就是二等公民,為何要放棄自己的母語?別說接受單源流教育,就算起個馬來名,也還是二等公民啊。

這些,我不認為他不懂。但是,是你們寵壞他,讓他信口雌黃的。機會,平台,是你們給他的。

其實我覺得現實已經很清楚,為何你們還是從表面判斷事情?假馬,是個說漂亮華語,但是思想卻和華人相差甚遠的人。愚蠢的華社,在一群有識之士的帶領下,把他當成了明星。

看他回來後所說的話,所受的待遇,他一方面在享受著馬來人的身份,一方面讓華社把他當成了自己人。

近來公正黨黨選,不是很流行說特珞依木馬嗎?怎麼沒有人注意假馬?還有,誰在他背後?唉,說真話的人是惹人討厭的。當初我說的,沒人相信啊!

你們再罵我我也再說一次,捧假馬,你們是在維護假馬本人,提供個平台給他亂說話。有本事維護言論自由的,就去替黃明志伸冤。他和陳亞才的昨晚的座談會在土犬分子的搗亂中被取消。那些兔崽子還在大叫‘Namewee Babi’。當然,沒有鎮暴警察在場阻止囉。

這不是打壓言論自由?你們應該牽着黃明志去快閃啊? 哈哈。

我相信,假馬在接下來的日子中,在以維護他言論自由為出發點的什麼閃活動什麼座談會中,還會‘不小心’的說出反華文教育的言論。到時,臉上十分不好看的就是那些捧他上神台的人。他需要的就是這些平台。

不信?等著瞧吧。這場遊戲,剛開始呢。

27 comments:

leejiajia said...

啧啧啧!波大,此言差矣,人家人家人家都说不是挺假马咯,挺言论自由。
不过,挺言论自由也挺得很奇怪咯,就像你说,黄明志也该挺啊,其他被刷下来的DJ也该挺啊!为何不挺???
看来,假马会降头,蒙了那些为了他挺言论自由的那些快闪族、海归派的心。。。
同时,也变相的出卖了华教。。。真悲啊!

凌国文 said...

哈哈,Botak大大,借来用一下!

Botak said...

佳佳: 整個星期了.....很低調呢!

國文: 請便. 不客氣.

moot said...

小孩子,还嫩,只会快闪,不会用假马了就闪。

Anonymous said...

现在这样的形势,有点像鹿鼎记里,做官做到爵位的韦小宝,一面是皇帝的福将,另一面是青木堂的堂主,一大堆的天地会的人在后面跟他一起“反清复明”,然后一大堆的官兵在他后面跟他一起剿灭天地会。

假马看来也不知道要“反清复明”还是“灭天地会”了。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Anonymous said...

波大,一直都很欣赏你的佳作。非常同意你的论点。一众挺假马也挺华教人士现在都应该醒了吧?

tamiya said...

看了今天的报纸,就感觉很奇怪,这样的人也那么多人捧上神台。

当初捧他的,快快出来辩护,快。

Botak said...

MOOT: 現在他們撇不下假馬了.

時時匿名: 拿他比韋小寶, 太抬舉他了.

匿名: 醒了也裝着昏睡, 要不怎麼下得了台?

塔米亞: 過了一個多星期了, 要說他們早說了. 那些人為何沉默? 不清楚. 大概想時間沖淡吧….可我會咬緊不放哦! 我會不斷提醒大家哦!

二楼后座 said...

大马人奴性很深,大马华人的奴性更深!
一个假马讲一开口北京腔,就被当成是自己人,文化救星,到处为他站台,结果不知不觉地得了瓜子丢了西瓜。
袋鼠国前总理kevin rudd,也是一口流利华语,刚上来时也被认为是亲中,结果还是和日本一起当上老美的慰安妇。
十多年前,黑眼睛华叔那一笔“我们都是一家人”,挥到华社心痒痒,“九”爽爽,结果爽到双脚脚软,自动跪下来。
华人啊华人,不要一天到晚说什么自己有什么5千年历史文化,总是一厢情愿,你稍微有多一点的志气,就可以站在前方写历史,而不是躲在历史后面向前爬!
什么韬光养晦,什么不忘历史面向未来,knn,我强奸你老婆,你是不是也准备在你女儿长大了之后再让我上一次!
哦,好像有点离题。
最近看中西里菜的av看到脑袋缺氧,全身无力(除了那一个地方),有点胡思乱想,嘿嘿嘿。那两颗爱美神飞弹,看了之后,就好像吃了条清蒸“忘不了”一样地......忘不了!

方人也 said...

二楼,你最懂历史,所以你就牺牲自己在鬼子国欺凌鬼子妹来为在日本鬼子刀下死去的华族亡魂雪恨? :)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大马华人的确很奴化自己,为了生存什么都忍。我就不平则屌,却归类为叛逆,不懂得做人。

Anonymous said...

议程?假马千门术之一?千方百计拆白党?还是两头蛇?

???

鱼米之乡 said...

二楼,“忘不了”一样地......忘不了!别精尽人亡就好!

鬼子的清蒸“忘不了”?什么价钱/kg,还是回来了?

CYC said...

是时候学一点犹太人的“chutzpah"以颠覆传统, 不要呀忍,除掉奴性。精英不能救国,瓜分财富还可以。

薰衣草夫人 said...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挺他的人该怎么下台?

Botak said...

二樓: 大馬華人的奴性, 的確不能代表華人. 看看全世界的華人, 沒有人像我們那樣糟糕的.

方人也: 這種犧牲是非常艱苦的…..當然, 我們都應該對架妹捐軀來報國….義不容辭.

