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March 2015

LKY-馬鏟50年的心結

大約十年前,當國家還算正常,現在這種馬鏟集體自卑癲癇症候群還沒蔓延時,我在一個英文網站留言批評政府,什麼倒忘了。結果有個馬來人過來,“你是LKY的人吧?”我當時懵了,一時想不起LKY是誰,後來知道了,還是想不通,我罵國陣怎麼會被拉到LKY這不相干的人上面去?簡直十萬八千里啊。

十年後的今天,老李掛了,馬來網站充斥著謾罵詛咒嘲笑,有人RIP還被罵!我的網友傳給我看,我才想起這件往事。

在新加坡工作的那幾年把這國家看透,也曾寫了幾篇讓小新帝國的粉絲跳的文章,但就沒有特別去寫LKY。其實父親是南大生,自小就聽他罵LKY,也從小就知道林清祥,謝太寶這些人。但很少人注意他在馬鏟心目中的巨大陰影。

五年前一個總公司的馬來繪圖師過來新加坡分公司幫忙時,找不到祈禱間(Surau),那裏的馬來 Makcik 告訴他:“用樓梯間啦,鋪張硬紙皮就行了,最重要有心。”他那受傷的表情我至今忘不了,也心涼得很。為何別的宗教沒有祈禱間,就你們的要有?為何新加坡的馬來人對於一視同仁可以甘之如飴而不要求特權?

他也因英文不好而水土不服,新加坡的馬來人都不和他馬來話。最後在地鐵上他慨嘆:“這地鐵是真的好。我們的Monorail,輪子會掉下軌道。” 他的故事我紀錄在2010年的貼文《哈斯南出城記》中。

老李是個獨裁者,新加坡模式的流水線製造出一群人文層次低落的數理精英,讀書都很厲害但是沒有涵的人。但他最成功的地方,卻是模糊了種族的界線,年輕一輩有跨族群的國籍認同,異族通婚率很高,因為娶回教徒不用轉教,除非你是傻到被妹紙拉去宗教局註冊。

LKY所成就的,恰恰就是本地馬鏟所不願看到,不相信會成功,但是偏偏成功了的模式: 績效制,馬來人沒有特權,沒有族群政治來特別照顧他們的尊嚴,但卻順利融入社會而有成就! LKY 就是他們認為本區域不應該出現的“華人政府”。

罵 LKY是“欺壓馬來人的華人政府”是他們心因自卑和嫉妒生的恐懼的一個大爆發,也是50年來的放不下。 LKY1965年被巫統踢走,離開大馬後就不回頭看了,而是帶著島國向前衝。然而,踢走他的人竟然50年來一直活在他這小國崛起的陰影下,放不開,丟不下,一直唱著蘇芮的《再回首》?

那麼他的死訊帶來的是不是馬鏟心理上的一種解?因為這個帶著蔑視不屑的眼光看馬來半島的梟雄不在了,也怪不得網上馬來人一片歡呼慶賀。

5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希望下一个死老马会快一些,没人和他斗了,了无生趣,早死早着!

totoro said...

马哈蒂对老李之死讲话了吗?至今好像尚未看到报道。对他说些什么感颇兴趣。

Vincent Chai said...

老马还没有和阿鸡斗个一拍两散,不可以太快走。

大佬 said...

那些骂李光耀打压新加坡马来人的马来人,为何又不骂把新加坡踢出马来西亚的国父,让新加坡独立,打压那儿马来人呢?

Botak said...

IAMFG:老馬長命點未必是好事。至少李光耀不必遭到清算。

Totoro:整個大馬政壇都沒有人出聲,想不到連國際禮儀都省下了。也不知道誰去憑弔。

Vincent: 希望他含恨而終。

大佬:馬來人不可以理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