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October 2010

轉載: 非專家撰寫歷史課本, 邱家金爆驚人內幕

原來歷史由非專家編寫!

本身是爭論性人物的歷史學家邱家金昨天指出,其實我們莘莘學子所讀的歷史課本,原來是由一群非專家所撰寫。

這個消息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為是嚴重的課題,但這的確是石破天驚的消息。怎麼這樣的情形可以持續那麼久呢?

邱家金日前受訪時說,“學校歷史教科書由一班對歷史一知半解的人去撰寫,而導致歷史殘缺不全。。。。要寫歷史教科書要做很多的研究,不可以單憑道聽途說的資料來寫歷史。。。”《星洲27日訊〉

這可是十分嚴重的。我們向來認為有問題,馬來民粹意識濃厚,在重大事件上有歪曲歷史之嫌,過於注重回教史,對世界史觀念過於狹窄等等的歷史課本,原來是一群對歷史認識不深的人所撰寫!

我還以為是一群專業人士在政客的指示下所寫呢!

這不是拿我們孩子來開玩笑嗎?那就是說,教育部根本沒有人注重歷史應該怎麼寫。是不是,一個政治議程列下來,那群‘槍手’就照著寫了。虧我們的學子還讀個半死。還讀得很認真呢!

一個政府的腐敗,可以從它對待教育的態度看出來。立國之本的教育,可以如此兒戲!想像一群非歷史專才的人,憑想像,道聽途說和捏造來補上他們不明白的地方,然後寫出來的就是我們孩子讀的歷史?不知可有此事?

這次謝謝你啦,邱教授,教育部長應當下台啊!


(轉載自風雲時報)

Botak 評:過了一天,魏公家祥在邱家金如此無厘頭的揭發後,保證將‘綜合大家意見,將歷史還原。’他還舉例有種族問題的教科書,在‘經過各族學者集思廣益後重新編寫,內容就不會再有爭議。 ’《星洲28日訊》

原來馬華幾乎每屆都有份幹的副教育部長,從來不知道歷史課本內容沒有被‘還原’。並且現在承認有問題而會將它‘還原’。

第二,歷史的是非黑白不是‘綜合各方意見’而寫成的,而是無論是華人或馬來人寫,都應該是同一個內容。如果來自不同種族的編者可以撰寫出不同的內容,那表示我們的歷史內容是由種族主義主導了。

那就是說,三大民族的編者都各自加點東西,你不刪我的,我不刪你的,不管與事實相符與否,皆大歡喜就行了。怪不得要‘集思廣益’了。

15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魏公公,可笑,可笑。

安哥爵 said...

魏公公一贯左右逢源.
下台啦!肚懒很久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那些历史拿A的学生,其实死背了一大堆道听途说的假故事。

游荡花旗 said...

大佬,我以前SPM历史是那A 的!

老颜 said...

幸好我以前都专注在中国,欧洲和世界史。这几年应该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丑事被揭发,一定要换掉政府它们才会陆续曝光。

Botak said...

大牛: 魏公公醒來才知道漢奸教授刺了教育部一刀. 不過, 漢奸教授從來不隱瞞自己, 總算是真小人, 好過偽君子.

安哥: 人家是未來總會長啦.

大佬: 當着是讀聊齋.

花旗佬: 在下佩服.

老顏: 所以要多謝漢奸教授.

方人也 said...

幸好学生大都是考前猛记,考后忘记,要不然,思想上恐怕会渐渐接受自己是外来者。

CYC said...

魏公公是大内高手,情况不妙能隐身。时机大好方出招。 但会长之梦能否实现,还得看天命啊!

历史是勝利者写的,吵也没用。强辩不如智取, 但谈何容易。

~yy~ said...

我们的历史,由谁来编没什么差,反正我们只需要背日期和名字,不用思考的。读了,考了,也不会有是非对错,土著外来者的分别。
但,我们在考试之余,还真该读些真正的历史。

Botak said...

方人也: 考前猛記, 考後忘記. 說到重點了.

CYC: 如何智取? 我們的歷史已經快被改得面目全非了.

YY: 所以家長要和小孩說歷史...

薰衣草夫人 said...

历史课本内容一面倒早已是历史,马华曾有人揭露过,但从未受重视;应该这样说,马华无能为力吧.

anakmalaysia said...

Real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 banyak susah lah,who can bullshit better, that is history.

Douglas said...

历史经【他们】改编。。。都变【粒屎】了。

Botak said...

夫人: 那人叫盧誠國, 他的確做了些功課. 舉的例子很有看頭.

Anakmalaysia: may be one day we have to go back to the British for the real Malayan history.

道格拉斯: 粒屎一定要pass啊, 要pass 就要把粒屎放進腦子...

EH said...

魏公公的思维是马华多年当老二修炼出来的。大马历史该如何写的确是需要集老大的思广老大的益来“求”个“共识”,看“分”到多少开国建国的功劳,然后才可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