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4 September 2010

一聽到李光耀就跳起來

多年前,我還沒開始寫博時,曾到一馬來人的英文網站留言,批評種族政策。結果有人的反應馬上是:你是李光耀的支持者吧!

他媽的,我那時壓根兒沒想到李光耀,怎麼你倒提起了?對了,那還是支持反對黨的網站呢。

他們這種習性不能改,自卑產生自大。一聽到人家批評就跳起來。然後自然的把新加坡相等於華人相等於反馬來人特權相等於威脅相等於.........其實就是我們沒有績效制所以不如人但是不准說出口。

這次輪到凱里。他在推特連發10篇短評反駁,就因為李光耀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了以下的話,你們自己分析:

《當今大馬13日訊》與採納績效制度及不分膚色的新加坡有所不同,馬來西亞視本身為馬來人國家,其他的人則是“過客”(lodgers, orang tumpangan),土著則主宰一切。從蘇丹、首席大法官、法官、將領、總警長,所有的要職都是馬來人壟斷,馬來人也囊掛所有的大合約,馬來文是教學語文但卻無法與現代知識接軌。所以華裔建立本身的獨立學校來學華文,印裔則擁有本身的淡文學校,但卻無法為他們帶來工作,馬來西亞的族群關係正陷入最低潮(most unhappy situation)。

凱里的反駁是:

對憤世嫉俗者說馬來西亞是個失敗國家:我曾是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時的戰地記者。我親眼見證及知道什麼是失敗國家,我們不是。李光耀的言論除了充滿攻擊及侮辱外,更是處心積慮地要分裂馬來西亞。凱里強調,馬來西亞與新加坡不同,並非是“蘋果與蘋果”的公平比較。 《當今大馬》

唉,人家分裂你馬來西亞搞懶咩?說老李這老狐狸是憤世嫉俗?那你拿阿富汗來比較我國,就實在是蘋果與蘋果?老天!

你這麼反駁,小心土犬還要說李光耀說得沒錯呢!土犬可能還要說,本來就是如此啦。

老李當初給巫統逼走,自己那套宏圖大計在半島不能實現,而只能蝸居小島,一股氣無處發。現在有的沒的都會來個回馬槍,過過癮,順便報報仇。有時還會假裝老人癡呆,忘了‘照顧鄰國自尊心’這回事。

你們巫統自己不自強,就收Q啦,越罵人,就越丟臉。老馬和老李過招這麼久,就丟臉丟了這麼久。現在輪到你來插老李?

老李也真夠嗆。一天不死,一天巫統還有得跳呢。

36 comments:

虎宝宝 said...

天佑老李,让他们跳个饱。

Douglas said...

那凱子是戰地記者?应该是开”戰“时躲在”地“底的記者吧?

为何阿富汗塔利班兵当时不瞄准他。。。让他现在又“蘋果與蘋果”丢人现眼。。。

云游四海 said...

不知牛精驸马会否意犹未尽,明天带领乌青团弟兄,效仿邻国土番同胞,把新月五星国旗图上粪便再焚烧,以示严重抗议。

Anonymous said...

李光耀当年的离去(或被逼走),让多少的人心碎!

如果,当年他选择不走...

花旗佬

anakmalaysia said...

Which UNI that guy from ? I would like to tell him that i am from the university of FO KIAN.

Frank C said...

老李不走,就没人可见证星加玻的成功。

也就没人可以让他们跳脚。。。。

谢谢老李。

正掌心 said...

自暴其短,自取其辱!自己丢脸就好,说到自己像是马来西亚最顶尖的,千万别让世界以为,全部马来西亚人比这家伙还差一点!Oxford 有屎片科吗?为什么出了如此杰出屎片校友?

山城客 said...

我觉得那位在位22年的老不死马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国人(特别是国阵成员党和污桶)有必要反省,为什么会选这个屡给国家制造事端的种族主义者上位。
他本来已接近晚节不保,遗臭万年了,如今再讲多错多下,连最后的人格也典当了!
是想要怂恿颠覆现在的那鸡政府吗?他当首相时,又不见敢排华?人家做他就老大意见多多!

