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1 April 2015

老馬見西魯 - 無從下手

希望看到馬殺雞的觀眾,看到老馬聯絡逃亡澳洲的殺手黑警西魯,頓時雀躍萬分。好,夢醒了記得要抹乾口水喔,這不是“真相終於大白”的皆大歡喜的好萊塢影片。我又來潑冷水了。

西魯只是下手的人,命令傳了幾重才到他。老馬找他,表面鬧哄哄,其實他的口供扳不倒雞哥的。但是就是要從他那兒找出可以拉出關鍵人物的口供,再以關鍵人物扳倒雞哥。

問題在於,這些關鍵人物就算被供出來,也是不會被老馬收買的。因為他們本身都可能有涉案。你要錢,還是要坐牢?讓我們重溫歷史,翻翻過往資料。哪,不是秘密,沒有內幕,都是網媒,維基,剪報等等。現在我約略整理一下:

第一個關鍵人物就是拉薩巴金德,雞哥的國防顧問和智囊。有人過賬1.14億歐元入他的公司Perimekar的戶口,作為買潛水艇的佣金。他的情人阿蛋肚牙知悉,就敲詐他50萬。巴金德拒絕了。阿蛋就整天和他吵,還到他家門前大罵。後來阿蛋(根據法庭案情)被西魯和阿茲拉拖進車,載去荒野幹掉。最後巴金德被判無罪,現在躲在英國。

第二個是巴拉。他是巴金德的私家偵探,本來請來幫忙甩掉阿蛋。根據巴拉第一次的法定聲明說:巴金德在2004年把阿蛋介紹給雞哥,雞哥在2008年再pass回給巴金德照顧。巴拉第二天撤回他以上的首次法定聲明,然後出國。失蹤了一陣子。後來心臟病死掉。如果他沒死,老馬第一個找的是他,不是西魯。

第三個是地氈商人迪巴,可是他沒直接涉及。他只是負責和巴拉談判,他甚至說明錢也不是他出的,是雞哥的弟弟付帳。後來和雞哥夫婦翻臉,還出書,最大膽是他。但是相信他不會埋老馬的堆,雖然他一定知道真相。但是法律上來說,何苦混這趟水?

還有就是雞哥的私人助理Nasir Safar,巴拉第一次法定聲明說Nasir在阿蛋失蹤當天,在巴金德的家外駕車經過,暗示他就是駕車載“貨”的人,安華曾對這段聲明窮追不捨。這Nasir,就是後來說印度人是乞丐,華人婦女是妓女的那個豬頭。他如果有涉案,就較難被收買。如果沒有,則要注意人身安全了。做助理的這年頭都比較危險。

看到多難了吧?其實沒幾個人能夠出來指證的,除非有污點證人的協議。但為何人家無端端要做污點證人呢?安享富貴不好嗎!當然,還有許多圈內人,助手副手之流,我們知道或不知道名字的,如大砲仙RPK所提起的河馬的副手女上校Norhayati,和她的丈夫 Aziz Buyong上校等,就算真有此等人,都被安撫得緊緊了!看到老馬找證人的困難,讀者們可以看得出我們國家的司法和執法腐敗到了什麼程度?

最為難的是西魯,他根本不知道要不要說。他如真的說出了內幕,流氓頭說,好吧,令伯附順民意,從新開file查案,那麽澳洲就要放人,西魯仔就要被引渡回來協助調查了!你說,他回來後,坐汽車好,還是坐直升機好?

所以啊,老馬現在還是在靠嚇,隔山震雞。他如果真有辦法,就不用找西魯了。但是,光頭想,看到老馬敲鑼打鼓,高調找證人,最害怕,嚇到撒尿,睡不著的那個人是誰?答案:拉薩巴金德。相信他每晚都發惡夢,夢裡尋河馬千百度,暮然回首,巫婆在那燈火闌珊處。

3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这碗鸡丝河粉真的那么恶哽吗?我们真的完旦了。

大佬 said...

老马之意是要那鸡倒台收皮。

Botak said...

看到巫青團抬起雞哥的照片,我反而覺得他不是很穩啊!太造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