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7 September 2013

民聯的自我閹割


也真多得陳平掛了,民聯眾領袖都鬆了口氣,總算有課題得以轉移民眾注意力,按了許久的懶耙,終於可以鬆開了,趕快眾口一詞的譴責政府不讓陳平回國,咦?火箭也出聲了呢!當所謂的《土著經濟賦權政策》出爐,除了公正黨說幾句沒有後續動作的門面話,其他的都靜得可以。那國會最大反對黨的火箭,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死了。

看人家林立迎多厲害,為了陳平的事和總警長對著幹。怎麼不見他為這個《土著經濟賦權政策》和政府對著幹?這就叫做課題有分輕重啊,當官第一戒,柿子選軟的嗑。君不見連馬華的也來抽陳平的水了。這趁機抽水啊,學問可大。

選你們出來,讓你們領國會議員津貼,不為我們吵,難道只為黨爭吵?握著51巴仙的民意,就是如此的狗樣?當然,民聯的領袖還沒人有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情操,沒有不平則鳴的公民意識和修養,沒有教育群眾不討好愚民的膽量。在這瘋狂的輪椅政策(比拐杖高一級)宣布後,前所未有的89席民聯國會議席,就像89副棺材,Lifeless。真有替他們打齋的衝動。

噢不,或者,人家不出聲,是因為贊成國陣的政策呢!畢竟人家要照友族支持者,而友族,不管支持民聯與否,只要看到是特權政策,就不會出聲。這種短視,自私,和逃避現實的民族性,使大馬政改變為不可能,使改朝換代失敗,使反對黨成為笑話,使國陣穩住了40%選票就能執政,使我們50多年來原地踏步。

但是民聯就算不敢罵種族特權,也應該指出這種獎賞投票給自己的人的方法是就算最落後的民主國家也不敢說出來的國際笑話,更應該指出這樣也構成賄選。不過,畢竟民聯注重的不是大是大非,而和國陣一樣,是小恩小惠。所以人家始終忍,沒出聲,

告訴你們,大馬其實沒有種族主義。真正種族主義的人,是很有自尊心的。他們一方面看不起別人,一方面只靠自己,不會靠別人繳的稅養。要人養又要欺壓人,是極度的懦弱和令人鄙視的。斥責這種人,需要道德勇氣。民聯有嗎?

民聯的懦弱,其實反映了愚民的認命。你選的代議士,你不要敢要求,你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你也替他著想,想必然尊貴的代議士也是為難哦。所以,這輪椅政策出爐後,每個人罵臭了,就沒有人問他們有51%民意的代議士為何不替他們出頭。然後看到代議士挺陳平,又覺得代議士是英雄。宣傳和抽水之妙處,在此。

公正黨說了幾句話就沒有聲音了,火箭更加不用說,假假埋頭忙黨選。回教黨忙著和上蒼互動,開明派和保守派在角力。國陣看死了馬來人的死穴,看死了民聯的無能。

我再推出多十個更加極端的輪椅政策,就算民聯上台後,誰敢拆?懂得大是大非的政治領袖就敢,懂得教育群眾,而不是討好群眾的領袖就敢。多慮,是料事在先,自我閹割,是畫地為牢。二者全然不同。人是你們選出來的,要他們做什麼,快和他們說去

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除了你、肚懒光,会公干民联的是非常少数,还有很多粉丝和忠心护主的小狗汪、汪、汪,你看陈亚材,反正两方面愚民就是最大的本钱,可以括几多就几多吧,华哥,包头佬和ToKong说,我在忙党选,见上帝,要开明的领导?等世界末日后吧.

Botak said...

哎呀,这里民粉没那么多,去面书看看,吓坏你。

游荡花旗 said...

这里的互动比较少也比较慢。巫统走回头路是聪明的选择。

Botak said...

但是博是我的大本營。我有個感覺,面書不會長久的,將有別的平台取代。

Thiam Teck (1983 - ?) said...

不妨考慮這篇修飾一下,換個筆名投稿主流媒體。這樣也許能達到更好的效果。

Botak said...

我要投稿主流媒體早就去了。連網絡媒體都不敢要我的稿,何況主流?我不會改動任何部分去遷就他們的。

hllau said...

感謝博主好文,再接再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