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3 November 2013

爸爸和我的流浪之路

我在英國出世。爸爸抱著我去番薯國最高專員署出護照,我們坐兩個多小時的德士到倫敦,我很不舒服,爸爸一路嘮嘮叨叨,說了很多幹幹幹的話。最後拿著護照對我說,怎麼麻煩都好,這是你的身份。

後來爸爸帶我回去番薯國,住在婆婆家。婆婆家在霹靂州的一個小鎮。婆婆家是板屋,只有一間房有窗口對屋外,可以睡人。那間房當然是婆婆睡。我睡的後房很熱,我每天哭,最後爸爸在後房裝冷氣,我才睡得著。爸爸說我在冬天出世,他在大風雪中把我抱出醫院的。所以怪不得我怕熱哦。

我在婆婆家很快樂,那裡不時有母雞,可是過後就不見了。爸爸說我吃了,怎麼會呢?媽媽說那裡時常有人中骨痛熱症,常有人來噴藥水,整個新村都很臭。爸爸說噴也沒有用,亂丟垃圾,水溝積水,才是根源。爸爸整天說問題根源,沒有人喜歡聽他講話的。

那裡有一間政府醫院,Klinik Desa,服務不錯給的藥又好,才兩塊錢,節儉成性的媽媽整天抱我去的。爸爸說鄉村早有這麼好的設施了,為何還要一馬醫院?你看爸爸又來發牢騷了。
爸爸那時在吉隆坡,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每個週末他一定回來,載我出去。後來他說,要帶我出新加坡,就這樣,我們全家來到了新加坡。
在新加坡我上學了。爸爸說是豆豆班,不是上學。可是人家就有老師和同學啊!哼。有次爸爸聽到老師對我同學的媽媽說,你的兒子foundation 很差,他就很生氣, 他說,三歲多能有什麼foundation?但是我同學的媽媽不會生氣,還說要給我同學補習。爸爸說她是愚民,說一定要找一個不用補習的國家。
新加坡週末沒什麼地方去,只有去購物中心,我在購物中心整天被人撞,爸爸只好抱著我,然後又發牢騷,這裡的人不懂得讓小孩子,沒文化。

最後,爸爸又再抱著我走了。這次我們去一個大大的島。剛去到的時候很冷,我很高興,因為我不怕冷。誰知道後來會變這麼熱的?爸爸說這叫做夏天。我又開始上學了。這裡踩單車要戴頭盔,要不警察會抓的。不知道爸爸下次還要去哪裡?

27 comments:

玉燕 said...

越大越可爱。。。难怪你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她身上。

WL said...

你……好像来了澳洲?
perth??

anakmalaysia said...

Wishing you a happy childhood !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很感动的讲古佬.

苦妈 said...

爸爸,再多几年我就长大了,到时候我会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如果我有男朋友了,我就要跟我的男朋友长相厮守,这样我就不再需要你了......爸爸,到时你要怎么办好har?你会不会不习惯啊?

杨 霓 said...

好喜欢这一篇,赞!

Botak said...

玉燕:父母都是這樣,看起來可愛而已,脾氣很臭。

WL:我在南太平洋的島上。

anakmalaysia: Her happy childhood involves torturing me......

IAMFG:我本來就是講古的。

苦媽:那我就脫離苦海了。

楊霓:很久沒見你來了,看來我們要一起復興博客啊!

leejiajia said...

猛父三迁

鱼米之乡 said...

欢乐又回来了

Albert Kong said...

Hi,Botak,天鹅河畔好风光也?
只是那里生活枯燥、寂寞了些,和新加坡的繁华热闹是正对比。夏天暴热,偶尔会擦出火花,引起森林大火。小妹子可要小心照顾以免中暑哦。还有鬼佬虽然表面上看来正大光明,民主开放,但多多少少,所谓的covert discrimination -那种你表面看不到,但会让你感受到的歧视还是会有的喔。All the best, Mate!

Botak said...

李佳佳:不迁不行啊。

鱼米:唔,回到旧时。

Albert:哈哈哈,不会枯燥。喜欢热闹,晚上不上mamak喝茶不行的人不会来这儿,最主要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人家的歧视不是写在法律上的,谁敢欺负你的你可以反击。
很多人很在意鬼佬的歧视,却不在意马来人公然的欺负压迫。其实,当我见了很多大马和大陆来的行为举止后,我也想歧视他们!
一句话说完,It depends on how you carry yourself。

玉燕 said...

脾气臭是因为她像她爸,有个性!

大佬 said...

新国考试,跟考明朝八股文那么约束文人思想吗?

WL said...

呵呵呵~ 我也是在天鹅河的城市。呵呵~
想不到你也来了和我一样的城市 :-)
欢迎欢迎。

只是不知道你在北还是南。

Botak said...

玉燕:咳咳。。。。这句话不知是褒是贬。。。。。

大佬:八股文早已进入古墓啦,别这样冤枉新加坡,伦家的教育水平高居世界十强之内啊。

恐龙仔:我人在山野之中,E猫我啦,

西域废人 said...

島國好風光,我也想去。

西域廢人

Botak said...

廢人,我始終覺得美國較好。尤其你在大蘋果,沒有兩分實力,還真呆不下去。最主要的,我喜歡下雪,這裡沒有。。。嗚嗚嗚。

杨 霓 said...

光头,我一直有在啊,时常来”偷窥“你呢~XD

哇,用到”复兴“这两个字好大使命啊!我不行啦,我这个肖女人。呵呵

这样的使命由你这个博学多才、别具慧眼、运筹帷幄、才高八斗的才子来当担吧!

Botak said...

楊霓,不是啦,我用詞不當。正確來說,是希望眾多博客回歸博客,回復以前的熱鬧。

大头猪 said...

波大的部落客改头换面,没有黑底那么沉重。

小老虎那么大了,还要到海外拳打红须绿眼,真棒。
除了脚踢红毛鬼,还能开拓眼界,多搬几次家也无妨。维基解密的亚桑奇小的时候,他母亲带着他到处搬家。

啤酒花™_J said...

那个被我形容为鸟蛋不生的地方去了两回,还是无法爱上。你一加大小与ko ko die好好相处啊!把马国精神发扬光大。

Botak said...

大头猪:旧的页面是很暗,难为你们忍了五年。。。。

啤酒花:这里本来就不是一个每个人都喜欢的地方。

啤酒花™_J said...

始终那个叫*傻废饵*的地方比较叫我这不怕冷又爱whiskey的傻花难忘。啤酒当然是照喝。哈哈哈。
你在那个大鸟蛋的那一方?

這個李練不姓李 said...

原来你到了澳洲。干杯!

西域废人 said...

大蘋果好,因為氣候習慣了、環境熟悉了,加上馬來西亞館子多。除此之外,亞洲超市也多,連馬來西亞土產專賣店也有(100plus、龍珠餅、貓山王、muruku等都買得到)。可惜,明年答辯後就要換地方了,不曉得有沒有機會繼續待下去。

Botak said...

啤酒花:鳥蛋當然在下面。

李練:幹杯。(err.....我不喝酒)

廢人:你還沒答辯的?我以為你拿了博士?

游荡花旗 said...

一段時間沒來,光頭已從小島搬到大島了!恭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