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2 March 2015

鬥爭沒那麼多大道理的

要改變現況,就要鬥爭。而以和理非非作為出發點的爭取,是不會成功的,因為敵人感受不到傷害,是不會改變的。其實本地公民意識低落,所以這篇文章不期望有共鳴。但如要罵我的,不妨先記下要點,別執著於個別例子,看主題,那多年以後,你突然想起我的好像有點道理,也不枉我苦口婆心荼毒你的思想。

50年代的緊急狀態時期,當英國最高專員葛尼被老共幹掉後,接替的鄧普勒把華人都移進了集中營(後來的新村)從而成功砍斷馬共的供應支援。如果當時不是辦事爽快的50年代,而是左膠大愛膠充斥的婆媽21世紀,恐怕這計畫要失敗,因為“大多數的華人是無辜的”啊!但是如果無辜的人不受罪,他們會恨馬共,拒馬共,和馬共保持距離嗎?雖然身為華人我對這侮辱性的政策很憤怒,但要客觀的承認:鄧普勒是幹大事的人!

如果美軍想到廣島和長崎的“無辜”民眾,原子彈還用投嗎?

香港由民間發起的反大陸水客運動空前成功。群眾自發去騷擾辱罵大陸水客,甚至弄哭大陸小孩,而引來大愛膠大力譴責。但群眾目標堅定不為所動,最後終於成功導致水客大量減少,暫還香港一片清淨。

香港人反黑警更是一。每天在網上詛咒警察,或上網人肉打人警察的私人背景,公諸於世。看到有警察殉職更是整個網絡都是“抵死!”,“死多D!”結果親港共的警察士氣受挫,根本不需要暴動。這就是鬥爭!無辜?誰無辜?警察家人無辜?被警察毆打的雨傘運動示威者不無辜嗎?

鬥爭,是沒有無辜者的;鬥爭只有目的,只有成功與失敗。

驚見網友有馬華人的孩子在學校她爸爸是馬華黨員而被人罵。孩子當然哭,然後和理非非一族大道理blablabla。唉,孩子當然無辜啦!但是如果你們真要趕馬華,就要讓馬華的家人,朋友感受到壓力,從而把壓力傳回給馬華人本身。(比如上回有餐館不招待馬華)而達到打擊馬華的目的。不需為一個孩子的眼淚而心軟的。

又比如,如果你們一方面被野蠻回教徒欺負而不敢出聲,一方面又要對“開明回教徒”好話討好,動不動就“我們是一家人”,那麼“開明回教徒”是樂於做雙面人的!那開明或野蠻回教徒,都會認為你是甘之如飴 的。

我的馬來朋友都是“開明”派。但我從來都不在我的馬來朋友面前隱藏我對馬來特權與回教的反感,相反的,都是直接罵他們。一方面我可能失去了朋友,但這是必要的犧牲,因為他們就明白不是每個華人都不反抗,而且會因為失去了我這個華人朋友而開始思考,甚至討厭Ulama。這些,都是思想打擊的播種,會開花的。

知道為何回教可以把歐洲搞得大亂嗎?為何那些包頭佬得以一方面享用各種西方福利輔助,另一方面渲染恐怖主義反西方?就因為一方以野蠻作為出發點,另一方則以“人道”,“多元” 來回應。這是自殺。婦人之仁,就是綁著手和人打啊!

鬥爭,不一定是拿起武器上街暴動。鬥爭,是給予敵人精神上或肉體上的壓力,從而使敵人改變或屈服。面對不知羞恥的大馬政客,偏差腐敗的政體,和種族主義的瘋狂欺壓,如我們還是不斷的自律,自責,律己,那麼我們的報應就是原地踏步,被人逐步蠶食。泛道德化的鬥爭只是雷聲大,雨點小的笑話。

4 comments:

i am mood in fucker government said...

这里的人还未饿饭加上五十多年的愚化,改?难咯!

大佬 said...

成大事者必有之思想和手段,大佬我都办不到。

Chai Foong Lee said...

好嘢

Botak said...

哎呀,不一定要暴力啊,何必想到那麼難?最主要的是,不擇手段,嘿嘿嘿。。。。。。