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October 2010

第三類接觸

當外星人徐徐走向她時,每個人都捏把汗。

當初大家決定由番薯國的人去接洽。因為,他們最愛出風頭,這種任務他們會搶著來做,一個破敗的國家裡的一個強烈自卑的民族,最需要這些不切實際的名譽來麻醉自己。

更何況,他們經濟弱軍隊又不能用,就算出意外死了人,他們敢找誰算帳去?嗯?

蕃薯國唯一的馬鏟太空專家手心出汗,望著來到她面前的那位貴賓。頭上長著觸角,眼睛像兩個黑洞,沒有鼻子,嘴巴象河馬,手臂倒有一雙,每隻手掌只有三隻手指,下半身倒是不含糊,就是章魚的模樣。

‘嗨,你好。’她聲音顫抖。那傢伙一開口,‘吶吶吶吶吶吶吶。’

她一征。想起內政部首相署都有人在看,不能讓敏感詞句佔上風。'嘿,兄弟,你不可以說吶的,那我們的警察要........要審問的。’

外星人:(不明白)?吶吶吶吶吶?吶?吶吶?

番薯科學家:你再吶吶,我們就可以示威,放豬鼻子在你的照片上,叫你babi,明白嗎?

外星人:(不明白,模仿)吶吶吶吶?babi?吶吶吶吶?babi?

番薯科學家:我,我,我警告你,不准侮辱我啊。我燒你照片的啊,你到哪裡我都跟著的。

外星人:(不明白人家為何生氣)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吶?

番薯科學家:你,你,你,是不是和namewee 同一伙的?哼?

外星人:(喃喃自語)namewee........namewee..........(頭上觸角發光,直接隔空搜尋地球人的網絡系統)namewee!namewee!(興奮。似乎search到了什麼,正在下載,觸角變得更亮)

番薯科學家察覺到了自己好像犯了什麼嚴重的錯誤,卻又想不起是什麼。

兩天過後,怕死的美國總統接見已經確定沒有危險性的章魚人。問他,‘請問來了地球兩天你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外星人觸角大亮,突然rap起來:我不是乾炮雞...我的turbo也很夠力...你掂掂坐下來...我是麻坡人...西北夠力....抱來抱去...做懶叫事情....我給你看中指一隻..........

當外星人把中指指向美國總統時,身邊的保鏢慌忙一擁而上,把總統壓在椅子底下,歇斯底里的大喊:Fuck! It is the Chinese! 第二個大叫: protect the president!第三個大喊:Don't take any chance man, take him out, take him out!

受到驚嚇的外星人馬上恢復它的語言,‘吶?吶吶?吶吶吶?’但是中指卻始終指著總統(忘了放下來)。於是保鏢們開槍了。砰,砰,砰。

'He is down, he is down!' 保鏢們興奮的大喊。

幾個月後,地球在受到吶吶星球吶吶族人的進攻時,番薯科學家被國際法庭判戰爭通敵危害地球罪行成立,全部番薯馬鏟被射向太空進貢給吶吶星人做奴隸,希望可以通過和番換取天下太平。

(故事完)

18 comments:

Douglas said...

”吶?吶吶?吶吶吶!!!“讲吶吶星人话。。。酱我是不是安全廖?

吶?吶吶?吶吶吶!!!那鸡。。。

吶?吶吶?吶吶吶!!!木油丁。。。

吶?吶吶?吶吶吶!!!土鏟。。。

全都是番薯國土产。。。Mari, mari...RM1 satu。。。murah, murah。。。pilih,pilih。。。

leejiajia said...

呐呐呐!河马能被射过去吗?不超重??

anakmalaysia said...

Botak, steven spielburg is looking for you.

方人也 sai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otak,你也好好野啊!

呐呐星人满意地球人的赔偿后就签下和平协议,当中一项就是由呐呐人创作一首呐呐歌,给美国当红男歌星传唱,让世界闻歌起舞时认识呐呐两字。请听美国的呐呐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mJQ569nmWE

小鬼 said...

惨。。那我不是被连累到了。X-D

二楼后座 said...

为了拯救地球,番薯国出绝招,养马千日,用在一朝,把河马送到呐呐星当慰安妇,结果不出一个月,呐呐族全部患了性冷感,过后数量急减,最后灭绝。
不战而屈人之兵,送马而灭人之后。
河马以为立了大功班师回朝,要去选地球大总统,结果在穿越大气层的时候,看到地球的所有人,在大西洋组了船队,编成一副巨大的图形...............↓↓↓↓↓


╭∩╮(◥◤_◥◤≠)

!呐!

moot said...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botak : 第三類接觸,很 70 年代ing.
现在普遍使用的是第一次接触 First Contact.

