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9 November 2014

佔中給大馬人上的一課

極度崇拜兩線制與民聯領袖的民粉們,可知道其實香港本來也是大略分成兩個陣營?一邊是親大陸的建制派,另一邊,他們稱為泛民,即泛民主派,是民主陣營多個不同派系和思想的政黨的統稱。可是記得哦,他們上街卻不是任何政黨所推動的,而是學生和民眾自發上街的。

為甚麼?因為他們對泛民失望,因為民眾發現所謂泛民也是維穩的居多,要不就領導魄力不足,婆婆媽媽,大是大非前不能堅持大前提,結果大家一氣之下,竟然不約而同的走上街去支持學生,卻不知道他們創造了歷史。

他們給我們上的一課,就是不相信政治人物,不依靠政治人物,不“等”政治人物!水深火熱了,就自己行動。不像我們,快被煮熟了還在等安華和老林帶我們去體育館排排坐喊口號。

不,別誤會,我不是叫大家佔領布城。我要的是,別以為兩線制是唯一的出路!難道民聯沒出息時,我們就等死?自然界定律,兩線制不行時,人民就必須搞多黨制,以防兩幫政客壟斷,組政府的時候大家以手上的政治籌碼講條件。

政治,不是教你崇拜一個領袖,對他唯命是從。政治,不是搞思想上自瀆的完美大一統,去讓一個政黨或聯盟完全的勝利。政治,必須是完全以選民的利益為依歸。選擇本來只有A B。如A壞,而B傾向于維穩怕事,大課題都不敢出聲,大家看看不對勁,這樣下去B會變成A2.0,那就應該有CDE出來。

這是,有人要出聲了:“哎呀,那不是分薄了民聯的選票,那民聯怎樣執政啊?”唉,你們要搞清楚三件事:第一,民聯要執政,不需要贏完的,只要有人肯和他組聯合政府!第二,民聯執政,和國陣差不了多少,馬來特權和回教特權仍舊屹立不倒。第三,執政不執政都好,展示人民力量逼民聯改變比隨便讓民聯執政來得重要和優先。

不管CDE是小黨也罷,是獨立人士也罷,當對B失望的人都投CDE時,B就敗退了。可是他們發現,只要和CDE合作,還是可以超越A!這時,就是講條件的時候,B必須改變自己的立場,妥協或屈服于某些要求,否則,CDE寧願讓反對陣營處於分裂局面,讓A漁翁得利!

到這裡,有人要罵了。呵呵,畢竟這個社會居多的是“顧大局”的和理非非。但是,你罵我也罷,聽著:政治鬥爭就是這麼搞的!讓B痛,害怕,損失,才有得談,B才會改變,不能心軟。因政治鬥爭不是道理做好人就能贏的。來去幾次,人民的議程才能真正進入政黨!否則,政黨裏就只有政客當官的議程!

CDE的背後都有選民,民意,選票和議程。他們的出現是因為B讓人失望!有人就會問我:如果他們也腐敗了怎辦?我答:那麼公民社會就會有FGH自動自發的浮現!

可惜公民社會還未出現,現階段大多數人還不能接受這種做法,還是要保持民聯的“完整”以便“執政”,就算他們是國陣2.0也不在乎。有這樣的人,也該死被人吃剩骨頭,因為資源都被AB壟斷,他們一起什麼,有誰敢反?你不同意我也罷,也希望能留點殘存記憶在你的意識裏,以後無路可走時可能你會想起我的話。

香港佔中教懂我們的,就是這個。別相信政客,別去等政客救你,要自己救自己!PSM不加入民聯是對的,也期望有更多有志氣的小政黨出現。如果民聯也是用國陣的模式,身為人民的你為甚麼不能跳出框框,思考一下別的模式的可能性呢?

(此文乃和三不館主人Eric Foo的談話整理)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粉丝不见得那么想。

大佬 said...

马来西亚先知先觉的选民都会认同第三势力的重要性,但都属于少数。

Botak said...

我這篇要預了給民粉罵的,但是相信多數的民粉都不明白我說什麼。以他們二元對立的思維,一定以為我在反民聯。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