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November 2013

人家的屁股,自己的臉皮



蔡明亮拿獎了,又怎樣?很光榮?跟著鄉愿媒體起舞?我們有資格光榮嗎?有沒有問過蔡明亮他到底介意不介意還被稱為馬來西亞導演?他除了還保留着大馬護照以外,他的思想,生活,哪一樣是大馬的?

他的電影沒有一套獲准在大馬上映(后记:听说有一套“黑眼圈”?),他的台灣學位當然也不受承認,他除了在異鄉拼出個春天,別無他法。你們甚至對他的同志電影指指點點,而說他是大馬之光的主流媒體對他的電影了解有多少?而現在他風光了,我們就沾光?

虧那雞的中文文棍還好意思替他在面書恭賀蔡導,巫統連初戀紅豆冰這樣的小品都要為難,蔡明亮的電影拿獎關你馬來西亞政府屁事?

鄉愿臉皮的厚度,使我想起自卑產生自大的大陸人,捧著一個楊振寧,好像風光到屁股都會發亮。老天,楊振寧當年如留在中國的話,早被打成黑五類給老毛整死!你們風光什麼?

拿過諾貝爾獎的華裔科學家(我說的是科學家啊),除現在老風騷娶小妹妹的楊振寧外,李遠哲,朱棣文, 李政道,高錕,丁肇中,錢永健,崔琦,不是美國國籍,就是台灣的。(當然,大中華飛機友又要硬說台灣是中國的,可以叫他們含柒)沒有一個是大陸的。

為什麼這些人要離開了,或者他們的父母離開,讓他們在國外出生,受教育,才能有成就?這些不是光榮,這些人的成就反映的,其實是那國家的羞恥。

同樣的道理,看蔡明亮,看其他被你們捧的大馬人就明白,可我們打慣飛機的鄉愿可不這麼想,連澳洲公民的好萊塢恐怖大導 James Wan,就因為在大馬出生(看,生錯地方屁股就被人家當臉皮了),也被人一直說是大馬之光。真不知道他到底還對大馬懂得多少?

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呢?這是一種自我安慰啊。被馬來人欺壓,抬不起頭,然後遙望遠方拼出春天的族人,就對自己說,看,我們還是優秀的,我們在外面還是有成就的,人家外國還是看得起我們的,然後轉過身來繼續當二等公民。甘之如飴。夢裏也會笑。

蔡明亮的獎,是個人榮耀,絕對絕對與大馬無關。身為大馬人,我們沒資格沾光。我們的中文主流媒體一方面捧政府大腳,一方面灌輸鄉愿思鄉迷糊大眾,而大眾本來也是鄉愿,自願被迷糊。愚民本如此,皆大歡喜。

哦。。。大馬之光,咦哦呻吟之中,彷彿一切榮耀都與他有關了,然後看到中文主流媒體報道那雞的中文文棍寫的賀詞,又覺得其實這政府還不賴啦。加上大馬之光的光榮,頓時這個國家又他媽的和諧起來

7 comments:

鼻屎同学 said...

之前老郭也是這樣被他們當咸片拿來打飛機的。

leejiajia said...

李宗伟才算得上是大马之光,他曾被河马胳道欢迎,特殊待遇,其他。。。。甭提了

大头猪 said...

蔡明亮应该马上明言切割,说自己是“台湾人”也好,“先进国人”也罢,就是避免继续给马来西亚土鸡们抽水。

当然,大马的媒体不会放过他的亲朋戚友的,一定会统统访问一轮。另一方面,阿鸡哥和河马捧着datuk等蔡导回来拿。

不赏脸?就是不爱国,不知道感恩啊你们这些华人?

Botak said...

鼻屎:老郭。。。怨不得人,他自己的商業利益和大馬有太多瓜葛。

李佳佳:不錯,李宗偉,的確是大馬之光。

大頭豬:何止土雞?媒體先抽個不清不楚啦。

Alvin Yap said...

Wikipidia清楚写着:

蔡明亮(1957年10月27日-)是一位“臺灣電影導演”,出生于马来西亚,祖籍广东揭阳,為臺灣最著名的獨立電影工作者之一。他被認為是臺灣電影第二次新浪潮的代表人物之一。由於蔡明亮沒有一部作品能在馬來西亞上映,即使是在吉隆坡拍攝的《黑眼圈》也無法在馬國舉辦的第50屆亞太影展亮相,“所以從未有人將他歸類為馬來西亞導演”。

乡民们直接和蔡导切割吧,不然看了这样的介绍简直不懂脸要放哪里。

mengon said...

繼中國大陸後,馬來西亞也進入了手淫強身,意淫強國的年代!

Botak said...

ALVIN:我们根本看到也当着看不到。反正自己爽就够了。

明安:我们很多都是那边学的啊。强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