薰衣草夫人 said...

哎哟,故事太短了,不夠喉!胖佬胖婆之后下场如何?

Botak said...

道格拉斯:所以得趕快學呐呐話。。。

李家家:射不到就讓她漂浮太空。

anakmalaysia: 不找我是他的損失。

方人也:真有這首歌?

小鬼:又關你事?

二樓:河馬當慰安婦?只怕人家拿來替寵物配種。

MOOT:這就是第一次接觸啦,不過是第三類而已。

夫人:怎麼沒有人注意到我也在酸曉美國佬。大家太恨肥婆了吧。

方人也 said...

Botak, 试试按下那个Youtube的link,不就知道咯!这首流行曲前阵子红得很,名为Right Now (Na Na Na),歌手Akon,蛮好听的!

二楼后座 said...

问题是那边的宠物看到她已经先晕倒,mutant还是留给mutant享用。

大王蛇 said...

以番和番?用番薯换取和平?不用全数马铲送入太空,太浪费燃料了,送那些什么XX土权的去就可以了。

moot said...

各位,
由于物理的关系,物资不能达到光速。我们的外星朋友建议,别浪费燃料。还是把那些番薯馬鏟焚化,然后录youtube 给他们看就可以了。

Botak said...

方人也: 聽了, 真的不錯下.

二樓: MUTANT....怎麼我沒想到這名詞? 形容她很適合.

大王: 至少, 那位河馬和老馬一定要走.

MOOT: 不管怎樣, 用那個方法, 都得花掉不少燃料....叫吶吶星人過來統治地球好了. 馬鏟都給他們做慰安鏟.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哈哈哈,番薯国女太空人课题已经够好笑了,再加上波大的笑料,发觉人生真的很多苦中作乐的管道。

sanjiun said...

人家马兹兰教授虽然低调。但她绝对是一位出色,值得尊敬的本地女科学家。人家更不像是我国的那位太空人,马兹兰教授是真正的科学家。我虽然是读生物的,可是也因为久仰她大名,特地还去修读了一个学期的天文课。。。

这样来说她,实在不好吧。。。也对她老人家不公平啊。。。

Botak said...

大佬: 聽說消息也未必是真的. 笑笑算了.

SANJIUN: 我可沒指名道姓啊! 嘻嘻...說誰啦?
再說, 我開玩笑的對象是政府, 不是那位天文學家. 她只是我攻擊政府的工具, 不是目標. 文章中誰都可以看得出攻擊點不在她.
不過如果可以達到羞辱國陣的目的, 我不介意犧牲'無辜'的人. 這是我令人討厭的地方.

再說, 身為高級知識份子, 雖說學術歸學術, 但明知如此做就是替腐敗的政府涂脂抹粉, 就應該推辭. 難道她沒罪? 還不說任務完成後的封官和獎賞.

sanjiun said...

唉,近来搞得那么大的新闻。。。谁都知道是她啦。。。老实说,因为职业的关系,自己也遇到很多学术人员面对这种问题。

很多学术人员申请研究金都必须要通过一层又一层的面试。面试官员,当然是政府(教育部/高教部)高官。而这些能够安安稳稳坐在上面的决策人,通常都是政治裙带关系下的产物。而你要跟他们申请研究金,却要和他们作对?很多时候,身居高职也同样是身不由己。。。不乖乖听话,拿不到研究金,那么就等于空有壮志却无用武之地。更多的时候,是上头下的命令,根本轮不到自己拿主意,更别说要say no了。

曾经认识一位在国立大学执教的老讲师。虽然是马来人,但是他为人正直,只懂得研究,不喜欢奉承。纵然热心研究,也发表了不少学术性的论文。但是直到今天(已经快要退休了),连一个“副教授”的职位都等不到。眼看许多刚回国的年轻讲师,懂得人情世故而平步青云,不到几年功夫就已经是副教授。。。我们都替这位老讲师感到不值。

更有很多学术人员不甘愿委屈自己,而离开大马发展。这也间接造成了大马学术低落,有素质的教职员,人才外流。

大专法令虽然是对付学生,但是政治的阴影同样的也笼罩着学术人员。也间接造成了大马学术水平的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