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6 March 2015

LKY死後的新加坡會比較自由嗎?

看到流亡英國的新加坡異議份子陳華彪說老李死後新加坡人會自由,我有點驚訝,可能他脫節了吧。我的看法是:30年內不會有什麼大的改變。再等一代人吧。

新加坡現在的反對黨都是在PAP的教育制度下成長的,這些人只敢在現有的體制下的小範圍內找喳,而不敢提倡主體性或革命性的改變,因為連他們不認為那是錯的。LKY建立的機制雖有很多人民厭惡的,卻有更多他們已經習慣的,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不敢去更改的。

上回有反對黨的領袖因為婚外情而被黨開除,卻沒有人認為那是不相干的私事。哈,先進國?他們的行為舉止像循規蹈矩的技術官僚多過像有熱忱的政治人物,他們還是遵循李光耀那套“從政的人要有完美乾淨背景,必須是學術菁英”的模式!新加坡朝野政客都缺乏 passion,而都乾淨,死板,計較,動不動就“the rules says that“。

衝撞體制?想都別想。當年那批有本事,和LKY能力一樣強的的反對黨人才,都被關押,被驅逐,被迫害,全部凋零了。所以剩下這些年輕的只懂得拿反外國人,反外勞來湊合新加坡人對於環境擁擠的憤怒,作為鬥爭籌碼。卻不知道這恰恰是新加坡最不能改變的一點!

新加坡是外勞養的。他們的崛起,其實就是靠著周邊破落腐敗的國家的人民到他們那裏以本國人不願幹的工資,把整個經濟撐起來。一個國家對政府不滿的力量通常來自被壓迫的階層,但是如果這國家的被剝削的階層都是沒有投票權的外勞,而且甘之如飴,而被邊緣化的,只剩下沒能力養老,卻又不被允許拿完CPF出來的憤怒uncle。如何反得起來?

新加坡民主化的還有個大阻力,就是龐大的中產階級,這些新加坡模式的受益者是最大的維穩力量。新加坡貧富差距雖大,窮的人不比中產人多。這些中產買得起日益昂貴的組屋,也不在意在退休時提取公積金有諸多規矩限制。更不會像連老年醫藥費也付不起,過了65歲還出來food court一邊收拾碗碟一邊咒人的auntie

新入籍的移民是PAP的鐵票,新加坡就像一堆爛蘋果中的那顆閃亮發光的鮮果,祖國的爛,使新移民入籍後不敢有太多的奢求,這些移民中又以大馬移民佔大多數。所以這幾天一直看到本地華人比新加坡人還要努力的維護LKY,那種情感投射源自於對國家的絕望,但是偏偏又很矛盾的說我們的政府不民主(就是不准罵李光耀,呵呵)。

爛蘋果中的好蘋果這種“我比別人好”的僥倖心理也是新加坡本國人維穩的原因。試想想,如果地圖不是這樣,新加坡的周圍是加拿大,澳洲,英國,美國,而不是印尼,菲律賓,蕃薯國,泰國,緬甸,越南。。。。他們就算多繁榮,也早就反了。

新加坡當務之急,是開放媒體擁有權,媒體一解禁,人民的思想才會百花齊放。但新加坡最要命的就是人民功利,階級化,自私的社會價值觀,這點不改,很難跨得出去,偏偏這就是李光耀模式潛移默化的產物。

別因為排隊幾公里憑弔LKY的人而覺得新加坡人不會改變。第一,新加坡人有綿羊症候群,習慣一人排,全部排,不排就輸。第二,憑弔建國元勳是絕對正常的,如我在新加坡我也會去憑弔一下。這並不代表他們以後不會反他的模式。雖然,新加坡有很長的路要走。

3 comments:

Lee Ching Yan said...

開放媒體?難矣哉!

Botak said...

媒體不開放,新加坡人永遠做井底蛙。

Lee Ching Yan said...

是啊,Botak兄,我的國人覺得住在井底很舒服,有什麽辦法呢?外人不堪其憂,坡人不改其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