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April 2014

破產前如何刮最後一筆錢?

賽莫達在收購了檳州港口後,其實他也控制了柔佛港口,旗下企業還控制著機場,發電廠,稻米,白糖,等等等。

大家都知道不妥,都在黑箱作業,私營化和朋黨分贓,卻漠視其發展,因為似乎大家都認同這是我國的政治文化了。但是民聯的89位議員如果不激烈的吵,只怕我們忽視了一個更為嚴重的後果。這後果也許要我們後代來面對,又或者,也不遠了。

哪,國陣還能贏多少屆?民聯這樣廢下去,他們可以一直贏。但總有天他們還是會贏不了,那就是大馬末日。大馬末日就是經濟體系完全崩塌,民不聊生,連甘榜裏忠實支持巫統,與世隔的馬來人也開始甦醒的那一天(經濟保護膜不見了)。

因為那一天,國家崩毀,火真的燒到每個人的肉了。巫統和朋黨們會趁著民變還未開始,黃巾賊尚未起義時,帶著刮來的錢離開。怎麼呢?

現在在國家經濟每況愈下,人民手頭緊迫的時候,還大肆私營化,把主要的國營企業全變賣給一個人,很可能,就是國家經濟萎縮前刮錢分贓的前奏。以前國營的時候難於分贓給朋黨,但是私營化後,通過在董事局的代理人(Proxy)就容易多了。

到時,全部的國家財,人民的衣食住行所給它賺的錢,港口白米汽車飛機柴油茶醬醋,都通過這個主要的“終端機”而分發出去,人人有份。

到吃飽了,國家幾乎破了,再由國家把這些已經被刮空的空殼買回來重新國營(就是再賺一筆),到時,很可能民聯作政府了哦!那麼新政府就是國債高築的破落,而這些貪官,或貪官的後代就不在了。

為何世紀大貪官達因被問及在坦桑尼亞開銀行時臉色會變?他的企業遍及各行各業,開間銀行有什麼大不了呢?唉,很簡單,想想,怎麼把銀行開在坦桑尼亞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呢?

如果一個國家的國民大聲的,在維持民主與保護人民財的大前提下,西方國家會凍結貪官吏存在他們國家的錢和財。到時肥婆不能在ATM 拿錢買禽禽怎麼辦?

所以開家自己的銀行就比較保險,開在一個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疏通的地方更好,哥兒們改天要匯錢,哦不,要轉移資源也有個基地啊!

我覺得,這是件大事。賽莫達一件一件的買,好像 shopping 那樣,後果可大可小的。民聯的議員不能再睡覺了。要咬緊,每一單都和他們吵啊!這不用我教你的,食用民糧的是你們,不是我啊。

5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人生有几个十年?破产?明年今日?还有大把资源等瓜分呢。

大头猪 said...

国家有难,班扑街立马上就会把资金转去外国。97风暴那次,老马一开始还臭骂索罗斯是搞屎棍,到后来才发现是朋党Cap水走佬,才静静不出声。

Botak said...

IAMFG:其實我們可以頂到今天,靠的是以前累計下來的基礎。不過,還是花得光的。

大頭豬:老馬本身是最大的搞屎棍

Ivan said...

国家不会破产的,因为马来西亚是主权国家。最多是提高税收(如GST)减少津贴或者是印钞票, 还是卖土地 (毕竟马来西亚很大),现在政府走的是第一步。国家是越来越穷,毕竟要供养很多土著和王国亲戚、还有他们的三姑六婆。有人提出GST对非土著是有好处的,因为一直来大多数纳税人是非土著,然而土著所缴纳的可以东扣西扣(zakat,朝圣,买屋子有得扣、奖学金), 最后是Kosong. 不过,现在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按比例已经减少了(24%),再也不能负担土著那种奢侈的供养了。是时候,让他们履行身为马来西亚人民的责任,还有他们之前所享有的利益以及贪污吧 (当然不是所有土著,不过是他们宠坏的)!这次他们501搞反GST上街 (为何不反贪污,难道政府的钱不是他们纳的,领就有份),就是不要履行他们的纳税义务! 华人面对GST都会,大多数都会转嫁,或则减少开支,再说华人所生的儿女不多。至于土著没有什么纳税、儿女又多,一旦面对纳税GST就上街咯,毕竟从等着上天堂的,突然下地狱。华人在马来西亚要实务点,我们是寄居者,在怎样PAS for all也没有我们得享有份只有纳税的份。大多数的华人精英已经离开了,剩下的就是贪污或则没能力移民,不过还是能在马来西亚生活,毕竟政府里很多要请华人(因为马来人占太多了(60%马来人占90%的位置,又懒散,不利益国家发展, 所以政府现在要录取更多华人)。

Botak said...

艾文:不錯,其實GST我還在研究,到底對誰有好處?你所說的把稅務責任平分的理論,不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