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August 2014

民聯變國陣改良版之:種族篇

讓我把話挑明:那就是,選民期盼的是民聯大刀闊斧,另闢途徑,而不是循著舊路走,把事情做得比國陣體面些而已。改良版的國陣,終究還是國陣,不過多了些功能,可以搞笑的叫國陣2.0

大馬很多問題需要很徹底的推動,最迫切的就是保護各族憲法下的權益。別再推你們還沒執政中央。88個國會議員可以在國會針對很多問題發出很大的聲音,制造很多壓力,間接影響政策。88個國會議員和51%的選民可以聯手在民間搞出很多活動,反擊,或中和國陣的負面影響。別忘了我們的愚民要領袖帶動的。

你一州的儲備金多了多少,草根群眾每天的生活是沒有rasa的。你已經有51%的民意作為後盾,如果還不敢擔當起責任,放開手去幹,就是你們改革的決心根本不強。505後我們才發現其實真正有決心要改革的是選民,是花3000馬幣搭飛機回來投票的人,不是民聯。民聯有官做,能偏安一隅,就已經很滿足。

近來馬來人的自卑生自大,拿宗教來支撐自己尊嚴的風氣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狀態。被人養了五十多年,在占儘優勢,擁有種種優惠和特權的情況下,竟然集體患上被害妄想症,企圖以受害者的身份來自憐自艾以便假手於暴力野蠻,超越法律而為所欲為。

在這種情況下,民聯要做的是和國陣不同的東西:捍衛司法和憲法!而不是隨波逐流,更不是國陣在挑撥,你就在奴顏討好。這樣不是民聯,是比較斯文和不暴力的國陣而已。

捍衛司法與憲法和種族主義無關!而是和文明社會有關!各自憲法下的權益都被保護了,是不用故意去“融合”的,就像歐美民主國家那樣,各自為政就行了。你有你的宗教文化,我有我的,融合什麼懶?大家知道權益在哪兒啊!

所以民聯的政客一方面不敢站出來捍衛被壓迫的非回教徒,一方面盡搞些自我矮化的小動作,齋戒,戴宋谷,穿紗籠等。這樣子不是保護被壓迫者,而是討好壓迫者。難怪,畢竟做這樣的動作,比捍衛被拆除的三太子神像容易得多。

興都教徒就有本事罵到巫統道歉,看來以後神廟還是請印度人做保鏢,好過依靠民聯代議士。要不,看林吉祥還要討好犯下種族主義暴行的刑事罪犯,連司法也不敢捍衛!別憲法!(如果換了馬華建議援助 Steering lock 姐,恐怕早已被網民刷到屁股洞都填平了)

種族主義?我這麼就是種族主義?你們自我閹割的本事比馬華厲害啊!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別拿種族主義的大旗來掩飾自己偶像的懦弱!我要求民聯捍衛非回教徒憲法下的權益,就是種族主義!馬華不敢捍衛華教,就是出賣華社!看來民聯的官還真好做呢,有民粉用雙重標準替他們擋駕!

我們一方面罵馬華罵了這麼多年,到今天民聯有88位國會議員,非馬來人的地位仍舊每況愈下,對於敏感問題民聯三大種族議員都噤若寒蟬。有沒有人想過,如果你們以罵馬華的方式來要求民聯,88個議員會否帶來一點令人鼓舞的改變?

看檳州政府竟然欣然宣布宗教司批准國慶日跳尊巴舞!哇!跳尊巴舞要宗教司批准? 憲法如同虛設嗎?這檳州政府不是比太監黨民政更沒有春袋?

民聯代議士要做的是依據憲法來撞擊國陣創造的不公體制,而不是在國陣的不公體制下把事情做得比較好看而已!我們選他們出來,讓他們吃公糧,就有責任提醒他們,他們是民聯,不是BN2.0

6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全部喝国阵奶水长大,断不到奶,讲再多也当你是乱人,俗话一句:干到无力,心淡。

大佬 said...

所以,投反对票的选民应该在505大选时,就接受第三势力,而不是一味投党不投人地票投民联,结果现在民联越来越国阵化,而第三势力又被连根拔起,以后就只剩国阵和民联两个烂阵线给他们投咯。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不是我说这个国家的问题太多了,能走的就走了,还期望什么民联改革,不要让我看中了,民联比国政更烂的说~

sunny chen said...


HOPE YOU ALL CAN SITE A NEW PARTY. U CAN.

Ivan said...

波大一语道破国阵与民联荒唐的谬论与戏剧,点醒了不少对两线制执着的”善男信女“,也抢走了不少两派的粉丝,难免会被大家屌。当然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领袖,这个很难怪大家的,毕竟生活在大马,一切都习惯成自然。波大在这样下去,恐怕会打破很多政治人物的饭碗,会很多失业的,到时怕两派会连手对付波大,就不妙了。棒劝波大点到为止,给点大马”善男信女“一点希望,就功德无量了。再说,有时真相未必是好事,假象也可以带来希望。

Botak said...

IAMFG:正確。清醒的人成了亂人。

大佬:是選民的問題,選民不讓第三勢力起來,有什麼辦法。

麗蓮:民聯現在不比國陣爛,不過將來會一樣爛,如果選民任由他們自由發展。

Sunny:東馬就有人成立新政黨,不錯下。

Ivan;兩派聯手對付我倒是沒想過,真的有的,也是我的光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