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August 2013

馬來人要反的不只是貪污



505时期,社会一片混乱,国阵领袖说话像猴子。华人被极度边缘化,盗贼心有灵犀一点通,90%以上的罪案都是对着华人社会干的。华人社区已经是无政府状态。窃案还算小事,从小孩被绑架到出了人命,人家都是耸耸肩,过水无痕。

然后种族和回教大旗被高高祭起,从厕所用餐到叫学生回中国和印度,再到马六甲强制猪肉贩半夜营业,等等等。从这一切,大家要看到的不应该只是“巫统要党选了,是这样的啦,过了就没事。”大家要看的是,回教党的反应是什么,还有所谓民联支持者的马来人会不会出声?

这不是挑起种族问题。这是挑起问题的关键。马来人如果要反国阵,就不只是反国阵贪污而已。马来人要和大家反国阵,也必须反种族政策,反宗教霸权,要以更超然的角度看这个国家。要不,这个国家永远是扶不起的山番。

马来人必须看到问题的根本:当你叫他反种族政策和宗教霸权时,他就想到这等于反马来人特权,他们的心马上就窄了。可是每个马来西亚人必须了解,《滥权贪污源自黑箱作业,黑箱作业源自被允许的封闭式操作,被允许的封闭式操作来自特权。所以,特权是贪污的根源。》(光头语录)

巫统现在的政策与其说是分化民联,倒不如说是重新把马来人用种族和宗教与华印族分开来,更同时塞住回教党的嘴巴。比如,难道回教党的开明派敢对马来佳丽被禁止参加美姐赛而呛声?当然不敢,要不,回教党的招牌以后怎么摆?面对着保守的马六甲马来选民,难道回教党要说,卖猪肉的不需要放黑镜,不需要在半夜卖,可以光明正大?回教党刚输了马六甲啊!

如果利益是以公民社会为出发点,大家的利益是一样的,你被打抢我也感受得到,伤害到你的孩子等于有天也会伤害到我的孩子,那整个社会包括马来族群都会为厕所用餐的可怜小孩呛声。如果利益是以种族为出发点,那么反正我是回教徒,人家厕所用餐是迁就我,我为何要反?

那么分化永远是成功的,马来人也永远站不到更超然的角度去看这个国家。唉,都已经病入膏肓了,不想大家一起死的,你就要醒醒咯。

我的悲观,来自马来人不肯放弃从特权的角度来看待这个社会。50年了,国阵在前锋报的许多谎言和煽动都会有人信,就因为他们看东西的角度,是以种族和宗教为先。真正开明的马来人实在不多,民联支持者不可自我安慰。

华人反国阵,因为无路可走了,连正常的安全的过生活都成问题了。马来人反国阵,是因为政府贪污滥权,但绝不是认为享受优惠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社会是可耻的,绝不是因为要国阵倒了和其他种族平起平坐。

五十年不变,旧价值观永远灵验。反正华人是反了,我就让华人自生自灭。我就极端种族化些,回教化些,难道回教党敢拆我的台?如此一来火箭只要出声就看起来更像华裔政党了,何须马华?民联的人彼此牵制,互相按住了懒粑籽,出不了声。

根源?马来人要放弃种族政治的思维,走向二十一世纪的公民社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从梦中惊醒,黄粱未熟,南柯一梦)

22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如果来一场瘟疫,只能吃 XXX 肉才能医好,那该有多好啊!

LOL said...

