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November 2014

傳承千年,膠入骨髓

張健在泰國被捕,大馬還有人替他背書,但這不奇怪,因為那些是既得利益者。但是一群完全不是既得利益者,甚至本身也是受壓迫的,也為暴政背書,那就完全是代代相傳,膠得入了骨髓的奴才因子發揮作用。

所以林語堂過妙:“有一類人,身處社會最底層,權利時時刻刻受到侵害,卻有著統治階級的思想,處處為統治階級辯護,在動物界要找出這麼弱智的生物幾乎不可能。”

千年來服馭於帝制的結果是,是人格被扭曲,血液裡認同了一種大一統的規格化比人性和人命重要,所以蟻民人命如草芥,為了維持統治者的地位是需要犧牲的(他們還會“中國人多,不死一些管不來”)。但是統治階層的性命利益則不能受損,否則天朝顏面有損海外順民也下不了台。因此不擇手段的激烈反抗是叛國叛族的。

經濟發展的口號可以軋死人,也可以合理化一切匪夷所思和殘暴。人道重不重要?,只有不是人的,才會人道不重要。可笑的是,經濟如正確發展的,標榜社會主義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就不會70% 的窮人民工都付不起醫療,敢死不敢病,小學中學都沒有免費教育。

但是強國對有錢射東風火箭上太空,趕英超美畢竟從老毛時代就開始夢遺的,一黨專政的好處就是如何運用資源不到人民出聲。中華膠看到火箭和航空母艦都會勃起,再慘也不關自己事,反正不住中國。

我們中華民族混到今天最大的問題就是好細胞死光,壞細胞增強,前秦時的骨氣和跋扈,魏晉時的才情與張狂,都是健康美麗的人格。但是這些都泯滅了。最後宋明理學塑造的令人作嘔的虛偽人格,和明清壓迫式的自我封閉孕育了今天的骨髓裡“賤人命,尊一統”的奴才DNA

最糟的是這些DNA在八國聯軍時發生變種,加入了對洋人歇斯底里的自卑加自大。所以一聽到人家“人道”,“自由“,“民主”,就發羊癲的嘶喊:“崇洋!”“媚外!”把頭埋進沙裏打飛機。最經典的白癡話就是,“是華人的就要支持中國”。

嚇!你發現原來這是一群不懂是非黑白的人。像鍾祖康的:“極少民族像中國那樣弱以反思祖先的錯誤,和精於為自己的民族過失辯護,把精力都花去尋覓鄰居的臭蟲…….. 一個永遠不懂得面對歷史的民族,憑什麼小日本改歷史?毛澤東害死的中國人是小日本的幾倍,但是中華膠們是視而不見的。這民族因民粹意淫而草菅人命的恐怖人格是怎樣孕育出來的?

香港會繁榮不是英國教懂了香港人做生意,而是英國人設立了一套公平和文明的制度讓香港人無後顧之憂的做生意。香港,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 。很多中華膠會對我,看習總反貪!我只有苦笑,這是人治而不是法治。是法治的就要設立獨立的反貪局。知道什麼是獨立嗎?不用到先進國,等下你又我崇洋,去香港看看就了。

如果真是個驕傲的中華人後裔的,我們得感謝英國人當初搶了香港,使香港提早告別封建和腐敗,也讓孫大砲看了香港後大嘆:“為何中國無一地如香港者”而興起革命的念頭。比大陸人早150年接觸現代文明的結果就是,在十三億人的下方,至少有那七百萬人,是不會當街大小便的。

4 comments:

大头猪 said...

当年陶杰提倡“小农DNA”一说,得罪了很多人,伤害了很多中国人弱小的心灵。随着强国崛起,强国人各种匪夷所思的德性扬威海外,才使人渐渐接受”小农DNA“之说。

中国的真,善,美,只存在于浩瀚的故纸堆中。孔子说的“礼失求诸野”应验了,要体会中国传统文化,只能到韩国和日本感受一下。

传承优秀文化尚且难能,怎么要求中“大一统”毒已深的人追求法治精神,独立思考和自由人格?

Botak said...

大頭豬,你說的很對。中華文化的精髓,其實都給日韓吸取了。而且人家運用得很好。

tzuu leong wong said...

回天乏术了,认命吧!

Botak said...

祖良,我不認命,能夠提醒多少人就是多少人。。。尤其那些年輕的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