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June 2014

馬來人義和團式的躁動

當年的拳民,就是中國社會自卑生自大下而衍生的。沒有國際視野,知道自己落後,知道人家看他不起,被清廷利用來鞏固政權,殺洋人燒教堂,順便滿足社稷裏愿的大頭症,並利用神明來克服恐懼。後果就是大家所熟悉的八國聯軍輪X大清帝國。

馬來人五十多年來享盡特權,仍舊人家虧欠他。政客在特權保護傘下掏空國庫後,便訴諸宗教與欺壓他族來麻醉馬來人,提高種族士氣。而一般馬來人竟然也保持沈默!畢竟今天他們族群士氣低落,國家的千瘡百孔,偏和他們特權有關,眼望世界變遷一日千里,心生恐懼之餘,不能面對,又放不掉,靠著特權的麻醉藥,過得一天是一天。到底,宗教能幫忙維持尊嚴呢。

今天什麼都可以和種族扯上邊,罵首相是侮辱馬來人,反回教法是侮辱馬來人,阿拉也傷害到他們的專有權力,買華人的東西也是和行動黨做生意(看圖)。這畢竟是減低恐懼的宣泄管道,他們寧願做鴕鳥,幻想一個單憑馬來人就能自供自足,沒有外來種族競爭的空間。

宗教,成了減少恐懼感,往臉上貼金的神器。沒收聖經是精神勝利,闖喪禮搶奪遺體是精神勝利,綁架小女孩蔑視庭令是精神勝利。一切以維護宗教之名出發,把屬於大眾的宗教私有化與個體化以便讓馬來人專用。“開明的馬來人”去了哪裏呢?

專用,專有,exclusive,就能激發大頭症,制造自豪感以便繼續在封閉的環境自瀆。這不只是“國陣的問題”,這其實是馬來人的精神出路!柔佛一座新建的神廟外邊的神像有10米高,當地馬來人覺得它“太靠近回教祈禱室”,巫青團報案要神廟拆掉神像。那廟祝也真的沒春袋,不敢捍衛自己憲法下的權益。

這樣就能贏得自尊心? 不久遠,就十年前吧,這樣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到現在為止,有幾個”開明的馬來人”為我們憲法下的權益吭聲呢?陣容龐大的88位民聯議員有誰出聲維護宗教自由?民聯的馬來議員連有人向印度議員丟牛頭都不出聲吶!別跟我說我種族主義,我們的問題沒有一樣不是源自與種族主義!我們的生活,國家政策,沒有一樣不是和種族主義有關的!別逃避。

最反映出扭曲心理的,就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還別人一。其實剝奪人家的基本權益,和他的特權存在與否,是兩回事。比如,為何馬來人占儘了升學資源,還要過來踩華教一腳呢?派給我們華文老師,是不會影響你的特權的,是否看著一個個背著書包的勤勞背影都會自卑到起雞皮疙瘩啊?

雞哥連恐怖份子ISIL也可以拿來激勵士氣~~只要同宗教就行了。可見他們對於尋找族群自尊到了如何歇斯底里的地步。偏偏這自尊還要向外求,脆弱心靈的依靠就是:“我們屬於一個很大的群體叫做回教徒!我們有個勢力很大的群體在中東!”

從馬來人義和團式的情緒發酵,我猜,不管巫統或回教黨,誰能激起族群的自豪感,誰就能括囊下一屆大選的馬來票! 如果2019年真的破產,那麼我們要站穩並強硬的對馬來人說,國家是你們搞垮的,華人每年繳稅也救不了。在完全沒路走的時候,我們爭取的,鬥爭的,也只好完全以種族作為出發點了,要不,議員不理,警察不理,明搶你的也是“維護馬來人資產固打”,告訴我,你如何“包容”? 

7 comments:

· 康華 · said...

他們唯一可以找到的歸屬感。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越来越危险了,几时没饭吃时,就是内战的开始。现时,还未到,不见棺材不流泪。

Ivan said...

我们可以大声告诉那些PERKASA、ISMA,你们的阿拉叫你们去中东贡献了,不要呆在这里了。你们不去就是叛徒。华人应该大量鼓励他们为“神”牺牲,是时候了。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奇怪,圖沒load出來。

Botak said...

康華:其實,是自尊。除了宗教,沒有出路了。

IAMFG:不會內戰的,但是我們自己要反抗。。。以後寫。

IVAN:他們才怕呢。

THIAM TECK:Sorry, 忘了放,現在放了。

大佬 said...

宗教好听就是给人归属感,难听就是给人疯狂,还好大佬我是无神主义者。

Botak said...

大佬:無神論者好啊,少壓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