文化决定民族性格。 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民族. 西方文化的个人主义育出了人权民主, 而中国的儒家的君臣父子思想只能育出群体意识, 所以直到今天中国人依旧不知人权为何物

马来人的文化, 讲完 就四个字 : 生于安逸. 我们常说马来西亚是个得天独厚的国家, 一点没说错 . 因为大马没有天灾,身处热带雨林, 气候恒温雨水充足。 随便一颗种子丢在土里都能长出植物. 自有马来皇朝以来,马来人就不曾经历饥荒, 完全无需为吃饭烦恼. 历史上的马来人是一个没有忧患意识的民族, 马来人最大的烦恼, 就是想着要如何守着那几亩田等待收成. 反之中国人的历史, 几千年来的问题就是吃饭, 中国所有的朝代更迭, 全是老百姓没饭吃所以造反. 有句形容不劳而获的马来谚语" tunggu durian runtuh"是指好康头, 是褒义。 中国人也有同样意思的成语,叫守株待兔,但那是贬义, 警惕中国人不要不劳而获

而这种民族性格,延续到今天。 表现出来的就是那群对巫统忠贞不渝的马来人. 难道那些马来人不知道巫统腐败吗? 他们知道。 为什么他们好要放任巫统胡来呢? 因为他们觉得无所谓. 正是这种生于安逸的民族性格在作祟. 他们相信巫统能够保护他们, 国家变得怎样与他们无关,华人则在一旁虎视耽耽他们的土地.

华人印度人固然也有投机分子.可是从人数上来说,还不足以翻云覆雨. 巫统的种族政治能够成功, 马来人绝对要负最大的责任. 那几亩田是他们的身家性命. 他们完全不知道失去了那些家当后,未来日子究竟要怎么过.

马来西亚的落后,完全要归咎于: 我们被一个不懂忧患的的落后民族主导. 马来人将生于安逸的文化, 贯彻到整个社会每一层面, 还要华人服从. 任何希望他们改进的建议,都被视为挑战他的权威. 马来西亚被马来人主宰,是这个国家最大的不幸!

LOL said...

不思長進的馬來民族主義 結合 愚昧的伊斯蘭教, 是世界上最毒殺人的毒藥。馬來西亞華人前世造了什麼罪業,竟然給我們遇上了

Botak said...

花旗佬:河马肉?

LOL: 说得好。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这个共业,还不懂要几代来偿还,独立来干嘛?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我们等死,待㓥。

Botak said...

丽莲:的确是共业。

IAMFG:不会,你㓥人先,别等人家㓥你。

鼻屎同学 said...

最怕等到特權宗教不能為他們帶來什麼好處時。。。。。。。

UMMATAUNWASOTO said...

马来西亚政治稳定,伊斯兰是主要因素!马来人安贫乐道,华人大赚特赚!巫统施行分赃政策,违背伊斯兰精神,正义的马来人不干,华人还是大赚特赚!如今城市的马来人已揭杆起义,和行动党等结盟,与巫统分庭抗礼。因为有伊斯兰教的熏陶,我们看到一部分马来人,包括官员,拒绝跟巫统同流合污,这是我们的希望所在!我们希望华人放下种族自大狂的心态,花一点时间学习掌握伊斯兰教的精神,然后和我们的正义的马来兄弟携手合作,拯救这个国家免于继续腐败下去!那些只会谴责谩骂马来人与伊斯兰教的华人,我看他们也好不到那里,而且很可能是最抢先和巫统勾结的家伙,毫无原则正义可言!

Botak said...

鼻屎:那时候可能他们会全面反巫统,但是还是想用别的方法来得到特权。

UMMATA:看来你没看清楚,或者不明白我的文章写的是什么。像你这种乡愿,除了歇斯底里的喊什么“正义的马来兄弟”自渎外,也实在没有其他想法。
我们说的是真正的公平,我说的是反种族主义。懂不懂啊?人家踩你就理所当然,我们反击种族主义就是自大狂?
这个国家少数民族缴税养多数民族还被打杀烧虐,要求公平就是自大?要学伊斯兰教精神才算不是自大?你他妈的真贱得可爱。你这篇留言我担保会名垂千古。
像你这种人家还没出声就自我阉割的乡愿,民联粉丝中有很多呢!

UMMATAUNWASOTO said...

满口粗言秽语的Botak,令我想起多年前杀人不眨眼的Botak Ching!

