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9 August 2013

老李評民聯:盲點在哪裡?




老李看死民联政府而发出的评语,继上回09年的番薯国巡回后,(参阅我2009年的旧作《高手老李》)在朝野再次掀起风波。

其实民联粉丝气度太小,动不动就说出“回去管好你的新加坡啦”那样幼稚的评语。要知道我们平时也在评论新加坡和其他国家,这种《不是住在这里的人没有资格说话》的论点和想法,是极度乡愿及在全球化的今天站不住脚的,要不然你就是和对新加坡报道枪击案老羞成怒的总警长同一等级。

至于另一种说法,“新加坡就要我们差,所以才有人才输出去给他们”就更加白痴。今天,新加坡的人才来源已经是多元化和机制化,输入人才的特定管道和管制会视经济和就业情况自动调整。你不来我有中国大陆,缅甸,印尼。许多公司都聘请了缅甸工程师,我们公司的工程经理是菲律宾人,刚拿了新加坡护照。现在他们不单靠我们啦!

而老李错在哪里?老李的论点大多数人只把它分为两点:第一,他说,种族政策使大马处于劣势。大马宁愿让人才流失也要保有某一个种族的优势。他的第二点,也就是让民联粉丝大动肝火的,就是民联是投机性的组合,是为了推到国阵而建立,而不是有一种共同的理念。

但是许多人没注意的,是他如何诠释第二点,那就是,“民联上台并没有能力取消马来特权”(Pakatan would not be able to do away with Malay supremacy)。“只要他们不执政中央,他们可以达致某种程度的团结,因为不需要实行他们答应过的多元种族政策。”(”As long as it does not actually hold the reins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therefore does not have to implement the said multiracial policies, some semblance of unity can be maintained.”)因为,马来人不会放弃特权。

接下来一句话才是他思想的重点,“当他们执政中央后,不同的理念就会使他们四分五裂,或者政府将因不能达致共识做出决定而瘫痪。”(The moment the bluff is called and it is handed the full power to push ahead, it will either be torn apart within or be paralysed by indecision.”)看到老李的问题在哪里吗?

民联不敢也没有能力实行真正的多元种族政策。这点,我举脚赞成。但是,说民联政府如果执政中央最后会分裂,则太过武断。因为,在老李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多种声音的联合政府这回事!在老李的人生字典里,都是一党独大,思想一致化,强势政府说了算!这才是他真正的盲点!

绝不是像一些傻骇说的,他要贬低民联“因为民联上台大马就强了就没有人才要过新加坡了”。哈哈哈哈,他妈的,你们真的很会自爽。记住,只要马来特权在一天,大马就强不过新加坡!这点,老家伙看得很透彻。他在离开联邦的时候,就批死这点了!新加坡才不怕。

老李的盲点是,在民主制度里,联合政府,本来就是机会主义的。看英国自由民主党如何弃工党而投向保守党,就是一例。最主要的,是做了政府后有否造福人民!

民联三造虽然同床异梦,但是绝对可能为了保住政权而合作愉快。因为,老李错了,马来特权是没有人会挑战的,(你以为火箭很勇?)但是他们顶着民意上台,加上三造互相制衡,怎么烂也在头两届会做得比国阵好与廉洁,那两线制就形成了。互相制衡的结果,就是没有一言堂。记住,政府弱了,人民就强了。真正的民主国家是不喜欢strong government 的。先进国的人民有时还故意使他们喜欢的一方没有三分二,以防权力过大。

然而习惯了PAP一把声音和赢超过90%议席的老李,怎能接受民联的模式呢?他更怕新加坡人民“学坏”啊!呵呵呵。他其实是在提醒新加坡人,不同理念的人是不可以组成政府的,只有大家的思想是一样的,规格化的,就最好!

至于民联粉丝,你们何必理会老李?拿点风度出来。你们要担心的,是回教党的保守派会否因宗教和种族因素而和巫统再走在一起。这,才是我们的梦魇啊。


15 comments:

moot said...

