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April 2015

Amos 與 Alvin是面鏡子

新加坡人鋪天蓋地對Amos 的譴責,使我想起屬於大馬之光的網絡Alvin Tan近來製作了一個用節奏藍調唱包頭佬祈禱曲(R & B Azan)的視頻,在引來馬鏟的咒罵與死亡威脅的同時,也引出華人衛道之士,熱愛異族同胞的大愛族族人,和理非非聖人部落和抽水政客一片義正詞嚴的罵聲。

為何我突然提起Alvin呢?我想,罵Amos 的人,和群起罵Alvin Tan的人的心態都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其實,Amos Alvin都是發表自己的作品與看法,都沒有呼籲粉絲砍異教徒的頭,罵他的人怎麼如此歇斯底里呢?

尤其是Alvin,在美國做的事,只受美國法律管轄,大馬什麼煽動法是無權管的,怎麼當權者甚至藉著各類非正式管道去攻擊他這個早被國家遺棄了的異類?

因為當權者看到了他們眼裏對霸權體制的不屑,也看到了他們思考條理的清晰。當權者知道,就只差那麼一點,當這些被奴役慣了的民突然踏進了Alvin Amos 的世界,突破了思考的藩籬,眼界一開闊後,就會挑戰現有體制了。

至於民,他們怕罵得不大聲,就不忠貞,不能和Amos或者Alvin劃清界線。他們罵,其實是怕,要和當權者,和人口佔大多數的野蠻霸凌者,嘿,別打我,我不是他的人。

因為他們很生氣,大家都平平安安,昂公bobi,有得吃有得穿的生活了這許久,雖然奴才了些,委屈了些,春袋縮了些。頭低了些,但是所有的不合理我都吞得下,這兩人竟然這麼大逆不道搞這麼多事!這些人要:我,我,我和他們是不同的!

Amos 雖然只有16,被控後所表現的鎮定和執著於原則令成年人汗顏。他的視頻在先進國根本不算什麼,一個年輕人的牢騷而已。可惜新加坡是個假先進國。但這是廿一世紀,網絡資訊時代,老李時代的關門打狗,行不通了。

至於Alvin,有智障民因他的視頻向馬來人道歉!老天!為何把事情攬上身?他在美國做這事和你什麼關係?這不過一種奴性的顯現而已。這麼久來基督教和佛教的經文給改成了多少歌曲,被人畫了多少漫畫,也不會有人誓言要砍人家頭的。Alvin 挑戰的,就是這種現象。

看新加坡人的留言Amos需要輔導。就笑得差點岔氣,眾人皆醉他獨醒,看他步出法庭時微笑,不得保釋一個星期後,仍如此從容鎮靜,16!小傢伙清醒得很啊!需要輔導的是從小被洗腦被拉著鼻子走,不懂得獨立思考的新加坡人。

至於Alvin,他邏輯分明,看局勢剖析時事比許多評論人還要透徹。他時做驚人之舉,其實都在挑戰體制。他以前拍A片,關卿何事?不喜歡看別看啊!這血性小子沒忘記他之所以要流落天涯,是宗教霸凌政治的後果。他其實是在反擊,而且拳拳到肉。

當我們面對一群進化了六萬年還是怕十字架的殭屍時,自刮巴掌,跪地求和,然後對於一個國家已經遺棄了,卻還在替你們真話的人,大加鞭撻來討好殭屍群。就好像Alvin罵那些人I have never asked for your attention , your attention found me。拍掌。

7 comments:

大佬 said...

看了那短片,除了觉得好笑,也不知怎样形容。

Botak said...

他其實是在報復。馬來人能夠當他透明,他就輸了,可惜不能。

Fair仔 said...

现在的人不知怎么啦! 这样容易就“被羞辱”?

还是要笨到硬硬跑去被别人羞辱?

别以为帮忙认衰仔认契弟就很和平, 这更本就是在收窄你自己的言论。

别忘了人家不管是权力或是论调,圈地是圈在你的范围, 你让了原本是你的地还要不好意思? 有病吗?

Lee Ching Yan said...

Botak好文章!非常好!很過癮!Botak boleh!

Botak said...

Ching Yan: 道地的新加坡人有時反而更容易了解我說的。

飞天客 said...

嗟尔幼志,有以异兮。
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岁虽少,可师长兮。

Botak said...

飛天客:好個年歲雖少可師長!少年可貴之處不在於膽色與聰慧,在於處濁世而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