其实我的评语不是针对Botak,而是针对LOL,没想到却杀出一个Botak Ching!

Botak said...

LOL说得不错啊!
对啊。我就是满口粗言秽语的。不认识我啊?
不习惯的,最好不要进来。假斯文的在这里都活不下去。

Botak said...

UMMATA@#$什么的:
我骂你不是因为你针对我。
我骂你是因为你写的东西该骂,是典型的乡愿,典型的愚民和奴性。

HY said...

Botak兄,您这篇写的不错,可反驳umma bro 却显得有点牵强和绝对化。就说说LOL写得这一句“因为他们觉得无所谓…”我真想知道LOL如何得到此结论?还是一贯的概括 ?

再进一步说,您觉得华族(家族)有共享权力的胸襟吗?从PAP到DAP, 从李氏到林氏,我们有啥榜样让他人觉得我们能做到更公平?一味的谩骂和怪罪别人总不是好办法,多照照镜子会好些。

Botak said...

HY: 写得错与不错还不到你来评论,因为你还看不到问题的根本,要不然本文不会被你归纳为《谩骂》。先看清楚我写什么,镜子留给你自己照吧。
至于骂你的 brother UMMA奴才,我没有所谓的文人形象,喜欢骂谁就骂谁,不喜欢的,真的真的真的,别进来!(还跟我来什么烂耙“牵强”什么“绝对化”,哈哈哈,文字红卫兵)听着!华人已经到了没有心境时间客套的地步了。你offer 帮我含七我也是这么说的。真心话咯,唔?
我写我看到的东西,谁在乎你那一套道德准则?网络现在有一群抓字蚤的,就连人家反驳他还要有他批准的规格呢!这叫谩骂?真是他妈的。我习惯写大格局,要抓字蚤的自己回家脱裤子慢慢抓。
UMMA 是典型的猪奴才,他的口气根本就是巫统的翻版,(比如:华人大赚特赚等等),根本就是特务。说了这么久奴才还是不明白,我要的是完全的公平,你们自小被人 奴役惯了,看不到这点:马来人没有胸襟放弃特权前,请不要要求我们做什么。他们放弃了特权了,大家站在平等线上,才来衡量华人的胸襟。你从一开始就站在马 来人不该放弃特权的大前提上,就是与生俱来的奴性,很难和你说话的。
什么?什么?什么?好像又有我的几句话你要抓住了是不是?
准备了抓字蚤很serious的装模作样学者般逐字辩论?
准备了断章取义避重就轻说这个不说那个?
准备了拿什么胸襟什么怪罪别人什么客观的大前提来改变本文的主题?
准备以自小被人洗脑的三大民族和谐共处的鸡败理论来混淆视听?
然后再以那一套规格化的道德标准来衡量我的所谓笔触?(噢,阿里路亚)
自己先照镜子啦。傻骇。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我不是学者,别期望有所谓“学者式的辩论”。这里是直指问题中心的市井之徒的真知灼见。

HY said...

Botak, i dont think u can read chinese properly, let me try in both english n chinese.

I said yr article is good, if u think readers have no rights to comment on yr article or u prefer us not to access yr blog, just dont publish yr writes on a google blog, or make it private. Or else, bear with us.

谩骂 is referred to yr retort to umma, not yr article, if u have reading deficiency, lets find way to cure it rather than be a hip shooter, albeit I believe it is more likely yr brain that need finetuning.