每次看小新李的“批评”,总是觉得他不坏好意,机关算尽才说的。 所谓的“马哈迪的好朋友“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反正他每次开口对邻国的”看法“ ,都有利用"华人“这个课题来挑拨,故意跳过巫统和愚民的经济政策。不折不扣的”殖民主"思维”。

LOL said...

民联为了保住政权而合作愉快

哎,马华就是为了保住政权而跟巫统合作愉快的,行动党会不会变马华?

Ahmad Johari said...

李光耀和Botak,一个天,一个地。。。

有人不自量力,拿来贱。。。哈哈。

HY said...

"是回教党的保守派会否因宗教和种族因素而和巫统再走在一起。"

机会主义?

HY said...

我想我们更该担心的是究竟多数票要达到多少 百分比民联才能赢,经历了上次选举,我‘忽然’间觉得谈民联执政中央似无实际意义,李光耀的马后炮只凸显他的肤浅。

ps/ i think singapore govt still prefer malaysian, we were taught to be more inclusive n obedient, n much easily nurtured a sense of belonging due to discrimination policy at home. mainlander despise singaporean n vice versa, an ironic consequence of the utilitarian approach from both dictatorial government.

Ahmad Johari said...

自己没用,没出息,跑到別人的国家讨饭吃,还呵支呵咗?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甘榜冠军,无言,有識之士无春,更无言。现在年轻人好吃懒做是肯定了,等大災难与战争发生后吧,才可能改变,美好年代吧。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又有收钱的发瘟狗跑来疴屎了.

Ahmad Johari said...

Botak, 有骨气的话就别吃新加坡施捨的饭。吃得别人的饭就没资格说三道四。

Botak said...

MOOT: 哈哈,他不是不怀好意,而是旧怨难平。他没跳过巫统啊!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如何被种族主义者啐弃,而逼到不得不脱离大马。他每一次说大马的种族主义时,都是对着巫统的。

LOL:不会。国阵的基础是种族,一开始马华就处于弱势。

HY:你连机会主义和种族主义也分不清。

你阿妈做蛤粒:哎呀呀,令伯有本事新加坡才叫我去,有骨气的就别改马来名,你主人喂得你饱吗?古古交割了吗?真替你妈感到羞呐。啧啧啧。你再不爽我写的东西也是这么多人读的啦。

IAMFG:别那么说,这是忠实粉丝啊,应该是老相识了。一天上来几次,现在华人民怨冲天,需要这种娱乐来保持怒气。幸亏我早回到家,人家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虽知收人钱财,为人消災,这假马产也太交行货了,短短两行字,难得你还得空屌它,才叫事到功成有钱收,不过应该不会多吧,不然那会那么随便。

槟城老唐 said...

李光耀绝不是那种面对批评指责而笑骂由人的政治家,他会以法庭而不是教堂来驳斥所有对他不利/不实(至少他认为)的评说...所以博达身在“新”穴,在写李光耀之前要特别小心。

槟城老唐 said...

李光耀绝不是那种面对批评指责而笑骂由人的政治家,他会以法庭而不是教堂来驳斥所有对他不利/不实(至少他认为)的评说...所以博达身在“新”穴,在写李光耀之前要特别小心。

Botak said...

IAMFG:假马铲不一定是受人钱财的。假马铲更大的可能是典型的自闭阉割智障人,看到哪里多人的,就去那儿踩,踩了就走。他的目的是要挑衅我,然后躲起来看我的反应。不过被人骂了他可能会有快感。

老唐:你把事情看得太过了,今天的小新已经不是六十年代。我这篇是我的看法和分析,不是述说某件事实,Fact,(比如,我说老李曾经怎样,而真相却具争论性,那我就惨了。)而且是针对他过说的话。新加坡人不喜欢可以反驳我的看法,如此而已。
二来,其实我没完全反对他的看法呢,你没注意?真正讨厌我这篇文章的,是民联的人呐!

HY said...

如果最终对象和目标是人民和造福人民,应该说实用主义,而不是机会主义。

说民联的人讨厌你这篇文章,身为民联一份子,虽不代表全部,我却认为你也太武断了,我只想说,李光耀对民联的断言和你的反驳了无新意,不过是旧曲重弹。当然,你弹的比老李更符合对民主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