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November 2014

抗爭的原罪

抗爭有罪,是因為維穩思維已經先入為主的被崁入你的腦海中。國陣的教育制度,從小學校老師愿式的教法和誤導,加上中華民族怯懦於暴政的因子,使你不能跳出原有的框框思考。從小你被告知不能個別爭取,你所得到的必須是各方面大團圓協調之下妥協得來的。

所以我們接受即有形式,我們相信政黨,我們表面聲嘶力竭的推動所謂的人民力量,實際上把自己的人民力量委託於一群議程與利益和你完全不同的政客,最糟糕的,我們連最基本的督促監督都不做,不但不做,還阻止別人做,因為我們喜歡拜神。

在大馬,505過後,許多非馬來人看到看到民聯對於爭取較為平等的待遇束手無策,馬來人占儘優勢50多年後,轉向更加回教化與種族主義。新上任的雪州大臣對於雪州回教理事會所作所為完全無能為力,危害世俗司法運作的高等回教法庭醞釀成立,每天都有新的突發事件,令本是土生土長的非回教徒倍感恐懼。

但是不管對錯,只要你抗爭,或只是呼籲主張提出抗爭,你就是狹隘的種族主義。就算你爭取的只是自己憲法下應有的權力,你也會被標簽種族主義。(其實,我“爭取”也錯了。我也是土生土長的,為何我要爭取?權益本來就是我的。)那是誰在標簽你呢?

標簽你的人有兩種,第一種是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偽君子和傻。多年來,這群人主導了所謂反政府的評論界。要罵巫統,也得遵循他們那一套“理性”的罵法。他們完全漠視現實,為自己(和你!)豎立嚴格的道德規範,馬來人罵你十句他們不出聲,你罵馬來人一句就被鞭撻得途無完膚。對於這群好孩子來,沒有官方認可的,你不能爭取。

第二種,是政客的打手。如果你轉向獨立思考,進而獨立于政黨的影響之外,那誰來投票讓他們做官?這種人會和你,其實我們接近改朝換代不遠了!馬來人還差那麼一點就被影響過來了!但是,我們得看清楚:改朝換代又怎樣?我們要的是公平對待!那比改朝換代重要。

奇怪的是,被大愛膠捧成神的超級開明馬來人Pak Samad過:“非馬來人才是受壓迫的一群!”嘿嘿,怎麼這句話不被拿出來翻炒重抄狂炒,彰顯馬來人的開明?由此可見:一,大愛膠心中的懼怕,只敢官方承認的。二,膠爺們和民聯政客關係曖昧。想想如果大家都在 Pak Samad 這句話,叫民聯的睡覺議員情何以堪?

到今時今日,改朝換代還是非馬來人的主要政治議程嗎?比如: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目標,我們讓回教黨執政?政客們打著改朝換代的旗幟,對於敏感問題含糊以對,為的是你們的選票,他的官位!真要改朝換代的,在選舉過後早就該集體杯葛國州會,把舞弊訴諸司法了。

爭取自己的權益不影響團結,團結不是某方做奴才討好另一方。最低限度,如果你連成立新的政黨也不想,那就讓你上回選上去的那些代議士,大批落選,我們的議程才會有人願意帶進議會!改朝換代?先放一旁,先確定自己能生存下去吧!

3 comments:

大佬 said...

华人靠民联争取应有的权益?民联还有个回教党,可是华人又不接受第三势力。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要死让它去吧!

Botak said...

第三勢力,說也不給說,你一提出,就有人潑冷水。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