Botak said...

老虎仔: 有時真覺得好笑, 一個退休了的老人也能牽動他們的神經.

道格拉斯: 這我才奇怪. 戰地記者呢……怎麼不給塔利班綁架? (大概是做美軍的慰安夫.)

雲游四海: 他們敢?

花旗佬: 這是老人家的心結而已, 他必須走. 不走就做不了什麼. 形勢比人強啊.

Anakmalaysia: He is from O—xi—fat

法蘭雞: 老李走或不走, 他們都要跳. 不過老李不走就是老李也要跳.

展興: 最糟糕的是人家以為他代表我們全國. 許多外國人以為大馬人就是馬來人.

山城客: 這些都是機會主義. 看情形打牌. 種族牌是他們的皇牌.

幸运猪 said...

期待土犬的回应,再让他们再跳多一次,哈哈!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憤世嫉俗,非骂嗨地末属。李光耀接受紐約时报访问,那牛精驸马只能对着推特乱乱吠。

moot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moot said...

Botak: 戰地記者? 那是陈年笑话。好像是组了个(旅游)新闻团,快去快回那种。 和 Al-Jazeera 提鞋都没资格。

moot said...

paiseh, 打错字, 再写。

李光耀有自己的隐议程,在搞独立方面,当年和阿都拉曼一样,都是各怀鬼胎,大家都不是小白兔。

只是李光耀更高班,当时已经有马华公会(陈“真露”也不是好东西),而且和巫统很亲密。 李光耀不是笨蛋, 当然来个新加坡先上车,独立后就跳票,而且这跳票还要由敦故阿都拉曼出口。

我认为那些如 匿名05:51 说可惜的人, 根本是一厢情愿的天真。马来西亚无法变成美国那样(也没眼光变成那样),宪法规定各州的权利,新加坡要脱离是常理,没有可惜不可惜的。

多年后,李光耀什么时候叫巫统跳,巫统就一定跳,不用受气。 而且有美国老大在背后, 只要定时交保护费,买点军火就可以了。 只有波裂那些白痴军火迷在这些事情上发挥,说什么番薯国一定要"准备“,还说什么必要时来个再统一。

我说,统一个屁!番薯国还有自知之明。打了过去,山姆叔叔的航母一到,整个巫统跳进潜水艇都逃不了。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欧美的卖给第三世界的潜艇, 都装了暴露装备。 发个密码过去,那潜艇还逃得了?

Anonymous said...

moot,讲得真淋漓尽致!真痛快!

那班自卑自大自满自以为是的家伙,继续跳吧!

老马都不是老李的对手,乳臭味干的驸马,就爱凑热闹!

绿草

爱的小花 said...

@Douglas, 说得好,骂得妙,看得我听得我呱呱叫... :D

如果塔利班瞄得准的话那凯子就甭想上牛精,当驸马爷了...可惜!可惜!

都不晓得他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强了伯拉的千金...哈哈

感觉上自从垃圾哥上位后这小子好像失势了.他那40岁前当首相的宏愿看似难了了.(不好意思!我不住在番薯国所以没能像你们那么观察入微.)

说到老李曾几何时Johor人还在那边哀怨说为什么那时Johor没割个给月郎国...哈哈

爱的小花 said...

@moot,的确是...那种搞了老半天才沉得下去的潜水艇怎么和人家打...搞不好打输了还要像中国以前一样被人家羞辱来个割地赔偿呢.

那凯子连和老马斗都只能"嗅烟",怎么和老李过招啊,以为读过牛精就了不起啊...真不自量力!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李光耀是白年难得一的人才,虽然有人说他专制,但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新加玻,巫统那班废物,连跟他挽鞋都不配.

eric foo said...