大佬: 在日常生活, 尤其在工作中, 還是要帶副面具. 要不就是和自己生活過不去. 我年輕時吃了不少這種苦頭, 所以勸你.
但是有甚麼看不過眼的, 要暗中下手, 別來明的. 大馬沒有法律正義, 只有公民正義, 所以我們只有把法律握在自己手裡. 但是替自己出口氣也要小心別留手尾.

匿名: 那我就不知道了..哈. 看下集吧.

魚米: 清蒸? 忘不了是…..魚? 還是豬?

CYC: 精英不能救國, 因為愚民佔大多數. 精液就可以救國.

夫人: 裝聾作啞.

鱼米之乡 said...

忘不了是鱼;一只大约要RM600以上。

moot said...

波大, 这个世界上守株待兔,捉了鹿都不会脱角的人,满街都是。假马可以继续玩下去也是有原因的,而不是你说的“华人奴性” 那么简单的事。

我看了黄进发的文章《迦玛是华教的敌人吗?》,和董教总的文告比较,OMG ! 黄进发写的是有水准的评论; 董教总写的是连中学生水准都不如的文告。

怪不得假马可以带不少人游花园。

二楼后座 said...

mr.square,
架妹?光天化日我动不了手,到晚上她们卸完妆之后你会以为看到貞子,我还是比较喜欢强奸右翼分子。
当他们被我插到呱呱叫,yamete yamete的时候,总会来这一句经典台词;“滚回中国去”
嘿嘿嘿,这句话你们应该也很熟悉吧。
唉,同类就是同类,禽兽果然有共同语言!

鱼米兄,
这里没有“忘不了”,之前潜水回去朋友请吃,不用我镑水,我也不知道berapa ringit(应该不便宜)。那入口即溶的感觉,像日本金枪鱼toro的部分。

(看看全世界的華人, 沒有人像我們那樣糟糕的.)
有,在宝岛。(个人经验,不要对号入座)
明明就是中华民族,见到日本人就像见到老爸一样。日本当年明明就是要把他们同化,在中国的对岸打造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二战时把他们送到前线当炮灰,竟然说台湾有今日当年日本人的“功劳”不少。知道我从日本来又知道我会中文不讲,偏偏要跟我讲日文,我吊他都傻滴。

Botak said...

魚米: 這麼貴, 吃了會長命百歲?

MOOT: 黃總會長那篇學術性太重了, 也是在帶人遊花園. 左右都來一下, 然後站在中間最客觀不過不失的地方表明下立場. 畢竟範圍突然被擴大了許多, 由假馬該不該挺變成多源流學校是否對國民團結有害....真希望普羅大眾都看得懂. 嘿嘿嘿.

二樓: 這麼說來, 一級享受應該是叫貞子強姦右翼份子....

Anonymous said...

假马就是最阴险的一只‘木马’,以后制定政策的极端分子,就会说既然华人那么喜欢他和和他的言论,那很好,就一种源流学校好了。其实很多华人还在睡觉,他们还不知道,目前已经有好几批被派去中国留学的异族同胞,将来学成回来之后,会不会都是和‘假马’一样的思维,到时候是怎样的局面,还难说呢?

moot said...

Botak : 其实黄进发那篇已经不算学术了,和西方媒体大报的评论差不多而已。问题在于读者有没有学习的心态,要不要读完文章。

我想, 黄进发想说明国家(主义)骑劫了人民的权利。他用了“民族主义” 这个译名而不是“国家主义,会让人觉得很混乱。因为大马华人习惯把民族当作种族。

Botak said...

MOOT: 那篇東西其實寫得很白痴, 怎麼把你也給騙了? 李嘉嘉就看出了他其實在挺假馬, (見李嘉嘉的博). 也難怪, 他們一群人撐了這麼久, 總不成現在承認假馬是敗類吧?
這種假學術的東西, 要多少有多少, 賣弄些特別名詞, 引用一些名家, 把一些英文詞翻譯中文或中文字翻譯英文, 就唬到了90%以上的人.
但是我們看東西別讓表面牽著走, 要看事情的本質. 問題在於: 黃總會長為何把話題擴大啦? 本來是假馬的人格問題, 現在變了多源流學校對於國民團結的問題? 這問題本來就是有爭論性, 而且在大馬屬于有非常本土性原因的, 怎麼先把這課題拉出來 ‘客觀討論’, 然後再來定論 ‘假馬是否華教敵人’? 看到司馬昭之心嗎?
學術性論文, 弔詭的地方在於帶人兜花園之餘, 還不時做出假公正的虛偽雙面評論, 讓你以為他是客觀的. 你不能只看到他有說假馬犯了factual error啊! 嘿嘿.

Anonymous said...

Agreed ! Botak has in way, elucidated in a very defined way whatsoever should be read as to someone who has always been befuddled, let alone, bigotry !

鱼米之乡 said...

波大:吃了不会长命百岁,却会让人“忘不了”

二楼:你回来吃“忘不了”是山果收成的季节吗?

Susuteh 奶茶 said...

Botak, 写出原味来啦。
赞。

moot said...

botak : 我是可怜董教总的水准。至于谈假马人格的话,黄进发不如不写 :评人格很简单,很爽, 不过很多时候就会变成所谓的,“把洗澡的脏水婴孩一起倒掉” 的地步。 结果是无论挺假马还是反假马,都掉进假马的陷阱。

董教总如果发的文告如果是锵锵有力,说多元教育更有利国家,反而可以利用假马的说法作为反驳平台,提升形象。 可惜 x3 博士的水准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