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4 August 2014

誰是罪魁禍首?

這幾天自從卡立給人炒,找蘇丹撐腰,和民聯翻臉,炒行政議員的連串動作後,民粉陣營一片歡騰。畢竟,大家鬆了一口氣。好人壞人總算分出來了,或者,再也不必費心思搬什麼西敏寺制度來替公正黨的不解釋不交待辯護,也不必再狼狽的替安華塗脂抹粉了。卡立的胡攪,正好替安華正名啊!

他們,看!都了,卡立是奸的,安華自然是忠的。一條線划過去,少用腦,多吶喊。二元分法,民粉強項。但是卡立的壞代表不了安華的無辜啊,有多少人明白?

老實,看到卡立的“真面目”,才發現這人不只打算不惜代價和民聯翻臉鬥到底,而且還是個很糟糕的政客。他連怎樣玩弄對手都不知道。給公正黨炒了,如果他什麼都不做,那幾個行政議員本來就不是一條心的啊,而且戀棧權位得很。辭職又不是,不辭又不是,幹什麼好?你以為金白大道只有卡立一個人知道?

哎喲,行政會議裏頭何必掃老闆(大臣)的興呢,反正行政議員以後也會有自己的項目要通過的。You help me I help you 而已。

但是他一炒,全部都站在一起了!不但站在一起,火箭和藍眼也更加確認了彼此密切的共同利益,可能連朋黨都是一致的!此外,卡立這麼一搞,回教黨也提早分家整合,開明派還是很可能留在民聯的。換句話,卡立的叛變,無形中加速了民聯可能還要多幾年才有的大整合。短期來對雪州是壞事,因為可能失去政權。但長遠來,對民聯是好事。

而此事會搞到這麼僵,怎麼沒有人怪蘇丹?還什麼西敏寺制度呢?其實根本就是馬來人政治啊!西敏寺制度下的英女皇對不會與人民對立,雖然她有不的權力。真的是要仿照西敏寺閣制的,就不會只是馬來人和回教徒可以做大臣,更不是蘇丹能夠說了算。

我們是議會民主形式的馬來封建制,外加不得挑戰的種族,宗教與皇室特權。而一人一票的選舉,只是屬於輔助形式的陪襯。

如果真的是民主的,卡立去見王時,蘇丹會一句 “No,你先證明給我看,你還有大多數議員的支持!” 而不是在沒有公平會見各造的情形下,做決定讓卡立繼續做。大家都在罵巫統,罵卡立,都避開 “陛下”。

其實,如果反過來,安華在卡立的位置,他也會去見蘇丹的。不為甚麼,一來兩人都是政客,二來我們從來都不是真正的民主機制,而馬來人政治的本性,就是有什麼就找蘇丹。一找蘇丹,全部都 Diam Diam.

卡立殺紅了眼,讓大家震驚之餘,也鬧了笑話。但其實最重要的是讓我們看清楚:我們的民主機制的“民主”那一部分十分脆弱,在馬來人不敢反皇室的傳統下,很容易被一鍋煮熟。因為回教與馬來特權的最終歸屬點,就在馬來皇室,一個不能被否定的象徵,否則等於否定自己的特權與特殊地位,與莫名奇妙的榮耀歸屬感。

君主立憲,正好鍥合了馬來社會的傳統,掩飾了馬來社會的皇權凌駕一切的思維。我們一天不走向共和,一天也別想民主。

8 comments:

cw said...

怪还是会怪的,只是不敢怪在口,而是怪在心里而已。
要知道那人很小气的,一点点就说你不尊重他,一点又把叛国罪加在你头上。
明明是我们出钱养他的,可还是要瞧他脸色,真无辜!!

Botak said...

我是在說那些有政黨背景的文人。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文棍。

大佬 said...

“民联是好的、按华是好人,然后骂卡立、骂巫统”这些民联粉屎,还在死鸡撑饭盖。

LOL said...

民主制度下的政党政治,领导的正当性来自同僚的支持和信任。当政党领袖失去同僚的支持和信任,同僚可以要求他下台,很多人用“人情”的角度来看待雪州的“逼宫”事件,把政党政治的规则当作宫廷剧的剧情,结果把矛头指错了方向。

Botak said...

IAMFG:現在是文棍的世界啊。

大佬:文宣開動了,就是這樣的。大家都有那種政治正確。

LOL:其實整件事不用搞得那麼糟的,安華太急了。

Ivan said...

这个‘民主’在大马其实都是大家集体打飞机。打完了就爽,过后就要面对同样的老问题还是'陛下'.这样下去还是走霹雳的老路,树下开会。假如真的要知道是真民主还是打飞机,那么玩大一点!晒冷--全体雪州民联州议员集体辞职,还没过三年,看看选举委员会、国阵、陛下如何应付。再说民联人才济济,另派代表上阵,不是大问题。一来证明现在的议员是为人民,还是为自己。此时无声抗议胜过悲观哀求、愤怒的声音。集体辞职,何其壮观呀!

LOL said...

光頭,如果只有兩個選擇,

A. 一個只听蘇丹命令的大臣 (因為蘇丹肯保他)
B. 一個只聽安華命令的大臣 (因為丈夫叫她當大臣)

你會選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