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November 2013

一件往事

2009年回到大馬時,說好聽是海龜,說不好聽是整四十歲人,回到起點,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那時還不知道自己始終還是會離開。

當時有幾個看我博的朋友都有約我出來見面,一些成為了肝膽相照的好友,一些則後來沒聯絡了。

東馬火箭的房保德就屬於後者,當晚我們坐在吉隆坡一間餐室外談天。 他當時過來開會,順便見中央。我問他見了林公子沒有,他說,林公子非常忙,很多人排隊見他的。

說的時候,一點埋怨的語氣也沒有,言语中只怕自己不夠幸運,可能見不著領袖。言語中​​對於林氏父子的敬慕之情,洋溢於表。我當時一直挑起尖銳話題,比如林老爹獨裁等。他都不厭其煩的一再維護解釋。

比如,候選人一定只有領袖才知道,最後一分鐘才可以說的,要不會被人收買跳槽。比如,老大獨裁是逼不得以,是為了保護黨。

其黨性之重,對黨之忠心,令我皺眉。 (我們這些自由派天性反骨)

他還說起了東馬如何難打,他們火箭被親國陣的官員擋駕而無法深入土著領地。長屋的土著如何因屋長被收買而全屋的人投國陣,還有人把萬現鈔排在黃和聯桌面,要黃不出來競選而被黃拒絕的場面。這些都多少讓我知道東馬政治環境的艱辛。

還一見面他就叫我參政,說黨需要高學歷人才,我莞爾之餘,才發現是他自己為黨著想而做的建議,沒有人吩咐他那麼做的。 在火箭,他只是小人物。

過後我們就沒什麼聯絡了。然後我幾乎忘了他,直到他被開除的消息傳來。這樣一個多數時候呆在東馬,把西馬的中央領袖當神拜的東馬人,為什麼會被變成蔑視領袖?是什麼原因使他從崇拜領袖變成心灰意冷,連議員津貼月捐都不繳?

根據房保德的說法,很早就知道自己逃不過被開除的命運,所以月捐乾脆不繳了。要知道火箭全職議員的津貼(未扣稅)要繳交10%給黨,非全職25%。所以如果我知道我會被炒,我也不交啦。結果陳國偉就拿這個不繳月捐,蔑視領袖的理由來炒人。那麼真實情形是怎樣呢?

最可悲的是那些看到有人被黨開除就一擁而上,口誅筆伐,還沒搞清楚來龍去脈就破口大罵,只要不服從中央的就是漢奸走狗的人。這些人令我想到文革紅衛兵。愚昧,大一統,野蠻。

這麼久沒見他了,我要說的是,這麼一個人,會變成和中央對抗,問題出在哪裡呢?這已經不是第一單忠心黨員反黨的事件了,保德應該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接下來會怎樣呢?他會跳槽嗎?這個當年的忠心的黨員會被收買嗎?我不知道。


我只看到,一州接著一州,陸續有來,火箭的問題,不能掃在地氈下了。

10 comments:

大头猪 said...

有党性,就不能有人性。有党性,就不能独立思考或特立独行,一切以“大局为重”。

个人的尊严性命,父母,老婆子女等在党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对党领导人有意见?哼哼,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安华从No.2变成阶下囚,到现在通渠案还一直缠绕着他,就是当年和老马作对的下场(原本是要全国总警察长打死他的)。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问题越来越严重了,林公子可底做么淋的,好像完全不管了,做官重要,还是想一直做到老为止,順我者昌,逆我者吃蕉!小白和肥超就是例子,为什么最大的反对党越做越不像话?还有那些'民粉',搞淋啦,鸡败臭骇死番著蠢骇.

Botak said...

大頭豬:我們還是一言堂傳統,無論朝野都一樣。

IMAFG:肥超的做法如果是別人恐怕早被判違反黨紀了。同人不同命的。

zeus said...

林冠英不能成事,一天到晚想如何抽國陣水。
老林保護敗家兒,居然學人賣弄悲情。
其他二三線領袖更不要講,看到都沒力。
還是看AV好了。。。

對了botak,幾時來吉隆坡,約出來,分享我的AV給你,你就給我你那個年代的葉子楣那些。。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几十年了还飞不上天必定有他的理由,老实说政治这口饭,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吃。

麻木崇拜。。哈哈这年代也该死完了,芙蓉这里还有个性陆的也是婆了LP出名了的。。

Douglas said...

自古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一言堂 Tokong 一朝得志,二拜首長,哪會接受異議擾他清夢?

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Tokong 眼裡有了小紅肯定再也容不下一粒塵(鼻屎?)。

林伯陶醉于“拜觀音”也是眼不見為淨。

肥超、土地西裝大亨兩老表、芙蓉小陸亂撞etc.更加不用鳥~~~

定定搵食、已上位的全都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的厲害PLP狠角色。

不提也罷~~~



p/s 歡迎波大再戰部落格,咱們一路都在。

~~~ U'll never walk alone ~~~

大佬 said...

只有在党主流领袖或他们的州马仔地位受威胁,才会炒掉自己的议员来保住势力。

Botak said...

豬哥:去吉隆坡要等明年吧,我是一定要见你的。。。(其實是看AV)
為何等這麼久?因為。。。因為。。。其實我人不在新加坡了,忘了通知大家啦,遲些通知。。。下一篇通知。。。(人家還沒開揍前開溜─────)

麗蓮:政治這口飯,的確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吃。

道格拉斯:55555,為何說我“再戰”,我都沒有離開。。。。

大佬:你是東馬人,你說黃和聯下台後,他的馬仔是否跟著消失?

A secret man said...

good comments!

大佬 said...

现任州主席张健仁与黄和联都属于主流派的,黄和联下,就拍档上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