说实在,我对老李和老马两位稽英都没有好感。我不觉得Johor给了老李就会变好,经济发达不代表社会文明就会进步。新加坡表面文明但是还有深层丑陋的一面。曾有新加坡朋友相告,如果两国陷入战争,新加坡只需挺住一星期,等美军一来番薯国便沦陷了。。。不懂真还是假?有哪位军事专家来分享理论??

爱的小花 said...

@eric,没有人是完美的,是完美的就不是人...如果现在要论功过,选哪一个我想大家心里有数.

Johor给了老李是不是一定会变好没人知道因为那是空谈,但我个人认为至少资源空间会被善加利用.

还有我想如果经济不发达社会应该也不会文明到哪里去吧!?我的论点是如果每天三餐都吃不饱了还有心情去谈社会文明吗!?我也想知道有哪个国家经济不发达但却有个文明的社会,真的.

我不是军事专家但如果来比较武器的话我觉得月郎国的是较为先进的.

*以上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大家不需要认同或不认同我的看法.再说人比人气死人别误会我不是在抱月郎国大腿...

Anonymous said...

葉兄:
說老不死馬是種族主義者??
問題是那爛馬是屬于那個種族??

廢人2

NegaraKugou said...

刚看到蔡CD在八点档新闻反将“因为要捞票而制造种族之间不和睦”的罪名套在民联身上,让平时謓言的自己也忍不住跳起来对着电视里的CD蔡说声“你吃屎啦!” 狗贼!

leejiajia said...

这个嘛!老马都还在,老李那会X咧!
就让他们继续跳好了。。。。。。不然,空气很闷!

Anonymous said...

是啊!懒叫有割,可以娶4个;没有割的,只可娶1个,怎样比?比什么懒叫?

Anonymous said...

人家是英国剑桥毕业的,又是驸马爷,老马是马大毕业的,要怎样比?那个印度佬,最极端的懒叫老马,当然是看他不顺眼,才要处处针对他,还把他的岳父拉下马,可怜的懒叫伪君子驸马!

Botak said...

豬: 現在他們在做戲, 土犬裝着和馬桶打對台.

大佬: 人家不會訪問他啦….

MOOT: 看他的投機鳥樣, 會是戰地記者?
老李當初想的, 不是一個小島的總理, 而是整個番薯國的總理. 馬桶幫當然不肯. 後來種族事件搞到新加坡的馬來人也開始亂, 就是馬桶幫的煽動. 這些仇恨, 老李不會忘記.
番薯國不會打過去啦. 他們根本沒有一戰的能力….

綠草: 大選要到, 在土犬和馬桶幫做戲的時候, 老李插手搞局, 破壞氣氛, 實在好笑.

愛的小花: 我覺得是伯啦的千金霸王硬上弓, 上了牛精仔….

麗蓮: 所以他的想法很容易明白. 新加坡的危機感很重的. 他覺得是一個文明國度被一群山番圍繞着. 所以才不時放炮.

ERIC: 錯了, 是不知道大馬是否能挺一個星期. 新加坡每年的軍費驚人, 部隊訓練有素. 相信早有了全盤計畫應付危急事件. 一個危機感這麼重的國家不會沒有兩手準備.

愛的小花: 其實, 你給他, 他也未必要. 到時馬來人人口突然倍增, 加上柔佛馬來人根本是不接受績效制的懶人. 加入新加坡會帶來不少麻煩. 同樣的, 大馬也不會再想把新加坡納入版圖, 要不當初不用趕他們走. 可能被大馬攻擊是老李騙新加坡人的.

廢人2: 我從不認為他是種族主義. 看我2009年12月9日的 ‘哪有種族主義份子?’

NEGARAKUGOU: 別暴躁, 鼻子得靈敏些, 可能大選要到, 看到土犬和馬桶幫的戲碼?

李佳家: 其實我看了是很爽的. 老李說的一點沒錯. 我們的反對黨也不敢如此說呢.

Botak said...

匿名: 駙馬爺這種人最危險. 因為他投機.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牛精驸马是牛津大学毕业的。

鱼米之乡 said...