你回复所谓的大格局也不过是两点,1)完全的公平2)马来人没有胸襟放弃特权前。其他的依然除了谩骂,还是谩骂,to sum up, the rest say nothing about everything,n mostly are being presumptuous. 我的忠告是如果你不懂啥是大格局,多读点书,那”绝对”是良好的嗜好。

你没有给”完全的公平”下定义就值指马来人没有胸襟放弃特权,当然你也可以专横的说什么直指问题中心,好似你说的就是真知灼见(是含糊过去吧!),而 我暗示马来人没有看到新政权意味公平,就不容易自动放弃特权却等于奴性?且不说他们 还有宪法作为依据。

我再重复,我真想知道LOL如何得到“因为他们觉得无所谓…”此结论,还有您觉得华族(家族)有共享权力的胸襟吗?答不出就让我们到此为止,不需要长篇大论的写一堆无关痛痒的形容词来自我陶醉,还以标榜(伪)市井之徒来作掩饰,真他妈的好笑。

LOL said...

除了99年大选因为安华事件,巫统的马来票不过半之外, 每一次大选,至少都有一半的马来票投给巫统. 巫统狂妄的底气来自哪里? 它敢将非马来人践踏在脚下的底气来自哪里? 它的底气来自马来人的支持!!

难道这还不够说明马来人纵容巫统吗?

告诉我,为什么每一次出现欺压非马来人课题,除了华社表达不满之外,马来社会几乎可以说从不出声? 不是说有很多开明的马来人吗? 马来人出来讲一句公道话,好过其他人讲一百句,可是这些人死到哪里去了?

马来人作为国内最有权势的族群,究竟有没有尽到作为公民的责任?

Botak said...

HY:
啊哟,还说英文了?哈哈。拜托,我让你批评的,放心,我可不像一些名家那样会删贴。但是我也会不客气的吊人。这是我地盘啊,你能写我不能 骂,你以为你是谁呐?我所谓的大格局,是说我只写大环境,而不学一些人般抓字蚤,意即叫你注意我的大意在那里。大环境就是马来人懒惰,不能放弃特权。这不 是presumption, 是matter of facts, based on our daily life. 你不同意不要紧,有人同意的。你如果认为这是presumption那就是你还是很乡愿,大家就说不下去咯。
LOL如何得到那个结论,是他的体 验,他的看法。我赞成他写的东西,是我的体验,我的看法,还来什么“你还没给《完全公平》下定义”。。。哈哈,看,来了,抓字蚤的来了,《完全公平》四个 字,不明白就去查字典,还要我下定义?干!我就因为早就预见了你会来这些,所以才和你说,这里是《市井之徒》的,非你们这些读书人转牛角尖的地方。懂吗?
我写我看到和感受到的,明心见性。这里不是写论文。什么两点三点,偏偏回避华人被迫害的重点。我骂人是谩骂,马来人骂你就是要“多了解友族感受”,对吧?他妈的。
所以我才说,“不爽的别进来。”现在明白了我的苦心吗?我的写法从2008年到现在,都是这样的,不会为你而改。所以我才骂你抓字蚤,用你的道德标准来规范人家写作。傻骇。你都一直要站在这个大前提上,是没得好谈的。
宪法作为依据?哇咔咔咔咔咔咔。你不提还好,还以为你真的有料。这里有一篇我2009年三月的博文。http://botakray.blogspot.com.au/2009/03/blog-post_28.html
文 中引用人权律师Charles Hector Fernandez 的马来人在宪法里的特权分析。搞清楚宪法153 和160(2)条文才来和我讲。他们马来人在宪法里的权益根本模糊得很,所以巫统才搞了个“土著”,来取代“马来人”。因为,如果是“马来人”,就没得玩 了。必须换个名字,土著,才能把印尼,孟加拉,菲律宾人都拉进来。土著,这两个字,不在宪法内的,土著,是巫统发明的,宪法内的字,是“马来人”。懂吗?
你看,其实我很坦白,而且有先见之明,知道你喜欢抓字蚤和打转,问题在于你接受不了我的坦白,接受不了这里没有你的规范作文,硬指我在谩骂,却心中又不能放下我的文章。
总的一句,我写我的东西,如果一些自以为很有学问的把我的留言或文章拆开来,问我,这段请你诠释,那段请你define. 所以,还是那句,不爽的别来。不是不让你留言,哪!去写一篇反驳我够力的,放在你的博,给我link,我link 过来让大家评论。我这里人多,不会埋没了你的文章,让多点人看看你的论点。别在留言版抓虫。

HY said...

