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April 2015

毛躁而壓抑的先進國

在一個新加坡網站,報導一個外國人被雇主非法拖欠薪水,留言的反應竟然是幸災樂禍,一個外勞憑什麼賺那麼多錢。在一個以人才為本的所謂先進國,看到這些極度扭曲,沒有同理心的心理,令人吃驚。

其實啊,罵外國人的怒氣,應該被疏導去反應該反的東西,比如壓制言論自由,媒體自由,集會自由,爭取老人醫療福利,爭取公積金的自主權,等等。但是,新加坡人敢嗎?

新加坡人老覺得外國人搶了他們的飯碗,問題是,新加坡可否規劃出不需要外國人,不需要廉價外勞,而可以持續發展的新加坡經濟藍圖?偏偏,這又是一個新加坡人一直迴避的主題。

小新人口547萬,公民只有334萬,加上53PR,其餘的160萬,是拿各類工作准證的外國人和非公民家屬。那就是說今天的繁榮,經濟模式和消費是以五百五十萬人為根基的,包括你們最看不起的孟加拉外勞,都在消費!而你的334萬新加坡人,有多少是工作人口,多少是老人和小孩?你有本事把160萬外國人都趕走才好說。

周邊較落後國家的人才,被比新加坡人低的工錢吸引進來。然後在一個階級分明的社會裏(citizenPREPS PassWork Permit),“下等人”撐起了經濟,上等人Citizen享有公民福利。階級社會的虛榮感,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可以痲痹民怨的。

可是,上等人未必找到工作啊!新加坡人不討人喜歡的個性,間接的成為他們在職場上的阻礙。在中文的華人餐館,我寧願給大陸外勞招待,在英文的麥當勞,我喜歡被菲律賓外勞招待,因為態度都比新加坡人好太多了!我個人的觀察是,外勞較好的服務態度,撐起了新加坡的服務業。

你請人,一定接過這樣無禮的電話:“你們的公司在哪裡?” “呃,在XXX。” “不要了,太遠!” 掛掉電話。以大馬的眼光看,新加坡南到北,東到西,有多遠啊?從吉隆坡下巴生上班就比你們遠了。唉,先來看看工作不行嗎?

其實新加坡人非常的不快樂。他們一邊罵PAP,一邊用自小被PAP灌輸的價觀來看世界;口裏罵政府,心裡卻怕政府怕得要死,最後都賴在外國人身上。也不想想,沒有外國人你們連HDB(政府組屋)都租不出呢!許多新加坡人不工作,靠出租HDB過日子的。

新加坡躋身先進國靠的是人均收入。不是人文修養。日常的壓鬱結合著優越感,培養出一種獨有的心胸狹窄和斤斤計較。所以他們絲毫受不得批評,動不動就“我們的國情你們不了解。”這和大陸人被批評時的反應如出一轍,是一種思想被規格化後植入的虛榮。

新加坡要找出一個新的方向,要從根本上擯棄李光耀那套把人分等級的納粹式社會觀,從而爭取一個充斥多種聲音,與平等的社會,才會有新的局面出現。偏偏從小培養的階級社會優越感,使他們非常矛盾的,一邊罵外勞,一邊又不肯做外勞的工作!這和馬來人要我們回唐山,卻又要我們繳養,是一樣的!

投什麼反對票啦,其實也只有PAP這個奶媽最了解他們,他們會在奶媽懷裏,乖乖而叨,哀哀怨怨卻循規蹈矩的生活下去。

7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坡迷要暗杀光头了。

Botak said...

只要一個國家不能被批評那個國家永遠就是落後國家。別和我說什麼國情你們不懂,你批評美國人家不會馬上就說你不懂我們國家的。落後國家如新加坡,大馬和中國,永遠是自卑產生自大的。

大佬 said...

新加坡,大马和中国,都是华人占多数及有一定华人人数的国家。

kk5432 said...

Amos Yee所受到的語言暴力,也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https://www.facebook.com/martynsee/posts/10203916016996564:0

Botak said...

大佬:對,一樣爛。

5432: 批評Amos 的人活在恐懼中而不自覺,其實是在向主子表態,以示效忠。

Lee Ching Yan said...

坡人在下狂挺光頭!

Mequ Wu said...

一針見血,鞭辟入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