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5 April 2014

特權不除,民主不來

近來政治評論有不少人開始認為大馬的抗議活動太斯文了。許多人,不管是否贊成反服貿運動和佔領國會的,都對台灣學運的發展有著一定程度的羨忌。

沒錯。我們都懶,怕事,愿。但這都只是表面,不是問題中心,問題中心是全民齊心不可能存在。什麼叫齊心?全民齊心的立足點就是全民利益一致!不管你如何愿,總會有個沸點。505前的華社已經幾乎到了沸點,但是再更進一步呢?

大家都知道,現在的抗議活動十分的雛量級,一生氣就,來,去體育館坐!就算是有上街的,什麼和友族共同對抗水砲的,還是沒到義無反顧,政府不下台不罷休的生死邊緣。

因為,真要到義無反顧,來個(類似啦)佔領國會的運動,首先要全民利益一致。台灣,韓國,等國家,在幾十年前還和鐵幕政府對抗時,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民主化。而大馬除了民主化,還有種族問題!

(所以我猜以後對抗水砲的情景會較少出現,國陣會對示威變得較寬容,因為政府覺悟了你們不可能有下一步)

你要我和馬來仔(不再是對抗水砲那麼簡單)並肩作戰,佔領國會,面對可能開槍的沒教養的大馬軍警,面對被扣留時被虐致死的危險,而馬來特權始終沒有被廢除,那我幹什麼冒這個險?

二十一世紀的馬來人必須了解這點,不能再逃避問題。那就是:有種族特權算哪門子民主化?華社幹什麼要做出這樣的犧牲?到最後血流了,革命成功了,換人上去了,還是二等公民?

現在的各種問題,包括挑戰人掌刮他的部長,在馬航事件中出醜而不自知的政府,都是特權寵出來的。種族特權,配以馬來人血液中天性害怕的皇權,加上被政治化的宗教法,在封閉的環境中施行,就形成許多不容挑戰,不容問責的行政層面。這一切,在特權架構起來的平台上,滋養了貪腐,包容著濫權,加速國家的滅亡。

換了人,特權不除,民聯成國陣第二指日可待。再,特權還在的一日,華社的國家歸屬感始終沒有馬來人強,那如何齊心的搞類似台灣佔領國會的激烈運動呢?

好,現在國家接近破邊緣了,在生死關鍵的時候,到底支持民聯的馬來人是否看得到,這一切,只是因為國陣貪腐,還是50年來的特權包庇了黑箱作業,縱容了貪腐?

我們的茉莉花,或者什麼太陽花,必須是有個馬來領袖帶頭喊:撤除種族與宗教特權,全民平等,削減皇權,還政於民。然後得到大部份馬來人的支持,轟轟烈烈的上街。有這樣的情形,三大種族齊心的情景才會出現,到時你要什麼花都可以。

9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真的不敢想像篇地开花,那时就是好世界!!!等待!

Lau said...

说实话,醒觉的马来人不少,大概分为两类。第一种是不愿改变的,大多数人属于这一种,既得利益者嘛,换做是你应该也会这么想。

第二种是像再益这样,他认为马来人不应该死守自己的传统,国家若要迈向现代化,就要像新加坡一样英语化(或抛掉族群特色?言下之意是华人也要一起来)。但是华人们能接受吗?

LOL said...

馬來人還沒醒,因為特權是言論禁區. 華人談特權政府就抓你. 先爭取言論自由吧

大佬 said...

废除马来特权,蓝眼和月亮敢喊吗?按华敢喊吗?

Botak said...

阿興哥:很難啊。如果國家情形再惡化,他們不但不會醒覺,而且還會鑽進宗教的保護殼。

Lau:既得利益者不想改變的等於沒有醒覺。人文水平高的民主國度的人會為這種特權感到羞恥。

LOL:言論自由是被特權限制的。破除了特權在這方面就可以自由討論了。

大佬:絕對,不敢。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叫豬做人样,叫人做豬样,难上难,阿妈是女人的道理,放屁,等死后才有机会重生,现在什么都是免谈.

moot said...

不知道botak 看过这个旧的马大帝打脸故事。
http://ktemoc.blogspot.com/2014/04/wonder-where-they-are-now-2.html

马大帝巫统打苏丹的脸是政治需要,跑回“传统王权” 也是政治需要。 只有蠢乡民才以为是常态。

moot said...

巫统Padang Terap, 议员在 1992 年 12 月10 号的国会说这些话:
"How can we continue to uphold rulers who are known to be robbers, adulterers, drunkards and kaki pukul(thugs)?" [...]

"They (the rulers) must be made to realize that they do not own this country. They are not Superman but placed on their thrones by the people."

然后巫统和苏丹的斗争由马大帝另一个手下 Wan Hanafiah 开火 : "After the struggle for India's independence in 1947, Deputy Prime Minister Sardar V Patel was given the task of negotiating with the Rulers to phase out them.:

"Patel rounded up the Maharajas and put them in a hotel. On the first day of discussion, he could not get them to agree to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On the second day, he placed soldiers around the perimeter of the hotel. On the third day, he cut the electricity supply; on the fourth day, he stopped the water supply and on the fifth day, he stopped food from being brought in. On the sixth day, all the Rulers, who were confined to the building, agreed to the government proposals.”

"When Patel was asked why he did not obtain the consent of the Rulers in a normal fashion, Patel replied, 'Do you ask the consent of the chicken before it is slaughtered?'"

"a similar approach could have been taken to solve the present problem with the Rulers."

马来特权,就是几派人抢资源斗臭的玩意。 下层的马来人得到是麵包渣。

Botak said...

IAMFG:是,但是有人連談也不敢談。是我,看到了華人海嘯力量,就拿來和民聯的馬來領袖談判。
當然,華人不曾團結。

MOOT:問題是下層馬來人就是50年不變,逼香港還要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