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November 2014

電影,民主,與鄉愿社會

習慣看美國片的我們,有時在調侃什麼美國主義之餘,似乎忘了美國片大行其道的原因。就連口裡反美反得要死的伊朗人,私底下最喜歡看的,當然也是~~美國片。

美國片大行其道的兩大原因,第一就是英語社會市場大(因為歐洲也有許多優秀影片的,可惜不是英文);另一個原因,就是多元化,創新,新片種總是由他們帶起。而美國片能多元化的原因就是,他們有個民主,自由,和自信的社會,而且沒有意識形態的約束。換句話,美國片厲害因為他們“什麼都可以拍。”

美國片裏對國家軍情機構的不信任,已經是一種潮流和文化,諷刺軍情機構不擇手段殘害百姓或前軍人的影片多不勝數。美國片質疑核爆生的副作用所拍的題材我們更是都看到厭了,什麼畸形人動物鬼怪都是核輻射的受害者。連用來進行秘密實驗的軍事基地第51區(Area 51)也被編劇喝導演玩到謝。

還沒被拍到什麼角色都層出不窮的可憐的美國總統,偉大的林肯還做了殭屍殺手。

可是從來沒有人被政府以叛國罪起訴!真奇怪!更奇怪的是亞洲觀眾,一方面不覺得不可思議,大家都在看美國片,笑美國片,另一方面卻沒有思考,這樣的題材我們不是沒有能力沒有人才拍,而是不能拍!

美國片是天馬行空,可以把一個歷史段落渲染成新的恐怖片劇本!來,天馬行空一下,中國(比如)能拍汶川大地震有人被活埋不死變成喪屍的劇本嗎?當然不能啊,汶川地震有許多政府的痛啊。

但這只是一個“比如”,如果連一個“比如”都有許多意識形態的捆綁,那就不好創作啦!因為美國是幾乎沒有題材不能拍的。(如果他們不拍,不是不能拍,而是沒有票房)在中國拍警匪片還不能拍警察犯罪逃,所以“無間道”有兩個版本,一個就是劉德華被抓的大陸版。我一直想笑,沒想到這麼多人覺得理所當然。

一次跟一個泰國仔談起泰國影片的蓬勃發展,我先是稱讚:“泰國的恐怖片的確獨樹一格,拍出了自己的風格。”他很得意:“是啊,我們民主化之後創作力就來了。”誰知道我突然:“你們可以開泰皇的玩笑嗎?”他臉色一變:“泰皇哪裏可以拍的!”

我冷笑:“英女皇那肥婆被英國人拍了無數次,玩到謝,也無損她的威嚴,更沒有人被控。你們泰國仔的革命還未完成啦!”

所以我看到新加坡很努力的想搞好本土化的電影,就不覺嘆息。只要你不是“什麼都可以拍”,只要你們有意識形態的捆綁,那麼你們的藝術發展一定有限制。不信?來個開國家領導或李光耀玩笑的,新加坡這個“先進國”可以拍嗎? 所以他們來去就是拍當兵遇鬼,HDB組屋的雞婆事,和梁婆婆式的草根題材。

港臺電影自從有大陸市場後,拍戲來去就更加只是那幾個題材,現在雖然電腦技術先進畫片清晰,但是八十年代的港片才是題材多元啊!

很多人不太了解為何西洋電影比我們優勝的真正原因。所以當我看到有人以經濟實力來衡量電影發展,我只能搖頭。日韓片普遍的在IMDB得到高評價不是因為日韓妹紙比中國妹紙漂亮,而是因為題材多元,題材多元和自由民主的社會關係直接!為何日本就一個宮崎駿就令全世界動畫迷神魂顛倒,而大中國社會兩岸三地拍的動畫來去不是神話就是歷史?大陸要在電視播動畫還要 “動畫許可證”呢!

創造力源自于民主自由的社會啊!要不,我們雖有好的演員,好的導演,但是,看多幾部,就會厭。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惯性的理所当然造就今天的退步。

大佬 said...

之前听说有要拍那鸡、蒙古女郎、裸尸河马的,现在不了了之。

Botak said...

IAMFG: 看戲而已啦,呵呵。

大佬:我們拍?哪裏可能。別人拍也會給臉。只有老外才不會給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