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August 2013

台灣集會大不同




台湾二十五万人上街,和我们的大集会有何不同之处?有民联的朋友拿来和我们的相比,对我说我们的人数也有这么多,说台湾还不是那么烂?我大吃一惊,觉得如此比较,诚属自我陶醉之举。要知道不同的地方可多。(又不好意思扫他的兴)

第一,人家死了一个小兵就二十五万人上街,我们在死了赵明福,朱玉叶,还有死在警察扣留所的这么多人之后,都还没有人就有人冤死而上街。人家上街从来不看政治领袖。我们都等领袖呼唤。而领袖只叫我我们去黑衣集会,体育馆静坐而已。

第二,人家上街后,至少总统有出来做做样子,假假沉痛一下,并对家属表示哀悼与歉意。我们的首相不管你做什么,都不曾出来见你,更别说认错。而副首相还踩多你一脚。

第三,人民施压的结果,现在小兵死因已经由“意外”转为“他为”。而我们的赵明福仍旧是“被自杀”。

第四,两造的集会都是和平集合,和平解散。我们的在解散后,好像少了点什么,因为集会过后,一切如旧,政府和选委会,连眼角都不扫你;盗贼照旧抢劫你;国阵一定不下台。所以开始有人在想是否要革命。
但是台湾人是不需要革命的。人家社会治安普遍良好,公民意识和政治醒觉高,马英九干不好会在选举中被轰下台。所以人民不需要更激烈的茉莉花玫瑰花菊花。集会过后当然回家。

当然,在民主进程来说,台湾人比我们幸运多了。他们只需要专注于争取民主。我们还要兼顾种族课题,和各种族因不同利益关系而不能同心的问题。甚至(记得吗?大选前)华人上街多了还会惹马来民联支持者猜忌,担心他们的特权受损。等等等。

唉。怎么比呢?

20 comments:

LOL said...

我不想见到茉莉花革命发生在马来西亚, 可是我又要政府向人民屈服。 除了等大选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游荡花旗 said...

LOL : 给你等到大选又怎样?

LOL said...

花旗佬: 那我内心又一次燃起希望,希望可以扳倒国阵. 虽然我知道遥不可及. 可是那卑微的想象,是使我继续活在马来西亚的理由.

Botak said...

大家安啦,茉莉花也罢,菊花也罢,绝对不会发生。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你就是喜欢拿猩猩和人类作比较,orange dan apple Tak sama mah! 等下猴子又在你脸上打飞机了。

Botak said...

IAMFG: 哈哈哈。哎呀,brother, 我习惯了。网络世界,很多人要踩你,只能在你的留言板打游击和放屁,看起来好像很有能耐,(因为留言是断续的),却不能真正写篇完整的文章出来。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只是觉得人类被猴子统治有点不可思议。

Botak said...

嗯,嗯,历史上野蛮战胜文明的例子多的是。一点都没有不可思议。

HY said...

对台湾政治稍微有点认识的都晓得民进党曾以撕裂族群和制造省籍矛盾、煽动族群冲突获起政权,所以对于那些号称反种族主义者却屡屡以高人一等的态度和姿势看待其他友族且自称坦白的伪人要慎之防止。共勉之。

leejiajia said...

我想LOL是過慮了,什麽茉莉花蘭花大紅花都不可能會發生在番薯地上的,是完全不可能發生,因為這裡就是散沙一盆。

別以為經過幾個集會就看到遠景,大家就合心了。這幾個集會只能讓人看清楚大家路能走得多遠。

遠的不說,說最近在馬莫操場紮營一事,紮營是表現了勇氣啦,但市議會下令拆的時候,就乖乖拆了。

吁!幸好和平解散。

Fair仔 said...

HY,

台湾自国民党退守台湾以来,就存在外省人跟本土的矛盾。
不是单单一句民进党撕裂族群和制造省籍矛盾就可以概括的。

在一党独大的日子,被压抑的不公平和愤怒最终会被引爆。 就看引爆它的是谁而已。

民主社会就应该有摊牌! 把立场说白了, 说透了。 大家知道底线在那里就会有所调整。

台湾人比起以前的政治对立, 不相往来, 诅咒谩骂。 到现在学会吃饭会友时知道对方立场不谈政治。不能不说是经历民主进程得到的成熟和进步。

鱼米之乡 said...

有人认为换了政府马来精英就会换了脑袋。其实,马来人并没有准备好放弃特权,换政府只不过是换人来打发其族。,公平,离我们还很远。

HY said...

Fair仔兄,

我写“曾以,,,,,获起政权”,来说明台湾也有种族课题是概括吗?还不够具体?

再说,你觉得如果外省人不时的抱怨和叱责本省人懒惰,落后,换政府不换脑袋等等等等是摊牌是底线?还是坚称大家都是台湾人,分歧只是政治,无关外省人本省人,哪一个比较成熟进步?

Botak said...