这个是当年新加坡朋友告诉我的:“新加坡常年都有一个师留在国外(以色列或是台湾);地小,所以每条道路都可以成为战机跑道(只需砍树就解决问题);况且他们的训练每年都有反攻,场地就如新柔长提”

Anonymous said...

番薯国的军队是用来投票的,不是用来打仗的!

花旗佬

eric foo said...

Hmmm。。。说的也是,小新被一群山番大包围,没有两道板斧早就被吞没了。其实老李三不五时跑出消遣污桶,一方面也是做给新加坡人看的。夜郎国就快大选了,最近特别多话题无端端被炒热,也是顺应‘市场’要求啊~!
PAP看到番薯国反对党来势汹汹,污桶五十年招牌也摇摇欲坠。。。心理上也怕有一天,惯性怕死的小新人民也会把PAP拉下台!要知道,老李家族控制小新也快半世纪了~!危机感啊~!

Botak said...

大佬: 牛津又怎樣?

魚米: 本來一般的說法是東南亞陸軍泰國第一, 空軍新加坡, 海軍印尼.
但是現在似乎海軍也是新加坡了. 他們的潛水艇放在瑞典. 怕引起鄰居的自卑而產生麻煩.

花旗佬: 完全正確. 當初打馬共的也不是軍隊, 是森林警察 (polis hutan). 我們軍隊到底作戰經驗怎樣? 沒有人知道.

ERIC: 我在想, 老李是不喜歡看到蕃薯邊天的...怕新加坡有樣學樣.

二楼后座 said...

换个角度看,
老马把华人变成战士,老李把华人变成懦夫!

鱼米兄,
老新购买老美的aim—120c型空对空导弹放在老美那边就是指望形成看不见的军事联盟,把外交阻遏与军事阻遏合而为一。一旦开炮,老新就要求美国交武器,间接地迫使老美无法保持中立立场。相同的做法,老新也把德国佬那边弄进来的豹2a4型主战坦克的一部分储存于袋鼠国,把多层次外交联合军事阻遏战略的舞台变得更加广阔。
第二,老新国土太小,没有纵深度,基本上第一波的打击就掩盖了整个国土,这就造成了老新的战略思维是放在境外打击方面。从以前的部署和最近想从老美那边弄来的“宙斯盾”舰和“标准-3”拦截导弹来看,无论是预警或打击,决战境外都是她部署武器的一个大重点。

哦,日本政府突然宣布介入外汇,没时间写。。。

爱的小花 said...

波大: 我不认为可能被大馬攻擊是老李騙新加坡人的.我们可能忘了在196x年(是1969吗?)山番国公然派兵空降月郎国,而且还是在市中心呢!那时候月郎国的军力还很薄弱,所以这耻辱我想老李或新加坡人是不会忘记的.

还有我记得我们的历史书称这事件为Konfrontasi.我忘了是为什么不知道诸位还有没有印象?

所以身处在自大,自卑又自以为很厉害的山番国与番薯国之间,月郎国怎能不提防呢不然下场就好像科威特一样被伊拉克侵占财富被猎夺.

这两个狼狈为奸称兄道弟有时又鬼打鬼的兄弟国只要打着圣战,真主伟大的旗帜肯定枪口一致对外,什么蠢事,坏事,常人难以理解的事都干得出来.

他们的宗教就是这样,可以很温和但是一极端起来是可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的那种.


二楼后座: 你的军事分析头头是道,很有见地! *thumbs up*

爱的小花 said...

*在此更正一下*

根据Wapedia网站, http://wapedia.mobi/en/Indonesia-Malaysia_confrontation

Konfrontasi发生于1962-1966未独立前印尼反对马来亚,新加坡,砂崂月与北婆罗(沙巴)组成马来西亚而发起的武装对抗.

爱的小花 said...

*更正*

空降是发生于柔佛拉美士与笨珍一带.

发生在新加坡的是恐怖炸弹袭击.印尼武装分子暗置炸弹在位于乌节路的MacDonald House炸死炸伤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