LOL, 你为何不说是华人票在1990年和1999年救了巫统呢?是我们在纵容巫统吧?

HY said...

我写英文是怕你读不懂中文,我之前写的很明确,可读你的回复,难道真要用国语?你当然可以骂人,我是说骂人前先作反省,不是我连说活批评的权利也没有吧?

我说公平,你却带出特权,还说放弃特权,我没说我很懂A153,可是我们的争论应该限定在有或没有特权,怎么说到“土著”来取代“马来人”?好像是你在抓字蚤,不是我。A153在1963年有作更改,有称代表华人的马华应该有举手举脚赞同,你我父母有很大可能曾把票投给马华吧。至于宪法里的权益模糊,宪法权威Shad Saleem Faruqi不是说得很清楚吗,他还说有人把特权当权利。巫统用种族和宗教来操纵友族,我们也把友族说的一无是处,这种大格局和坦白,不是接不接受的问题,是关乎到智慧。

有时间再续。

阿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阿信 said...

回LOL。。。。“馬來西亞華人前世造了什麼罪業,竟然給我們遇上了” 不用说前世,硬要说就是三代来马的先辈太短见太孬种。

如果我们要讲现实,适者生存物竞天择。基因是自私的,应该是说在没升华之前的基因是自私的。

那保持掌握权力,打压威胁,保护主群自然是合理的一种解释。毕竟从屠杀到打压也算是进步了一点点。

若要说“马来西亚被马来人领导, 这是国家最大的不幸”。我们这代华人最大的不幸....必然是归功于 “每天只想着赚饱饱衣锦回中国的三代前先辈。”太孬太短见加一点自私基因作祟。

独立初期人多势众,但每个还是想着赚三餐积财宝,准备将来有日衣锦回中国(好些在家乡还有家小呢),所以大部分对本地权力实事政治完全提不起劲,不然马来民族抬头初期,华人先辈若是能团结即时跟风和英国人谈判,占了人口和族群优势,硬一点的结果或更惨或更好,但绝不会这么“逊”。

再说,要不是伟大祖国突然被全解放了,那你今天也不会看到这么多华人还留在这里。可能你也不在这里了,除非你是峇峇娘惹。华人到发现回不了家时,才紧张个屌。那时已是慢三拍等着被宰了。直到林连玉呼吁大家留下,取公民,那也已经是慢三拍的事了。

还有,要不是几个早已是生长死于斯的峇峇带头衝,你也不会在这谈啥民族权力平等问题,因为大部分的我们根本不会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就是说早就被干掉了。你今天还有这点苟且的地位,还是得感谢这些峇峇们,再感谢那些连中文都说不好的亲英香蕉们。

所以我们只能慢慢走,一起走,等到友族大部分基因思想也升华了,或许才能见乌托邦。

若说急了,也怪不得人家。捍卫自己权利,有时就是打压别人,沙文一点,压榨别人多一点。你骂臭头也没用,国民党大军退守台湾的时候不是对当地原住民干这种事?和国民党属同一票人的马华先辈,难道得势后就不会出现蒋光头之流?
把南岛民族统统给汉化得连自己姓啥都不知道。
反正开明也是就这近几十年,马来西亚说穿了也就是慢一点。

我国跟不上时代的民主演化进程,马华人除了自己爽之外可曾真的在“全民”民主意识推动上出过啥力?不就是刚好乘着台湾的风现在开起来有点样而已嘛。34十年前讲民主反集权的可是新马ISA大牢里关着的异类呢。读中文书的孩子年轻人可有本事接触到这么大量这么“前卫”的资讯?再不然就是当马共去了。

那广大的马来民族要乘啥风啊?印尼?茉莉花?你嘛帮帮忙,不打算出点主意改变啥,就给点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