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7 August 2013

老李消滅的是原創性和文化


行將就木的老人,顫抖著孱弱的軀體,摒出這麼一句話,新加坡(免費電視)不能重新播放方言節目,否則就是開倒車。語氣堅定,斬釘截鐵,固執的身影背後閃爍著一代偉人的光環。

我喜歡恐怖片。第一次看日本經典《貞子》是在英國的電視的BBC舊片播放時段。沒有英語拷貝。從頭到尾都是日語,配以英文字幕。我雖然常看日本AV,除了yamateh外其實我一句日文也不懂,但是看得西北害怕。如果鬼佬把它拷貝成英語我肯定罵娘。

因為,片中演員的演繹,情緒表達,舉手投足,口語,基本文化都是日語的。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是,我的意思是說,我寧願看字幕。

周星馳的《功夫》上映時我還在英國,想到大陸強勢文化氾濫,很怕播映的是普通話版。結果看到的是原裝廣東話,高興得差點流淚。老外尊重原創性和原有文化,從此可見一斑。

新加坡把廣東話和閩南話的電影和電視劇都拷貝成冷冰冰的華語,劇中原有的精神面貌喪失無遺。這不但是對於藝術的不尊重,也對於啟發新加坡原創性精神是一大打擊。因為這是個沉迷於規格化的國家,把一切都規格化了,你們的藝術家就少了。

可是你以為他們真的全盤規格化,不是英語就是華語,那你又錯了。人家崇洋媚外得很。東洋人可是高新加坡人一等的哦。所以韓劇和日劇都有雙語頻道呢!你不聽中文拷貝可以聽原文。嚇!原來有得選,那很正確啊!那為何廣東話和閩南語沒得選呢,不能有雙語頻道呢?

就是不能。不明白是什麼樣的道理,反正就是要滅了方言,這些低俗的,沒有實際功用的語言。對新加坡華人,你很難和他們說母語是方言,不是普通話。這是個頭腦也被規格化的國家。

所以我不明白你們如何看普通話的韓劇。我老婆一句韓語也不懂,書也讀不多,但是在新加坡看韓劇總是轉去韓語,然後看字幕。因為她說,華語的很假,看不下去。她本来不喜歡韓劇。來了新加坡,看到閩南劇每套片都是那幾個人的聲音,只好看韓劇,至少有original

老李是個紅毛屎,不能期望他明白或珍惜華人的傳統文化。他也怎麼不想想我們番薯國的華人看周星馳聽廣東話,怎麼華語普遍上還是比新加坡人好?就是因為我們學中文當成一種自身文化來學,新加坡人學中文當著一種工具來學。這些我在2009年一篇舊作《老李,你還是錯了》已經提過。

回答我,你學華語是因為你是華人,還是中國崛起了?你學中文是因為自身血液裡的文化因子,還是因為它有實際功用?衡量中學生的中文有多好是看他作文的創意,還是互相比比背了多少句成語?

老李無知到不清楚廣東話和方言在世界的大中華圈子內的分量。從所謂實際出發,結果就是不中不西,新加坡華人想為自己的紅毛屎身份自豪,又好像覺得不夠紅毛;想要為華人身份自豪,又覺得好像很老土。中不中,西不西。一個強勢文化的浪頭過來就可以把這國家里華人的人文傳統連根拔起

10 comments:

LOL said...

现代的父母几乎都跟孩子讲华语,搞到他们全不懂方言。像我这种80年代成长的,是马来西亚最后一代使用方言的华人了

LOL said...

广东话跟闽南语有香港台湾通俗文化作后盾,还可以生存。 其他较弱的方言诸如潮州,客家,海南等将
在马来西亚灭绝

Botak said...

LOL:说真的,潮州客家这些已经传承得很辛苦。海南,福州话这些冷门的可能会灭绝。

HY said...

Harry的一套历来和巫统都没啥区别,就应为他是华人,至少很多马来西亚华人认为是,就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下无似的。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忘本!什么全球化,自己的方言都掌握不好谈什么鸟文化?也不是什么懒叫香蕉人变出的次文化,一说方言就好像低人一等,我在家里都尽量父母说海南话,真怕有一天会消失了,因为新一代已少讲了,加上两老也不以为然,都没想到多学一种语言又不会吃亏的,干。

游荡花旗 said...

请问 Botak 和女儿讲方言吗?

Botak said...

新一代的确少讲,原因是家里通常说华语。不过只要不特意去压制方言,他们总会学到的。比如,电影的广东片,都是耳濡目染的媒介。
回答花旗佬:我和女儿一开始先说华语,现在开始教她广东话,因她听大人说自学很快。英语我放任她在学校讲。家里没说。遗憾的是怕这么下去会漏了福建话。因为除了我没人讲。
不过以前我们都是几种语言一起来,怕什么?

HY said...

我和父母孩子都说广东话,孩子上学之后倾向讲华语,这是自然而然的,孩子告诉我会广东话可做翻译,因为大多数同学只会说华语,募捐时广东话可大派用场。我从不和孩子家人说英文,华语方言已经说得够烂的,还讲啥英文?

李光耀连中文教育都可弃置,何况方言,以他那现实主义和功利主义所主导思维里,英文华文已够用,何须浪费资源掌握其他非主流语言,既然大陆官方都只推廣普通話,顺应潮流总不会错的。坦白说我所遇到的大部分新加坡華人似乎也如梁文福歌词里叙说的,英文和中文都能和人吵架,也不见得一定不会说方言,所以我常想,老李的很多政策也不过是他一厢情愿,民间自有民间的对策,他老人家喜欢吹,就由的他吧。

阿信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阿信 said...

我还蛮喜欢我校长的意见,除非他们自己不想要,不然应该加以鼓励,如果没有能力,有能力的应该加以协助。但如果他们自己放弃了,就让他们去吧。
去看看原住民的语言灭得如何得快,我在台湾留学时认识到一个邵族人,他说他们剩下没几百人,汉化的都汉化了。但政府目前极力拨款鼓励他们恢复母语研究和发展,语言文字等。让我有种感伤及佩服的复杂情绪,不容易啊。
看我国是如何极力同化和消灭原住民以扩大自己民族版图。这也是百年前汉人在台湾所做的,如今开放了才走到这一步.....不知马来西亚当权何时才会走到这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