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7 April 2015

末代癲相那雞~他有多穩?

現在應該真正是蕃薯國的大時代。大時代的人有大時代的氣魄,所以你看大家面對國債高築,百物騰漲,治安不靖,警賊難分,民權萎縮等問題,竟然能冷眼旁觀樂天自嘲,相比對岸精嘎破人嬌生慣養動輒 complain,我們贏了何止一個馬鼻。

然而大家其實心裡都在思索一個問題,阿雞哥有多穩?

那天那下仔張盛聞,如同小兒學大人語,莊稼漢倒穿Armani,竟然代雞哥回應老馬,首相不需要回應你云云!洋洋自得的豬頭樣,連馬華的人也給他嚇到:什麼時候我黨成了首相秘書,更何況這下仔連MP也不是?

穿了,就是馬華有理由認為,阿雞哥很穩。婆他懶葩要及時。

大家都在等著看馬殺雞,這恐怕是一廂情願。老馬在這個時候才公開談阿蛋度亞,很明顯是慌了,見對面老李坐了神台,突感時日無多,對著雞哥就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現在老馬看起來很霸氣,公開對首相叫囂,其實心裡虛得很。所以:雞哥比我們想像的還要穩。

但是阿雞哥非常穩嗎?又不見得。看他現在的瘋狂行徑:通過那流氓頭隨時隨地隨心所欲的抓人,倉促而混亂的實行消費,強硬通過反恐法,還要通過修正煽動法,他真的是氣定神閒的,就不用如此倉促啦。他可以如此做,就是大部分的巫統黨員還在他的控制下。

但在他旗下的巫統黨員,並不一定忠心於他,也許還有利益關係,也許怕了河馬,whatever。現階段,他們可以幫他在下議院穩住局面,但是異音還是露了出來。前高教部長賽夫丁就公開反恐法不可能成功,凱里公開討好老馬,副首相墓有釘一直沒有出聲,他的頭號打手渣希竟跑去出席安華父親葬禮。這也許是巧合,但都明了,雞哥對局勢的掌控,不是100%的。有機會人家一定會抽雞腿,拔雞毛。

和我年紀相當的人應該記得老馬當初發動茅草行動的時候吧?那種感覺,只能用風聲鶴淚來形容。而且我們的感覺是,老馬完全的控制局勢:軍警,政治,司法。完完全全。異音?沒有,完全沒有。

相比之下,這次那流氓頭幫他抓了那麼多人,不知怎麼,人民絲毫感覺不到恐怖的氣氛,而且竟然會有種嘻哈熱鬧罵囂的心情。輪流進去吧,兄弟,穿紫衣拍了照又出來了。看起來冷漠的人民其實在苦笑。

國民這種冷眼旁觀,一半是505的熱情被民聯的顢頇消磨殆盡,一半是大家有種世紀末的哀傷。大家都感覺到,一個時代要終結了,但是接著來的是什麼?未知才是令人憂慮的。當我們落後的鄰國正在奮起,我們的馬來人正鋪天蓋地的迎向宗教愚昧。

雞哥不管怎麼穩,始終要倒。他的班底對他沒有對的忠誠,他重用的人都是能力有問題的人,而他本身的能力更是抱歉,根本沒有壓住一個強大團隊的領導能力 。昨天通過反恐法,根本就是當年趙高指鹿為馬認清誰是忠心馬仔的翻版。所以他的人也只有那79MP嗎?傳中的河馬主政是事實嗎?

我不知道,但如果是的,我看不到雞哥可以撐很久。雞哥倒了之後是什麼?這才是無能力影響大局的草民關心的問題,至於婆懶葩婆得太急的馬華仔,要記住,跟車太貼,會撞人屁股的。傻

3 comments:

大佬 said...

那鸡能不能撑到来届大选,就看它怎样回应异形法咯。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一鸡死,一鸡鸣!一只河马吃穷你,下一局,孟加拉发㤺老马大战铁甲无敌大河马!打鸠死它!

Botak said...

大佬:他撐不過今年。

IAMFG:兩個都死,漁人得利最好。但是漁人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