忽视种族特权为主要障碍的结果,是在将来万一民联真的上台时,对民联可能性的分裂没有心理准备。许多年轻选民竟然不知道回教党是巫统分裂出来的。我早年写博时就预见了他们将再走在一起。因为,当只有种族和宗教成为共同点为依归时,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不用相信我,放长双眼看就是了。

把民进党当成所谓“撕裂族群和制造省籍矛盾”是令人哑然失笑的。我们不能忽视228恐怖时期发生什么事,还有一党独大时外省政府加诸于本省人各种不公和压迫。南台湾人的反弹是必然的。然而今天台湾政治已经日趋成熟,懂得利用两造来制衡,并以政策及照顾台湾利益为监督政府指标。认同国民党就是大一统,民进党就是分裂族群这样的想法,与对岸民粹的陆猪没什么两样。
因为,一党主统一党主独的政治形态早已经过时,台湾政治早跨前了。
Fair仔,好久不见,你好吗?

Fair仔 said...

HY, botak 已经答了一部分。

分歧不单单只是政治, 政治是人为。外省人是当时的既得利益者, 他们是倾向维护这些利益政策的。

当时的问题核心就是这些, 不说这些, 难道擦球边? 打圆场? 当时造成的社会撕裂, 是必须的, 是台湾民主进程的一部分。

---------

经过多次民主的政权轮替后, 两党制敌对党会越来越像, 理念跟政策就像饼印一样, 只是包装和点缀有点不同。

历经轮替, 回教党像巫统或巫统像回教党并不会意外。除非不是竞选同一个板块。议席是零和的, 巫回合作机率和意愿较低。 当然也有说政治是门化不可能为可能的艺术。

----------

botak, 我一直都在。。。。

HY said...

Fair仔兄,

俺是在回应botak这句“当然,在民主进程来说,台湾人比我们幸运多了。他们只需要专注于争取民主。我们还要兼顾种族课题,和各种族因不同利益关系而不能同心的问题。",俺没说过撕裂族群和制造省籍矛盾是唯一的原因,俺旨在不同意以上的(大格局?)理论,所以俺不懂您是在附和俺,还是你有一套更巧妙的理论来合理化他的见解。

众所周知巫统的问题核心就是种族和宗教,你觉得我们应该配合,还是走出去?如果马华都能和巫统合作,为何回教党就不可?尤其当面对蔑视他们的对手。

Fair仔 said...

HY, "对台湾政治稍微有点认识的都晓得民进党曾以撕裂族群和制造省籍矛盾、煽动族群冲突获起政权"

我是对你忽然蹦出的这句话做回应。我回应是因为觉得你这句话很片面, 有点以偏盖全。

---

每个政党都有机会会合作, 但机率是不同。 回教党和巫统表面看上去都是论调种族宗教。 可是它们都是竞争同一群人。同行如敌国。 要是合作,议席要如何分? 要回教党放弃议席还是巫统在回教党旗下?

这要协调和放弃的东西比竞选不同板块的党更多。

这是为什么看似调调不同的行动党反而可以跟回教党合作。



HY said...

Fair仔兄, hmmm是忽然吗?会不会是你太过聪慧,闻一知十?

我是赞同你的看法,前提是巫统强回教党弱。我的想法合作可能是在选举结果之后,比如说回教党强巫统弱,加起来却又刚刚好。当然无论结果如何,华人不能退缩。

Fair仔 said...

HY, 容我长气再讲讲。

回教党强巫统弱, 合作机率更低:

1. 如果回教党作庄, 意味巫统下一次大选就要放弃今届输掉的议席。 如果不肯放弃, 回教党那肯让你埋堆?

2. 污统弱, 很大可能也同时输给公正党, 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

3.背叛选民并不是好选项, 选前攻击批评对手, 选后竟然同捞同煲, 以后如何取信于民?

4. 回教党被巫统过过一栋, 他们对巫统是有戒心的。

5. 巫统党产丰厚, 做惯老大, 绝不会有屈居人下的意愿。

6. 回教党伙拍巫统, 马华民政要缴械投靠?以后 更不用抬起头了。还是选择离开? 回巫议席更少。 成吗?


巫统表面种族宗教, 事实只为了权力和利益, 其他都是晃子。

最重要一点, 我认为回教党还没有到为了回教兄弟情怡放弃议席酱伟大。除了公正党有问鼎中央的野心, 回教党和行动党其实只倾向安于一偶。

北马吉,吉,丁三州囊括的议席, 对于回教党是心里底线, 伊党宁愿退守偏安, 也不愿交换典当出议席。

HY said...

Fair仔兄,不长不长,可让俺作多方面思考。我对回教党是比较信任和有所企盼的,但是也不敢说全部回教党人都一致,他们其实有一部分是亲巫统的,另一说法是比较民族主义的。

上一届大选我是帮回教党竞选,我个人感觉是回教党强硬派多来自东海岸,特别是吉兰丹,也是巫统人比较惧怕的,其他还是比较温和的。政治本没有永远的敌人,我们看作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