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June 2014

無牙伯給黃德的啟示

無牙伯憑一己之力,不搞多多花樣,只一次,就走到了國會,也直接找了邊加蘭毀墳滅村的事主,或當事人之一,即國油。

不管他最終目的有否達到,成功或失敗,他目標明確,做事直指問題中心,不喧嘩取寵,沒有人會質疑他的決心,如果失敗了,大家會直接把賬算到政府頭上。跟他握過手,擁抱過的人,都要被人針對這件事情而跟進詢問。

或者他早料到了官商勾結的力量比都大,但是至少他五百哩路雲和月之後,人家會說肥避問題,會說馬袖強不敢回答問題,會說國會領袖見到無牙伯競相走避,本來不知道事情始末的人也會開始注意邊加蘭。多強的打擊力量啊!

他一個鄉下人,說到國會就是到國會,見到大官直接就走上前開口,他的行動給我們看到了當官的無能,看到了政客的無恥,看到有人在他大汗淋灕的光芒四射後自動走前去沾光。走了幾百哩路,他把全部人的目光都拉在他身上了。

想起從前,黃德走三百哩後,差兩公里到國會不前進,竟然在獨立廣場駐紮,還自爽叫那雞來見他。之後的收集百萬簽名,星期六去日本大使館,飛到澳洲街頭露營到現在的騎腳車抗議行動,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他不會直接和當局或事主對抗!而是兜圈子搞活動,從來沒有對政府和當事人做出打擊。

最好笑的莫過於在澳洲國慶時到人家最高專員署鬧。這等於和人家說我們大馬人認為:全世界的政府都是和商業勾結的,要企業關閉就要吵政府,卻不知道人家企業是獨立于政府的。畢竟,直接到萊納斯吵可能會挨告!還是鬧澳洲國慶比較好,又可以上鏡。

現在又說622萊納斯不關廠就怎樣怎樣,哎喲,你叫我怎麼相信你呢?類似的說話多少次了,最後還是無影無蹤。現在綠色組織變了搞活動組織,久不久來個活動熱熱身,提醒大家秀王黃德的存在。以黃德兜圈子打擦邊球的性格,如何要萊納斯關廠呢?

(如果萊納斯關廠就慘了,沒活動可搞了。)

黃德啊,為甚麼無牙伯單身匹馬一次就能夠走到國會,而你總是在外圍翻筋斗呢?

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面书的乡愿大力的干鸠你了,忠言逆耳,烂泥扶不上壁,失望。

大佬 said...

这就是一位社运分子与政治人物的差别。

Botak said...

IAMFG:我管他們,他們越踩,我越寫。新帖文又上了。

大佬:他是以政治任人物的手法搞社運。

benny said...

之前雖然看他搞很多動作,但之少那也為了人民好。他去參選,我還期盼他會贏為人民帶來改變。但輸了後,搞很多把戲,不務正業……… 漸漸的就不理他了。如今只覺得他是投機分子… 還有,如今發生很多法律問題,為何不見有人站出來質疑???聯邦法院會小過回教法庭??? 警方可以自己作主,不理法庭判決??? 外國土匪可以繼續抓人領“獎金”,警方/軍方無能不用理??? NGO講的話可以大過州政府,執法機構我行我素,誰是老大??? 國債大過天,還照亂花錢!我國儲備金不知還剩有1克嗎???好亂的政府,好亂的國家!

benny said...

一開始我也支持他!但選舉輸後就搞多多東西了…果然是政治人!如今發生很多法律問題,為何不見有人站出來質疑???聯邦法院會過回教法庭??? 警方可以自己作主,不理法庭判決??? 外國土匪可以繼續抓人領“獎金”,警方/軍方無能不用理??? NGO講的話可以大過州政府,執法機構我行我素,誰是老大??? 國債大過天,還照亂花錢!我國儲備金不知還剩有1克嗎???好亂的政府,好亂的國家!

Botak said...

Benny: 黃德應該是有政黨中人幫他策劃活動的。但是社運是另外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