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October 2010

執法貪污無能 長途巴士像流氓

南北大道南下223公里處的死亡車禍,12條人命。渾渾噩噩過日子的愚民突然醒了一會,先暗自慶幸死的沒有自己的親人,然後又人云亦云的譴責交通執法的問題來。

接下來會怎麼樣呢?屌,當然是做做樣子,嚴厲執法一段時期,然後又放鬆,最後恢復原狀,直到另一宗嚴重死亡車禍的發生。大家都習以為常了。再死多幾個人又怎樣?

我們每次在南北大道上奔馳時,遇到長途巴士在身旁的車道總是提心吊膽。然後總會奇怪警察怎麼對巴士後的‘最高時速90公里’的字眼視若無睹?

每次作秀的檢舉,或警方揾食時,我們這些超越法定時速僅5公里的會被截停。那些載滿幾十條生命飛車的長途巴士總是在眼底下逃過檢舉。

問題在於:執法,執法,執法。但是我們面對的是:無能,無能,無能。貪污,貪污,貪污。

紀錄長途巴士有否超速的黑箱,早在2001年便已經被規定安裝。有多少家長途巴士公司在定期的黑箱檢查時被對付?唔........可能,他們也不需要把黑箱送去檢查。甚至,他們也不需要裝黑箱。看到了嗎?

死了這麼多人後,自然有人要說點話,以表示自己的高瞻遠矚。但聽清楚才知道是猴子學人話。

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就說,應該降低入口稅,多用進口巴士,應為車身比較堅硬。他媽的,更加堅硬?那巴士司機不就肆無忌憚?巴士變坦克了?巴士司機安全了,大道上的人呢?這樣的白痴是州大臣?

當然人頭豬腦的不只州大臣。尊貴的交通部長江作漢就說了,肇禍司機沒有交通違例紀錄。老天,違例後不被對付不就沒有紀錄啦!難道交通部長不知道可以避免被對付的方法?如果你不想問警察,可以問問自己的交通部官員啦!

我的結論是,死多少人都沒有關係,但死的必須是重量級的人,那政府就會做點事了。如果有天(我說如果,不是臭心咒人)首相的兒子因長途巴士肇禍死亡,那嚴厲執法的做秀期就會延長很多。雖然,到最後,還是會恢復原狀。無他,這是蕃薯國。

刊登於風雲新聞評論

18 comments:

不是文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不是文人 said...

只要一天还是奸臣当道,罪案意外一天都不会被认真的看待,悲剧将继续发生,而当人民白痴的政治马戏将继续公演。只要革命尚未成功,我们就只能吃(靠)自己;多年来,如果真必须搭长途巴士,我都不会选搭夜晚或半夜的班车,君不见差不多所有长途巴士意外都发生在夜晚或深晨?

moot said...

有个学者说:没有政策,科技是没用的。其实不用黑箱,限速器已经是20年的科技,也不贵,可是就没有立法装上,更不用说那根本不实际的黑箱。

Anonymous said...

住宅区山崩压死人。
新建桥断淹死人。
警察局弄死人。
反贪会害死人。
国家训练营营员死因不明。
医院医死人。
古旧教室跌死人。

这些很多人都“见怪不怪”了。

我们现在在等着∶
住宅区暴雨大山崩埋没几百人。
新建建筑物倒塌压死几百人。
警察追逐嫌疑犯,大街上乱扫乱射死几十人。
反贪会被揭私下埋尸几十人。
国家训练营全营死因不明。
医院使用药物不当,几百人性命垂危。
古旧教室再传意外,数十人死伤。
连环车祸数十人死亡。(已经出来了。)

我不是黑心的人。这只是我梦到的。

=时不时上来的匿名

鱼米之乡 said...

支持妖孽政府的番薯国民太多,人民只有自求多福。难道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Anonymous said...

波大,那些 VIP 和他们的家人哪里会乘搭公交? 有个笑话:一个县官听说平民百姓都没有面包充饥,就说: "没有面包,怎么不吃肉呢?”天下乌鸦一样黑,VIP 哪能体察民情?

ah peh said...

Please tell me how come this MCA man can become the minister of transport?
"the bus is new, the tryes are new, the driver has good record ........"
sick country with sick minister


liumang

大王蛇 said...

执法?长途巴士的时速那么高,只能开罚单,没有好康,要怎样捉呀?何况我们人手不足呀!我们的人手要躲在阴凉的地方觅食,哪里有空?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车祸死贵人,亚庇发生了,死的是国会议员,沙巴有补选了。

Botak said...

不文人; 還是搭火車比較好.

Moot; 裝上了也可以不用, 你不見我們的德士司機有時可以不用跳表?

時時上來的匿名; 就快夢境成真了.在大馬, 一切都可能。

魚米; 真的是啊, 人民的駕車態度就是造就流氓司機的文化, 然後執法不嚴就把問題變嚴重.

匿名; 我沒說他們搭公交. 他們可以因公交的車禍而死啊. 一輛巴士可以撞過分界堤, 就算你是首相車隊, 也不安全,

Ah Peh; ya everything is new, except the Government is the old one
新車和駕車態度是兩回事.

大王蛇; 你有親戚是警察.....?

大佬; 為何螺絲馬的車隊沒有災禍....

Anonymous said...

葉兄﹐
首相的兒子??有可能搭巴士嗎???巴士更不可能容得下那河馬的位子
so它們沒有這煩惱~~~~

廢人2

走过岁月 said...

我在新加坡也看到了这个惨祸的报导,真的很悲哀。

Anonymous said...

森大臣说:哎呀,本地巴士车身不坚固,因该多进口外国巴士,那么我们就可以拿AP,又有油水进口袋了。你们怎么不会想的,真是sor hai.哈哈!

Botak said...

廢人2; 都說了, 不需要坐在車上. 巴士會飛過來.

走過歲月; 沒什麼悲哀的. 大馬人要面對自己對交通的態度. 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匿名; 在今時今日還支持國陣, 或在國陣陣營裏的, 才是真正的so hai.

eric foo said...

对于我这种平均每个月至少搭一次长途巴士的人,真的除了上车前猛祷告,没有别的方法了。。。哎。。。

Anonymous said...

马来西亚永远面对一样的问题... 只会立法,再讲懒话,如果这样那样... 就会被对付...

但是,執法無能, 再怎样立法,讲什么懒话都不会解决问题!只要是執法無能, 悲剧必然再发生!

花旗佬

tamiya said...

熙熙攘攘的双轨火车,如果真的要做,早就做好了,现在才来说原料涨价、成本增加。

为的还不是那些猪油吃得不够?

Botak said...

ERIC: 對啊, 唉, 你不撞人, 人撞你啊

花旗佬: 就有人喜歡, 說我們夠彈性.

塔米亞: 多一個計畫, 就多一個項目撈油水. 為何不做好原有的公共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