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September 2013

光頭短篇小說系列之:骨灰



他看起來就像路邊擺攤的,平庸,老實,呲著一口煙屎黃牙,誰看到他都不會多瞧一眼。他把手裡小杯的蓋子打開,望著前面金碧輝煌的首相署,黝黑粗糙的臉上一雙朦然的眸子突然精光一閃,整個人脫胎換骨般散發著威嚴。

身邊幾個人頓時神經一,嚴肅起來。他蒼涼的大笑,總書記,首相署一啊!接著把小杯一倒,裡頭一股極細灰土瀉出,隨風飛散。他頭一轉,厲聲問身旁的小伙子,嗎?拿著小相機的年輕人笑笑,沒問題,老大,放心。

總算辦妥啦。”他鬆了口氣,又恢復那平庸老實的模樣,活脫脫就是一個遊首相署的鄉巴佬。這是第二份骨灰,是小份的。大份的那一份已經灑在總書記家鄉,不立碑,不放塔,就在家鄉的土地隨風飛揚,結結實實的親吻著鄉土。總書記回了家,也探望了首相。”他裂齒而笑,一口黃牙。

那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總書記不是報章所說的那天死的,而是早三天前就死了。

臨死前總書記握住他的手,他感到那一握的孱弱無力,和無比堅決。那些豬崽,我看透得剔透.......”總書記聲音微弱,他們從來沒贏過我,現在,他們不會輸在最後一著的。所以我預測,就連骨灰也不讓我回去的。你要照我的話做,明白嗎?

他含淚點頭,黑黃的牙齒咬著下唇。總書記一嚥氣,他們秘而不宣,只有幾個人知道,都是當年第六中隊的後代。他叫個當地僧人來念了些經,想到總書記是無神論者,不禁莞爾。

遺體放了一晚,第二天就焚了。眾人把骨灰輕易的運過了邊境,大包的撒在總書記家鄉,留一點給他家人。小包的,即拿來示威挑釁的,撒在首相署外面。從火葬場開始,到首相署結束。全程錄影,除了交給家人那段。

三天后,報章報導了總書記死訊,電視台拍到的是另一具蒙頭的遺體了。網絡炸開了。華人被壓制已久的怨氣無處可伸,大舉替總書記哀悼。政府果然如總書記所說的,輸不起,宣布禁止總書記骨灰回家鄉。此話一出,全國嘩然。然而政府一洗被鄰國叛軍攻擊時的懦弱,英勇的檢查邊界來往車輛,連嬰兒奶粉也不放過,以致邊界雞飛狗跳,婦人罵,小孩哭,怨聲載道。

一個星期後,小伙子把撒骨灰的視頻放上Youtube,名為總書記回家記,也不說什麼。頓時網絡第二次爆炸,在三天內點擊過百萬。然而,由於人的臉都打馬賽克,沒有人找得到這些人到底是誰。

政府馬上滅音,網絡媒體全被查封,面書討論者被捕。 Youtube 以理由不足為由,拒絕政府要求抽起該視頻。一個星期後,點擊率破一千萬。被羞辱又不能砍掉視頻,政府毛都炸了,誰提起總書記的,或被警察看到說話口型相似的都被捕。兩個星期後,首相在黨選中下台,總警長被繼任者開除。

在國境的另一邊,他在山頭抽著煙,望著天邊晚霞,微笑。

(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是你的幻想和錯覺)

7 comments:

游荡花旗 said...

兩個星期後,首相在黨選中下台... 準不準?

Fair仔 said...

要化整为零,进入国境有多难?游击队就是声东击西,以少胜多!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光头叔々讲懒古,来!排々坐.

Botak said...

花旗:看小說不要太投入。

Fair仔:根本不難,如果真的為了面子問題,宣布了就好。還說要執行,是拿來讓自己難堪。

IAMFG: 講完了。

Bear said...

多希望这是真的。。我选择相信。

anakmalaysia said...

勵害,蒙不了你!

Botak said...

熊仔:哈哈,很难说,不狡猾的人那里可能在残酷的斗争中生存。

Anakmalaysia:你以为我在场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